• 第二十三章 苦其筋骨

    更新时间:2017-07-12 13:52:37本章字数:3026字

    无游子问到:“那天是怎么一回事?连天魔都找上你了?”

    清风心内虽也大概有些猜想,不过当真的听到天魔二字时,还是忍不住惊呼,“来的真是天魔?”,清风话一出口,心内又有些后悔,深怕被就此追问下去。

    众人到是未注意清风语气中的异样,纹心道长接过话道:“是的。不过那天的事有些蹊跷,按说天魔来时无声无息,可那天却好像故意被我们发现似的,毫不掩饰自身气息……不过也幸好如此,否则等我们赶到时,估计你连尸体都剩不下了。”

    “还真是天魔……”清风似乎还没回过神来,又自顾着嘟囔一句。

    仔细想了想,清风说道:“那天我回到屋内,研究那本心得笔记,发现自己一点都看不懂,所以就打算多画几张,看能不能体悟到点什么,可不管怎么画都觉得不太对,后来突然感到心中悸动,我以为是不小心着了心魔的道,再后来就不知道了。”

    “道长,这事你怎么看?”无游子问道。

    纹心道长考虑一会,说道:“看那天屋内的情形,可知他那三天来一刻也未曾停歇,估计已有疯魔之状,以这样的心境来说,被心魔找上也不奇怪,可为什么来的是天魔,这就不得而知了……或许真像他们说的,那天魔找错人了吧。”

    “唉,搞不懂啊,不过也只能这样猜想了。”无游子说道。

    “提起这事,清风你不要嫌我这师傅唠叨……”纹心道长满脸的语重心长,转对清风道:“我们修仙道的,讲究道法自然,万事随心,以后切莫如此鲁莽行事。”

    清风挠挠头,讪笑着道:“我怕师傅被我苯跑了,一心想做点成绩出来让师傅满意,也是一时心切,便不自觉的钻了牛角尖。”

    纹心道长道:“怎么可能被你苯跑,你在符道上的天赋可是实打实的,能收到你这徒弟,也是为师之幸……”

    “行了!你俩就别在这秀师徒情了,还是说点别的吧。”无游子挥手打断二人,不耐烦的说道。

    想到这两天一直没见到苍心子,清风问道:“对了,怎么没见苍心师傅和诸位前辈?”

    “你刚醒,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无游子先把各界推选九十代表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然后说道:“你师傅架不住人们的热情,所以同意了……你昏倒的第三天他们就走了。”

    清风疑惑道:“不能吧?我那师傅平时懒得跟什么似的,怎么突然就转性了?”

    “哈哈,其实吧,事情是这样的……”无游子强忍着笑,“你师傅一天不答应,这二百多位仙友就都赖着不走,你说这么多人在这,虽然不用管饭,可酒总得有吧……”

    “难怪,原来是这样……”清风点点头,一脸恍然。

    “你明白了?”无游子一愣。

    清风说道:“以我那师傅的性格,一定会选择舍弃自身,来保全他那些所谓的珍藏。”

    “你还挺了解他的么。”无游子说。

    “不过以那老头的小气法,这次竟舍得把酒拿出来,真是难为他了。”清风说。

    无游子道:“哈哈,这个你可说错了,起初确实是你师傅主动拿出来的,其中也有显摆自己藏酒的意思,可后来他见情况不对,就没那么主动了,但是你想啊,这回来的都是些什么人?不说别的,单是那个量星阁的星璃丫头,每天晚上观观天相,再摆几块石头测一测,就把你师傅藏酒的地方算个八九不离十,更何况还有妙空山和圣手门的几个老家伙……”

    “也是苍心先生面子够大,妙空和圣手难得的摒弃前嫌联起手来,有这几人在场,当今修界还真没人能在他们面前藏住东西。”纹心道长笑着说。

    无游子道:“可不是么,后来你师傅无奈之下,只能做出抉择,就像你说的那样,他选择了牺牲自己……”

    清风道:“我想,在师傅看来,哪怕是只能保下一坛,也是值得的。”

    “不错,他当时确实是这么说的。”无游子说道。

    纹心道长摇摇头,“唉,可惜他万万没想到,为了庆祝他做出的决定,当天晚上就举行了一场盛大的酒会……”

    无游子跟着感叹道:“你是没看到苍心子走时的表情……啧啧,也不知是谁想出的这主意,真狠那。”

    “呃……师兄,似乎酒会这事儿就是你提起的吧?”纹心道长说。

    “哦,是吗?……呵呵,我倒是记不太清了呢。”被拆穿的无游子脸上没有一点愧疚,又接着说道:“情况大概就是这样,苍心子一时半会是回不来了,今后有我在这陪你和明月,你纹心师傅也决定在此耽搁一段时日,教你些符法上的东西。”

    纹心道长说道:“不过我也不能在此耽搁太久,所以这段时间有什么问题就尽管问吧。”说着话,纹心道长掏出本册子递给清风,“天赋你是有的,就是这些年耽误了,这本《符道真解》你这几天看一看,反正你这伤还没完全好,暂时也无法修炼,就先看看书,补补基础吧。”

    清风站了这么一会,也确实觉得有些乏了,接过书,“那弟子就先回去歇着了。”

    “去吧。”无游子一挥手,待清风走出几步才又突然想起般,提醒到,“对了,明月这几天心情不太不好,我劝你尽量不要招惹她。”

    “师姐她怎么了?”

    无游子先是抿了口茶,这才慢悠悠的说道:“你昨天装昏迷的事,让她很生气……”

    清风脚下一个踉跄,忍不住泪流满面,敢情你们都知道啊!

    “小丫头下手真狠啊!”

    “可不是,见我示意炙心符死不了人,一下贴上那么多……”

    “我看你当时贴的也不少啊?”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心志,苦其筋骨……”

    “你这说的不对吧?”

    “我感觉‘苦其筋骨’更形象些。”

    ……

    清风扭头就走,不敢再听下去了,自己这大病初愈,身虚体弱的,若是一个忍不住,再被他们气出两口老血,可就要伤及根本了。

    回到房间坐下,清风随手画了张符,然后对着这符发起呆来,若纹心道长在此,就会发现这符正是清风最后画的那张,只是这次清风并没有运上真元,所以这次画的只是一个图形,没有任何用处。

    掏出无游子送给自己的那块玉佩,将它放在符纸旁,清风继续发呆。

    淡白色的玉佩略微有些透明,散发着温润的荧光,简简单单的环形,没有一点修饰,除了玉质似乎不错,并没有半点出奇的地方。

    看着那玉,清风不禁想起无游子当时说的话,“这块玉是你师祖当年之物,交给你也算是物归原主,凡是跟这块玉相关的事,对任何人都不要说,包括我在内,这是你师祖原话,虽然这些年来我也没看出这玉有什么特别的,不过既然你师祖交代了,你记下就是。”

    回想这一切,清风只能对外面的两位老人表示歉意,因为刚才在外面他并没有说实话,回想那天发生的一切,他清楚的记得每一个细节。

    时间回到那一天,清风对这稳心符越画越熟,已隐隐掌握到了几分诀窍,可关键处总觉欠缺点什么,就是画不出一张完整的出来,就在清风苦恼不已,准备再次下笔时,怀中的玉佩突然一热,紧接着一张与稳心符极其相似的符形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这符形一出现,清风便不自觉的照着画了下去,浑身真元似乎对这符极为熟悉,不用催动,便自发的运转起来,当最后一笔落下时,清风知道这符成了。

    就在符成的那一霎那,还不等清风细看,那活泼异常的真元顺势一引,竟直接将符给引燃了,接着清风便感觉到了一个声音,说是感觉,因为这声音并没有真正的响起。

    就听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道:“咦?这是哪?……要死了,要死了!怎么会有这么多仙人的气息?”

    “靠!!!这是修界!不可能!我怎会被召唤……”说了一半,声音的主人似乎注意到了清风的存在,连忙打住话头。

    “咳……嗯,嗯……”清了清嗓子,那声音突然变得沙哑尖锐:“说!你是如何将本天魔……”

    “天魔?!!!”这是清风最后一个念头,带着疑惑清风倒下了。

    “这就晕了?现在的仙人这么弱?”那声音重新变回女声。

    “嚯,这么多仙人,这是开会呢吧……我的大小姐,你怎么跑修界来了?还找上一个连仙人都不是的小家伙?”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在旁接话到。

    “风伯伯,我……”

    “怎么修者都往这边来了?……我靠!不好!……”女子口中的风伯伯怪叫一声,卷起女子转身就逃,硬拼着受伤,挣开了纹心道长和苍心子的捕捉。

    “我的大小姐,你到修界怎么连气息都不隐藏啊?!啊?!作死也不能这么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