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召唤天魔

    更新时间:2017-07-13 11:09:01本章字数:3108字

    虽然清风当时很快就晕倒了,可他还是捕捉到了两个关键词“召唤”“天魔”。

    “召唤……天魔!?”清风有些不敢相信的摇摇头,召唤天魔?开什么玩笑?那可是天魔啊,修者的大敌,怎么可能会被人召唤出来。

    自嘲的笑了笑,清风有心将这个可笑的想法从脑中抹去,可记忆中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实,脑海中似乎有个声音在不停的提醒着自己事实就是这样。

    “难道……那天魔真是被自己召唤来的?”想到此处清风又有些犹豫。

    虽然自己并不知道天魔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不过以当时的情形来看,仅仅是对方泄漏的几分气息,就令自己就动弹不得,就此昏迷十多天,那种似乎遇上天敌的感觉,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

    如此威能除了天魔似乎再无其它解释,更何况刚才两位老人也亲口证实了天魔这件事,所以来的确实是天魔,这点已再无疑问。

    敲打着面前的符纸,清风自言自语着:“那么……现在就只剩下‘召唤’这事了……”,感觉着体内逐渐活泼起来的真元,清风很想立刻实验一下。

    好奇和求知的心理,如同有一只猫在心里不停的抓挠,挠的人心里痒痒的,不立刻试验一下,浑身都不舒服。

    所谓好了伤疤忘了疼,大概就是这样了,清风这念头一起,便再也按耐不住,完全忘记了那自己根本无法承担的后果,满心想着自己一符所向,天魔应声而来,然后看死敌倒地,拥师姐入怀,人生简直不能再美满。

    想到就做,实践才是验证的最佳方法,清风不再迟疑运起真元,提笔画了下去。虽然这符只画过一次,可画起来却毫不费力,真元运转流畅异常,似乎在呼应着符形的每一处转折,真说起来,似乎这浑身的真元比自己更加熟悉这符一般。

    清风落笔如行云流水,不见半分晦涩,颇为复杂的一张符,顷刻间就已完成大半,成功就在眼前,马上就是见分晓的时候了,自己今后能不能指挥万千天魔,站上修界顶端就看这个了。

    还差最后一笔,清风不禁有些紧张手心直冒汗,稳了稳心神,就要将这笔落下。

    突然心头一痛,剧痛,似乎原本在自己心里轻柔撩拨的猫儿,突然伸出利爪撕裂自己的心肺。

    这疼痛来的极其突然,疼的清风冷汗直冒,脸色刷的一白,手上不受控制的一抖,好好的一张符就这么画毁了。

    跪坐在地上,清风捂着胸口大口的喘息着,又静坐了片刻待疼痛感逐渐褪去,清风这才擦着冷汗站了起来。

    “炙心符!”清风咬着牙哼哼出三个字,根本不用去查看身体的状况,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体一点毛病都没有,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定是炙心符的缘故。

    炙心符,产生极其强烈的疼痛感,并在之后数日不定时突发轻微疼痛。对有痛感的生物均有奇效。严刑逼供,屈打成招的不二法门。

    心得笔记上,对炙心符的介绍只有这简单的几句,清风初见此符时,因为不是很感兴趣,所以当时只是粗略看了几眼,并未如何在意,直到此刻他才切身体会到这“奇效”二字所言不虚。

    刚才那突发的疼痛,应该就是这炙心符的后遗症了,想到这样的罪还要在遭几天,清风真想狠狠扇自己几个耳光。

    拿起画毁的符纸看了看,清风对自己还是比较满意的,如果没有意外这符已经成了,将符纸揉成一团扔掉,清风打消了再画一张的念头。

    既然非常意外的被打断,或许这就是天意在冥冥中在提醒自己不要继续试下去,跟天意拧着干,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这大概是所有修者都有的一个小习惯,但凡修者都会接触些占卜的知识,所以事情不顺或是遇到阻碍,往往会认为这是某种暗示,示意自己此事不宜,所以普遍都会暂时将事情放下。

    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来说,例如准备出门时,发现鞋子突然破了,如果事情不太紧急,一般便会打消出行的念头,若是心细的更会就此给自己卜上一卦。

    当然了,也没人会神经兮兮的成天寻找这些小细节,不过若是一些比较明显的,被注意到了,大多还是比较避讳的。

    清风此时正是这种心理,早不疼,晚不疼,偏偏赶在自己这符将要完成的时候打断自己,这暗示已再明显不过,如果自己还坚持画下去,那就是没心了。

    而且此时冷静下来,清风也觉得自己太过冒失,上次仅仅是与天魔短暂的接触,就已守不住心神,眼前幻象繁生,没死在当场都算自己命大。

    何况就算自己真能把天魔招来,又能如何?从上次那个魔头的语气判断,很明显不受控制,难道自己要跟她谈人生,谈理想么?那可是天魔啊!号称修者的头号天敌,是无数年来仙人陨落,修者死亡的第一凶手,自己脑子秀逗了,居然去招惹这东西。

    清风越想越是后怕,同时还有一丝庆幸,还好自己在最后关头被打断了,想到这里,清风原地站好,低头抱拳,额头贴在手上,低声祈祷着:“天道在上,多亏天道示警,才保下小子性命,清风在此谢过!”

    遇到事情向天道祷告,也是当今修者的一个习惯,在修者眼里除了那冥冥中的天道,并没有什么是值得他们敬畏的,所以只有天道才能当做他们精神上的寄托。

    正常来说,在谢过天道之后,表示过敬意,祷告就算结束了,可清风却没有停下,只是顿了顿,然后接着嘟囔道:“……在下年纪尚轻,若是有甚么错漏之处,还望天道多多包涵,然后请保佑清风修炼之途顺心如意,还有师姐……”

    就在清风自言自语的当口,一声不屑的嗤笑响起,听到声音清风一愣,房内并没有其他人,而且可以肯定自己并没有听错。

    “谁?”清风戒备的问着,同时心中生出一个不太好的想法“难道是天魔?怎么可能?自己的符明明画毁了!”

    “天道……呵呵!……天道早就已经不存在了……”声音再次响起,声音有些苍老还带着丝疲态,像似自言自语,又像似故意说给清风听一般。

    这句清风听的真真切切,可是依然无法分辨声音的来源,不由四下观望,期望着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瞪着眼睛四下看了一圈,清风果断的放弃这徒劳的举动,纹心道长和无游子就在外面坐着呢,都未发现有外人潜入,凭自己这点修为又怎么可能发现对方。

    只是现在情况不明,清风也不敢稍有异动,怕引起对方误会,同时也不敢大声喊叫求助,以自己这点修为,估计不等叫出声就被秒杀了。

    不过清风也未慌乱,不管对面是人是鬼,若是真有恶意自己早就死了,又怎会发出声音让自己发现,想通这一点后清风也不再紧张,默默站着静待下文。

    “别找了,我在这呢。”声音再次响起。

    单凭声音,依然无法分辨来源,不过清风这次却是看得真切,就见原本放在桌上的玉佩,散着微光,晃悠悠的飘了起来。

    对着玉佩方向行了一礼,清风说道:“清风见过前辈!不知前辈此行是求财还是求色?”

    原本四平八稳飘浮在半空的玉佩,听了清风的话后,明显抖了一下。

    清风还道对方被自己说中心思,接着说道:“若是求财,晚辈身无长物,前辈看中什么尽管取走就是……若……若是……这个求色么,似乎我与前辈性别相同,不太合适,如果前辈一意孤行非要用强,晚辈也定会拼死抵抗,所以还望前辈打消这个念头才是……”

    啪嗒一声脆响,玉佩突然掉在地上。

    “什么乱七八糟的!”那声音含糊的嘟囔了一句。

    “什么?”清风没听清,不由问到。

    那人似乎懒得再搭理清风,就见那玉佩突然弹起,赶在清风反应过来之前,贴上他的眉心,接着一个老者出现在清风的识海当中,有些哀怨的嘟囔了一句:“我的门人怎么会是这个熊样!?”

    老人的面容有些模糊,任清风如何努力也看不清他真正的样貌,但是又会很自然的知道他的每一个表情,老人的声音中仍然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疲倦,不过清风并未注意这个,在见到这人的瞬间,清风差点惊掉了下巴。

    这张模糊的脸清风熟悉无比,从小到大不仅见过无数次,更是拜过无数次,因为老者的画像至今仍然挂在苍心子的房中。

    “何方妖孽?竟敢化做我师祖的模样?还……还光着身子污我视听!”清风气呼呼的吼到。

    顺着清风的话,老人很自然的往身上看了一眼,这不看不要紧,看完自己也是吓了一跳,连忙发起一团光芒将身子遮住,只留个一张模糊不清的脸在外面。

    “靠!是我被你看光了,你鬼叫个什么劲!”老者对着清风大叫到,显然想是想靠音量来掩饰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