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弥天师祖

    更新时间:2017-07-14 11:46:43本章字数:3165字

    “大家都是男人,我被人看光了都不怕,你怕个什么劲?”话虽这么说,老者却依然幻化一身衣服穿上,之后才把光芒散去,同时也在心里庆幸着,“还好,还好!幸亏是这小子,不是明月那丫头……”

    “我要瞎!”清风仍闭紧了双眼大叫着。

    听到清风不依不饶的话,老人家不禁有些下不来台,怒道:“嘿!你小子还来劲了是吧?我都已经很内疚了!你别没完没了啊,差不多就行了。”

    揉着红肿的眼睛,清风抹着眼泪说道:“真的要瞎!”

    老者这才注意到清风的两只眼睛肿的跟蜜桃似得,看来应该是被自己发起的团光给刺的。虽然对话发生在清风的识海当中,可刚才情急之下忘了收手,竟然透过神识直接作用在清风的身体上。

    查看一下清风眼睛的情况,老者说道:“放心吧,瞎不了,无非就是肿上几天。先别哼唧了,还不快来拜见师祖。”

    “师祖?”清风先是一愣,接着道:“哼!你这妖孽休想骗我,还不快快现出你原来的熊样!”对这莫名其妙闯进自己识海的人,清风显然没什么好气,更何况这人还化成师祖的模样来骗自己,不由眯缝起眼睛发狠道,虽然这红肿的眼睛一眯起来,视线有些模糊,不过现在也顾不得这些了,眼神一定要凶狠,气势很重要。

    只可惜清风红肿的眼睛完全无法表达出那份意境,什么杀气,凶狠之类的,完全没有嘛,老者大概看了一眼,也只当他眼伤过重罢了。

    “我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死性,如果有得选,你真以为我愿意当你师祖不成?”老者略显嫌弃道。

    “呦!……还不高兴了!?你以为随便跳出来个孤魂野鬼说是我师祖,我就会认?你当我是傻的?”清风嗤笑着说道。

    自己那明显是嫌弃的语气,居然被清风硬生生的翻译成了“不高兴”,老者一时间也是有些无语,拿不准清风是故意的,还是认真的。

    就在老者一愣神的功夫,清风再次说道:“不过我敬你是位前辈,年纪似乎也老大不小了,别说我这当晚辈的不给你机会,这样,既然你非要说是我师祖,那你可知道我师祖的道号是‘天魔子’么?……”似乎是发现自己说错话,清风连忙改口道:“哼!不要以为我年纪小就好糊弄,总之你不拿点证据出来,休想让我信你!”

    “少在这跟我抖机灵,老夫道号‘弥天真人’,哪有‘天魔子’一说。”

    “可以,调查的很仔细……”清风满脸的不屑。

    “你……”

    “你什么你?怎么?编不下去了?”清风冷笑着道。

    “好!好!我就拿点证据给你……”冷哼一声,老者说道:“我们单说每年的三月初八,那一天苍心子会让你和明月,对着画像给我拜寿。”

    “你七岁那年,刚刚被苍心子责罚,对着我的画像默念,希望我能早日归来,然后揍苍心子一顿给你出气……”

    “呃……”听到这个,清风一愣。

    扫了一眼清风,老者接着说道:“八岁那年,还是刚刚被责罚过,希望我能早日归来,揍苍心子一顿给你出气……”

    “九岁那年……揍苍心子……”

    “十岁……揍苍心子……”

    “十一岁……十二岁……”

    “师祖,真的是你……”被说破了只有自己才知道秘密,已由不得清风不信,

    “别,你先别急着认我这妖孽……”弥天真人一句话说的清风心头一凉,“待我看看最近几年你都许了些什么愿。”弥天真人不再搭理清风,自顾的说着,同时手中现出一卷画轴,打开后慢慢看了起来,这画轴的样式清风也识得,正是苍心子房内挂的那个,只不过老人手中的并不是实体罢了。

    “……苍心子……还是苍心子,没看出来啊,你跟这师傅倒是苦大仇深。”

    “咦?去年到是变了……”弥天真人看完,合上卷轴笑眯眯的说道:“原来是想我做主,把明月……”

    “拜见师祖……”

    “怎么?现在相信了?”弥天真人淡淡的说道。

    “信了,信了……”清风连连点头,态度端正无比,只是面上虽不动声色,可心里却不禁有些打鼓,刚才自己言语里不留情面,也不知这初见的师祖心胸如何,若是记恨住了,今后处处给自己穿小鞋,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晚了!我这就去找明月,教她使用这画卷的法诀,你还是先想想怎么跟你师傅解释吧!”

    “别啊,师祖,您老先消消气,听我解释。”清风哀求到。

    弥天真人冷笑,“解释?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刚才左一句妖孽,右一句妖孽,喊的那么舒爽,真当我年纪大了,这么快就忘了不成?”

    “呵呵,您老人家大人大量,何必跟我这小辈一般计较,不如这样,这事就此揭过,不要在提。”清风大手一挥,一副完全不计较的样子说道。

    “小小年纪强词夺理,这事揭不揭过,哪轮得到你说,要说,也应该由我来说……”

    “师祖能这么想,真是再好不过。”

    “休逞口舌之快……这样,别说我这当长辈的不给你机会,既然你刚才说要解释,你就解释给我听听,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哼……”弥天真人话中满满的威胁。

    “呵呵,我就知道您老人家是个讲理的人。”清风满脸谄媚,不轻不重的拍了个马屁。

    “师祖,您老设身处地的想一想,人家玩的好好的,突然蹦出来个人跟你说话,可不吓人么?然后那人还光着屁股,蹦到你的识海里大呼小叫的,又怎么能怪我多想?”清风摊了摊手,满脸的无辜。

    听了清风的话,弥天真人试着想象一下,一个裸体的老头子蹦到自己识海的场面,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敢在继续想下去,“算了算了,这事就这样,以后也不许再提。”

    清风拍着胸脯保证道:“师祖尽可放心,清风别的不行,唯独这张嘴巴严实的很,何况若是被苍心师傅知道,我将师祖喊做妖孽,还不得被师傅打死……”

    “我说你是故意的吧?你明知我说的不是妖孽这事,是……是没衣服那事……”弥天真人老脸一红,声音越来越小。

    清风做恍然大悟状:“哦哦,原来是那事,师祖放心,当然不会往外说……不过,既然说到这个,您老今后还真得注意一下,怎么说您都是德高望重的前辈,不穿衣服就敢到处跑,传出去了影响多不好,多亏今天是我,这要是换做其他人,啧啧……”清风满脸的痛心疾首。

    “这……我也是一时大意。我困在那寄魂玉中,穿衣服给谁看?何况我一个死人要衣服干什么?”弥天真人叹到。

    听到这话,清风一惊,无论如何他也无法将眼前这个活蹦乱跳的师祖跟死人联系到一起。

    这十多年来清风被罚无数次,而每次思过的地点,正是这位师祖的画像前,对着师祖的画像碎碎念,已经成了清风的一个习惯,并且伴随着他整个成长的过程,所以对这素未谋面的师祖,清风并不觉得陌生,反而有一种熟悉感。

    也正是因为如此,清风开起这位师祖的玩笑来,也是毫无压力。

    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师祖,初次见面就告诉自己他已是个死人,这话清风打心底里不愿相信,说道:“师祖,你开什么玩笑,都老大不小了,就不要调皮了,我这就去告诉无游师伯,让他找师傅回来……”

    “等等,急什么,听我说完。”弥天真人拦住清风,接着说道:“既然无游子那个白痴把玉佩交到你手里,也是咱爷俩的缘分,还有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常常对着我的画像嘟嘟囔囔么?吵得老夫不得清静。”

    似乎是想到清风自言自语的样子,弥天真人笑了笑,然后说道:“我这屡残魂,是当年提前封在寄魂玉中,用来交代后事的,只有与我同源同种的真元才能激活玉佩见到我,所以当年我留言无忧子,让他将玉佩送回紫月府,并且警告我的门人,无论这玉佩身上发生什么都不可对外人提起。”

    说道这里,弥天真人顿了顿,咬牙切齿的发狠到:“可是无忧子这个大白痴,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将玉佩送回,还在外面到处浪,被人打成狗不说,更是躲了好多年才敢露面,若非如此我也不至于虚弱到这个地步。原本我还能绕着玉佩转转,看看外面解闷,可到了后来却是出不去了,幸好那画像直接与我心意相通,所以你每天唠唠叨叨,我都感应得到,也亏得如此,否则可不要憋闷死我么?当时我还当真念着,有朝一日揍苍心子一顿给你解气,不过现在却是办不到了。”

    “等到了最近几年,连听你唠叨都不能了,只能在里面沉睡,直到前些日子受你真元感应,这才醒转过来。”

    “你也不必去找无忧子他们,我现在的存在本就与天道相违,所以关于我的事情你根本说不出去,而且现在我也离不开你的识海,所以他们根本见不到我,之前我说去找明月,不过是唬你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