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修炼

    更新时间:2017-07-16 01:13:37本章字数:3056字

    于是,明月非常直接的,用属于自己的方式做出了回答,揪住清风的耳朵,狠狠的一个头槌将他放倒。

    扯起清风的衣领看了看,明月似乎在犹豫着要不要再补上一下,不过见清风软倒在地,时不时还抽搐一下,心一软,终究还是不忍下手,在留下一声满是威胁的冷哼后,摔门走了。

    清风满脸的委屈和不解,实在想不通明月为何突然就动起手来。

    估摸着明月应该走的得远了,清风一骨碌爬起来,显然之前倒地抽搐之类都是装出来的,揉了揉额头,对着明月离去的方向嘟囔道:“这个暴力的小女人……”

    “啧啧,小姑娘下手好狠呐……”

    “可不是么,这些年可是被她欺负惨了……弥天师祖?您老这么快就休息好了?”突然听到弥天真人的声音清风一愣。

    弥天真人并没有回答清风的问题,而是淡淡的说道:“师祖?不太对吧,我记得好像是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呃……这个……呵呵,您老人家想多了,弟子哪敢说您啊!”意识到了问题所在,清风十分狗腿的回道。

    “既然不是说我,那么就是在说明月了?嗯……让我想想,怎么才能在不暴露自己的情况下,把这事告诉明月呢……”弥天真人做思考状。

    “师祖你好!师祖再见!”

    “改天在跟你算账!”留下一句狠话,弥天真人切断了和清风的联系。

    一不小心就得罪了两个人,清风深感接下来的几天恐怕不会很好过,不过倒也未如何在意,这种事情对他来说早已司空见惯,“让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清风给自己打气般的喊了一句,语气中带着几分不屑,还有些准备就义的凛然。

    “哼!”门外和识海同时响起一声更加不屑的冷笑,硬生生把清风后边的话憋了回去。

    “算了,睡觉,一觉解千愁……”心虚的缩了缩脖子,清风决定还是抓紧时间休息,先把伤养好再说。

    仗着身上有伤,清风舒舒服服的享受了几天饭来张口的待遇,虽然明月在此期间多次表示不满,可是在无游子和纹心道长二人的前辈光环照耀下,也只得乖乖扮演了几天扫地丫鬟的角色,没办法,总不能让两个长辈给清风端茶递水吧。

    而清风仗着无游子和纹心道长二人对自己了解不多,硬是在伤好之后,还多躺了两天,不过清风也深谙见好就收的道理,估摸着在装下去,明月就不会只是态度不友善那么简单了,并且两位老人恐怕也不会再继续纵容自己,所以这一天清风早早的来到院子。

    清晨的空气依然清新中带着点凉意,略微活动下筋骨,清风只觉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身体再也没有一点疼痛和各种稀奇古怪的症状了。

    也不知那三人在自己昏迷的十多天里,都对自己做了些什么,初时没什么状况,可在之后的几天里,各种各样的症状变着花样轮番轰炸,确实把清风折腾得够呛。

    其中仅是能够在心得笔记中找到答案,并且能被清风分辨出的各种后遗症,就不下数十种,更别提那些连无游子和纹心道长都讨论不出结果的并发症了,而这也是清风这些天赖在床上的主要原因,因为每当两位老人讨论到激烈处,清风总觉得他们瞄向自己的目光中带着几分不怀好意,似乎很想立刻在自己身上验证一下,一比较下来,弥天师祖给自己添上的那点小伤,跟本就不算什么了。

    “今天这么早,身体恢复了?”纹心道长本就在院中打坐,见清风来到院子,于是开口问到。

    “师傅,师伯早啊。”

    无游子缓缓睁开眼睛,初时有些迷茫,片刻后才恢复清明,开口说道:“今天怎么舍得出来了?”

    “师伯又去神游了?可见到什么好玩的事么?”

    “这斑竹林除了竹子还是竹子,无聊死了,哪有什么好玩的事。倒是你小子,不继续装病了?”无游子说道。

    清风挠挠头,讪笑着道:“呵呵,就知道瞒不过您二老。”

    无游子说道:“既然身体没问题了,今天开始就恢复修炼吧,先去喊明月起床吧!”

    当无游子说恢复修炼时,清风还没什么感想,可当听到“喊明月起床”几个字时,立刻有种不太妙的感觉。

    清风往明月房间的方向看去,果然,在看似平静的表面下,布满着各种代表着危险的光芒。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清风嗅到一丝阴谋的味道,这光芒太明显了,甚至都不需要自己去刻意寻找,以明月的作风断不会把法术陷阱设的这么明显,为了折腾自己,明月布下的陷阱往往隐藏的极深,有时甚至要等自己触发后才会发现。

    可以说这些年来在自己的帮助下,明月在设置陷阱这个领域里有着突破性的进展。

    那么现在的情况只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以明月的实力,已经无法掩盖掉所有陷阱的痕迹,这足以说明里面的陷阱会密集到何种地步。

    报复,这是赤 裸 裸的报复,仅仅是向那边扫了一眼,清风就立刻打消了过去的想法。

    “师伯,我胃疼,先回房歇着了。”清风转身就走,头也不回的说道。

    “呵呵……”

    清风刚听见笑声就见房门啪的一声闭合,接着就见无游子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前。

    伸手搭上清风的肩膀,帮他转了个方向,无游子笑道:“我听明月说,你们平时就是这么修炼的……”

    清风说道:“师伯,你看我这伤才刚好,玩这么大,是不是不太合适?”

    无游子说道:“有什么不合适的?我与道长二人正要借此机会,看看你的实力如何。”

    “师傅,你看这……”既然说不动无游子,清风只好把求助的目光转向纹心道长。

    “徒儿勿怕,有为师在这呢!”笑着对清风点点头,纹心道长抖手甩了张符出去,只见那符到了场地中间后,竟变得如同气泡一般,“噗”的一声轻响,就此炸散消失不见,而伴随着那声轻响一同消失的,还有那布满整个空间的危险光芒。

    “道长!你……”无游子开口道。

    “师傅,你真棒!”清风高兴的大喊一声。

    事不宜迟,清风抬腿就往明月房前跑去,深怕无游子出面阻拦,再出了变故。

    清风展开身形,三步化作两步,瞬息间就到了那条安全线旁,迈过这条线就进入明月的陷阱区了,往日苍心子都会在陷阱区折叠一部分空间进去,也就是说,到明月门前看起来只有几丈的距离,可一旦迈过这条线,就会发现实际距离要有二十丈左右,而这样做的目的,则是为了给清风一个应对的时间。

    可在没有陷阱阻拦的情况下,二十丈对清风来说不过是几步路的功夫。一步迈过,清风意外的发现连空间折叠都没有,“难道是空间法术也一并被纹心师傅给清除了?”清风心下一喜,如此短的距离除非无游子师伯亲自出手阻拦,否则临时增加障碍是肯定来不及的。

    一步落地,还不等踩实,清风突觉脚下一热,“我靠!地火诀?!!!”此时已没有时间细想为何陷阱还在的问题,就见清风怪叫一声,足下用力一点就想原路退回。

    一步,清风心中非常清楚只要一步,便可重新退回安全线以外,可就在这时清风心头一跳,下意识的用神识一扫,突见一朵巴掌大小的乌云,静静的飘在自己身后离地一丈处的空中,其中电光闪耀,显然是在等自己落网。

    小小的乌云漆黑如墨,看颜色就可知其威力如何,清风可不敢真的挨上一下,如此看来,之前的地火术明显只是做引,真正的大招埋伏在这呢。

    清风原本只道前方一片坦途,心中松懈,待发现中了埋伏,慌乱之下只想尽快退回,所以后跳这一下只求迅速,并未留有余力,此刻双脚离地,后跃之势已成,在想改换方向已经来不及了。

    眼看清风避无可避,明月心头一喜,这些天来,自己像个丫鬟一般被清风呼来唤去,明月姑娘心中的怨念早已爆棚,所以特意备下一份大餐,等着清风享用。

    为了能够亲眼见证一幕,明月姑娘已经坚持早起好多天,而“早起”恰恰是明月姑娘所不能忍受的,被列为明月姑娘人生中最大的禁忌!没有之一。

    连续早起的怨念,自然也要算到清风头上,所以当看到清风走出房间的时候,明月知道,机会来了,新仇旧恨!在强大的怨念驱使下,明月决定亲自动手,毕竟人为发动和等待触发的陷阱,对时机的掌控上不可同日而语,更何况那种报复的快感,只有亲自动手才会更加强烈。

    “既然你这么喜欢被人侍候,这次就让你躺个够!”顶着黑着眼圈的明月姑娘,咬牙切齿的发着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