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神识

    更新时间:2017-07-18 11:28:08本章字数:3050字

    清风翻了翻白眼,既不起身也不答话,张嘴吐了一口黑烟,翻个身不再去看明月。

    明月看得好气又好笑,“呵!还耍起性子了。”

    清风在地上拱了拱,给自己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

    无游子与纹心道长互相看了一眼,通过这场比斗,二人对清风的实力已经了解得比较清楚了。

    看着时不时抽搐一下的清风,无游子说道:“道长,对你这个新徒弟怎么看?”

    “法术的运用比较灵活,心思活络,应对上往往出人意料,战斗风格比较细腻,还有些大胆,至于实力么,呵呵……”说到这里纹心道长笑了笑:“只能说稀松平常的紧。”

    无游子也笑了笑说道:“的确如此,要我说,可能他的这种风格,都是因为实力不行才被逼出来的,因为修为不够,只好在法术运用下功夫,甚至不惜冒险使用一些取巧的手段。当然,能做到这个地步,也要得益于他有强大的神识做基础。”

    “准仙人级别的神识强度,真是……”纹心道长说到这里似乎不知说些什么好,摇摇头道:“苍心道友真是捡到宝了。”

    无游子打趣道:“道长还不是一样。”

    纹心道长闻言一笑:“这孩子还真是给了我一个惊喜,有这样的神识做基础,教起来可就容易多了,我的符法大可以一股脑塞给他,再由他自己慢慢领会。”

    无游子点点头说道:“如此也能省去道长不少时间,毕竟道长无法在此耽搁太久。”

    一个人的神识强度往往跟他自身的修为挂钩,讲的是循序渐进,水到渠成的功夫,如果把一个人的修为当作基准线,那么他的神识强度会因人而异在这条线上下浮动。

    如果一个人的修为是一级,那么他对应的神识强度也是一级,好一点的或许会达到一级半,次点的或许还达不到一级的水平。

    若是把仙人的实力看做十级的话,那么清风现在修为或许勉强能够达到五级,可神识却已经到了九级甚至更高,如果他的神识能够一直维持这样的增长速度,那么随着修为的加深,他的神识将达到一个骇人的高度。

    随着神识增强,对事物的认知能力和理解能力也会不同,以清风现在的情况来说,只要稍加引导,眼界几乎可以与仙人持平,虽说实力没有显著的提升,但是对理论知识的学习能力将远超同级。

    修界曾经出现过一些这样的人物,其中有的人甚至连仙人都不是,可他们却无一例外都在某些领域里做出过杰出的贡献。

    这样的人你教他一个复杂的法术,他或许会因为实力不够,用不出来,可是他却一定能够学得会,做为一个师长,能有这样的弟子,还有什么比这更惬意的事情。

    现在只剩下一个疑问,清风的情况是自身天赋,还是有其他原因,虽说目前神识的增长没什么捷径可走,可若是想达成类似清风现在这样的效果,还是有几种方法的。

    只是那种近似涸泽而渔,拔苗助长的方法,真不是什么厉害手段,不仅神识再也无法增长,而且其中所用材料之讲究,便是用来害人,都嫌太过奢侈,还不如直接杀了干净。

    好在眼下也不用两人乱猜,直接开口问就是。

    面对死活赖在地上的清风,明月也有些无可奈何,最后那个云雷术威力如何,明月再清楚不过,那就是一个外表华丽的皮面货,清风根本一点事都没有。

    “好!你就在这躺着,不要起来!”,听到无游子叫自己过去,明月气愤的丢下一句。

    “师伯,道长,你们看他那熊样,就是打轻了。”明月来到二人身边还不忘回头补上一句。

    无游子呵呵一笑,没接她这话茬:“清风的神识不错,以前也是这样么?”

    明月哪知道无游子口中的‘不错’指的是准仙人级别,不屑的道:“很厉害么?若不是您二老让我留手,非要让他再多躺几天!”

    纹心道长说道:“以他的修为来说算是不错了,单论神识的话估计同级之中也少有几人能与他相比。”

    纹心道长所谓的‘同级’,是指所有未修成仙人的修者,在仙人眼里,满世界的修者只有两种,仙人和非仙人。

    得以证道的才能被称为仙,而所有未能证道的则统称为修者,后来一些自认已经摸到仙位门槛的修者,为了凸显自己,也为了与普通修者区分开来,于是给自己封了个“准仙人”的称呼,虽然所有仙人都对这个称谓不屑一顾,不过久而久之也就用下来了。

    明月长这么大,仙人接触了不少,修者还真没见过几个,对这个同级应该是什么样的水平,还真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很自然的认为,凡是比自己厉害的应该就是同级中的顶级水平了。

    所以明月也未多想,直接说道:“清风一直都是这样,修为不咋地,神识强度却跟我差不多……呃……可能比我厉害一点点……只是一点点哦……”明月深怕不够形象,眯起眼睛,同时伸手向二人示意着,“起初我爹也挺奇怪的,后来说是可能清风天赋如此……”

    纹心道长笑着对无游子道:“师兄,果然如你我所料……”

    无游子也笑道:“既如此,这段时间就让清风全心学习符法,其他的修行就先放一放……”,说完转对清风喊道:“行了,别装死了,都听到了吧?”

    清风一个骨碌从地上爬了起大声答道:“是,清风谨遵师伯吩咐!”,与此同时清风又对识海传音到,“看,我说什么来着,明月师姐说话向来不在点上,没错吧!让她去回话,保准不能露馅。”

    “好吧,算你说着了。不过,若非我提醒你收敛点,你以为能瞒得过去?你当两个仙人是傻子,看不出来你神识之火都点燃了?”弥天真人在清风的识海里慢悠悠的说道。

    “还不是因为你个老家伙,随便在人家识海里乱搞,完了又不管不顾,也不提前知会我一声,若是被师伯跟师傅发现异常,你让我怎么解释?”清风吼到。

    “谁管你怎么解释,反正关于我的事情不能说,还有,老夫给了你这么大好处,你吼什么吼?具体的晚点在给你解释,你还是先应付眼下吧!”弥天真人说完切断了联系。

    “喂!喂!这次不要不理人了啊……”清风冲着识海喊上一句,也不知道弥天真人听没听到,自从上次交谈之后任凭清风如何呼唤,弥天真人都没有回应,若非自己一直被识海隔在外面,清风甚至要怀疑这老头已经不再了。

    其实今天一动上手,清风便发觉神识灵动异常,比往日强大不少,只是具体要强到什么程度,他自己也不清楚。

    所有袭向自己的法术在神识范围内似乎都被放慢了无数倍,自己能够敏锐的捕捉到每一个法术的动向,甚至每一点飞溅的火星,所有的过程都清晰可见。

    那种感觉很奇妙,似乎时间都随着自己的呼吸静止了,清风很自然的沉浸在那种万事在握的感觉里,他相信就是更加密集的法术自己也能从容渡过,直到弥天师祖突然跳出来,警告自己不要太奔放,并隐约提及神识的变化是与他有关,清风这才收敛起来。

    此后清风赖在地上不起来,也是怕无游子和纹心道长追问起来不好解释,虽说神识这个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只能从表现判断,自己若是拼死抵赖,两个仙人也无话可说,可这样一来掩饰的痕迹就太重了,简直就是侮辱两个仙人的观察力,所以干脆避而不答,由明月去分说,若是有什么纰漏在想办法补上就是。

    而且明月所说也句句属实,自己的神识强度,确实略高于她,只是以前远没有现在这么厉害罢了。

    “怎么?舍得起来了?你倒是继续躺着啊?”明月过来嘲讽到。

    “呵!我还偏不……”清风说。

    “来能耐了是吗?”明月眉头一挑,“你以为躲几个陷阱我就治不了你了?!”

    “不敢!”清风先是硬着口气回了一句,然后赶在明月发怒之前叹息一声道:“唉……师姐,我可是你的亲师弟,亲的!你知道吗?你怎么就能忍心摆出这么大的阵仗对我?何况我这伤才刚养好!”

    清风若是不提养伤这茬还好,提到这事明月就一肚子火气,自己没日没夜的准备这么多天,到头来仅是电到他一小下,现在回想起来,这趟解气之旅,似乎太短暂了些。

    “我还是你亲师姐呢,辛辛苦苦照顾你这么多天,你还反过来嫌七嫌八的,既然你说刚才那阵仗太大,那我们简单点,师姐再陪你练练拳脚如何?!”明月气呼呼的说道。

    跟明月练拳脚?开什么玩笑!清风估计自己就是被电傻了,都不会答应这种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