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泡影符

    更新时间:2017-07-19 01:28:28本章字数:3186字

    清风态度一转,低眉顺眼的说道:“师姐这些天来确实辛苦,清风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眼见师姐日渐消瘦,我这做师弟的也是心疼的很,我看这拳脚就不必练了,师姐还要多多注意休息才是。”

    “去去去,懒得理你!”明月不耐道。

    “师姐,你忙着,我去看看师傅可有什么安排……”清风挠头讪笑,转身就走,深怕明月转了心思。

    “没看出来,你小子深藏不露啊。”见清风走了过来,无游子笑着说道。

    清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您老就不要取笑我了,这天下之大,能人辈出,我这点本事算得了什么。”

    无游子意外道:“这么谦虚?真不像你小子的性格,你也不必妄自匪薄,你这样的神识天赋还是很少见的,不过你能有这样的心态很好,保持下去。”

    清风深怕两人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于是岔开话题说道:“师傅,你之前用的那张符是什么来头?今天可是被它骗苦了?”

    清风可不敢直言是纹心道长骗的,这么多天相处下来,对这位师傅的性格,清风也摸得比较清楚了,平时总是一副前辈高人的稳重形象,可使起坏来真是一点都不赖,属于最具欺骗性的典型。

    提到符法,纹心道长明显来了兴致,“此符名为‘泡影’,取的是‘世间万物皆是虚妄’,如泡沫般转瞬即逝的意思。”纹心道长摸出一张泡影符神采飞扬的向清风介绍到,“此符用法颇多,看为师给你演示……”

    纹心道长先是布了两个简单的法术陷阱,然后才把手中的‘泡影符’丢出去。

    就见那泡影符慢悠悠的向前飘着,越来越圆,再次变得如同气泡一般,只是这次随着纹心道长伸手一指,分化成了两个略小的气泡,分别飘在两个陷阱的上方。

    “注意!看仔细了。”纹心道长提醒到,说完打了个指响,两个气泡“噗”的炸散,然后陷阱就这么消失了。

    “怎么样?可看出什么不同?”纹心道长问道。

    清风回忆下陷阱消失时的情况,用神识一遍又一遍的扫着两个陷阱的位置,这才略带疑惑的道:“若是用心感应,隐约能察觉到一个陷阱的波动,有些似有似无,很不明显,另外一个则半点反应也没有……不对……另一个不见了……”

    “不错,这就是泡影符的两种主要用法,掩盖和抵消。其实细说起来本质是一样的,一种是将表面的法力波动抹消掉;另一种是从根源上消掉构成陷阱所用的法力,这样陷阱自然就不存在了,具体运用全由心意,实在是埋伏暗算,偷窥隐迹的不二法门。”

    “师傅!教我!”清风闻言眼前一亮,就凭‘埋伏暗算,偷窥隐迹’这八个字,如果不把这符学会了,简直就是人生的损失。

    “好!”纹心道长简简单单的一点头。

    “事不宜迟,师傅我们这就开始吧!”清风拉着纹心道长就走。

    “明月小姑娘,若是愿意也可过来听听……”纹心道长转对明月说道。

    想到那些乱七八糟的符文,明月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牵强的笑了笑:“呵呵……我……我去沏茶。”一句说完,转瞬间已消失在门后。

    纹心道长笑着摇摇头,跟着清风来到院子一角。

    两人刚刚走近,便凭空现出一座四四方方的亭子来,内里有着三张书案,上首一张略大一些,与下首两张相对,布局与尘世间的学堂有些相似。

    纹心道长一愣,恍然,难怪清风拉着自己往这边来,估计此处就是苍心子给二人讲道的地方了。

    二人进到里面分别坐下,纹心道长抬眼一看,见亭外竟不知何时多出几根碧竹,其间雾气弥漫,虽然竹子数量不多,却给人一种置身竹林的感觉,隐约可见一条小径通往外面,而且看样子似乎还颇为曲折。

    此时外界已被彻底隔开,纹心道长细细品味下,在这学堂的范围内还有着隔音和凝神的法阵。

    纹心道长向四下看了看,这紫月府处处透着奇异,并不似一般的洞府,反倒像法宝多一些。

    不过现在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说起来谁家的洞府还没有几分异处。

    见清风端端正正的坐着,好奇宝宝般的看着自己,纹心道长问道:“那本‘符文真解’看的如何?”

    “已经看到末篇了,若非被这些天被折腾的够呛,早就看完了……”说起这个,清风不禁有些哀怨,“师傅,我昏迷的时候你们都对我用了什么?真是……”

    “这个么……呵呵……对了,那些‘符文’可记熟了?”纹心道长转移话题道。

    “嗯嗯!三万七千零四十八个,一个不落,滚瓜乱熟!”

    纹心道长道:“你有神识做基础,背起来到是容易,不过还要勤加练习才是,这‘符文’就好比汉字的笔划,是基础,就像每一个汉字都是由简单的撇、捺等组合而成。”

    见清风领会的点点头,纹心道长又接着道:“碍于规矩,我只能教你些自创的符法,所以你今后的路,主要还得自己摸索。”

    “啊?那岂不是说,除了基础的大众符法,其他的都要自己创造?感觉好难啊!”

    纹心道长道:“没有你想的那么难,你现在感觉难,只是因为还没入得门中。就如修炼一道,世人羡慕我等修者能飞天遁地,长生逍遥,皆有向道之心。每每问及修炼之法,所闻尽是龙虎,铅汞,火候,丹药,不知其意所指,便以为修炼之法如何困难。

    可如今你也修炼十多年了,可曾觉得这其中有何难处?不过是每日的功课罢了。符法一道也是如此,待你懂了其中诀窍,就简单了。

    这世间以符为主的门派多得是,擅长的符法也各有不同,可其中功能相近的符法无数,这些还不都是被人创造出来的?例如劈下一道闪电的‘落雷符’,我符仙门会用,其他符道门派同样也会,其中的差别无非是所取的路径不同,就好比,一加二等于三,可七减四同样等于三一样。

    当然,这其中还是有差别的,例如我符仙门的一些符法,经过这些年的沉淀,大多已被精简到极致,想要一个‘三’,那么直接写个‘三’就是了,这是无数人共同努力的结果,靠的是时间的积累,门派的优势就是这里了。

    这世间符法无数,一个人又哪能全都学会?便是我符仙门现存的那些符法,也没人敢说自己样样都会,大多是选择几项细心专研。

    所以不必纠结于所会符法的数量,所谓‘一招鲜吃遍天’按照自己习惯的方式,有几种适合自己的符便足矣。至于其他的,只要知晓其中原理,能够拿来应用就足够了,同样是三,不会直接写,就写个一加二又能累到哪去?”

    清风道:“是!弟子受教了。我们这就开始学泡影符吧?”

    纹心道长道:“那个先不急,既然你的神识已经快要达到仙人级,那我们就先从’规则’讲起,你可知何为‘规则’?”

    见清风迷茫的晃了晃脑袋,纹心道长又接着道:“那你可知为何修者无论如何都杀不了仙人?

    “这个我听苍心师傅提起过‘仙者,聚则成型,散则成气’,修成仙人之后,与修者已是本质上的不同。”清风答道。

    纹心道长道:“不错,修者之间的战斗,虽然修为深厚者会占有一定优势,可胜负并不是一定的,这与力量等级无关,就是那些所谓的准仙人,也可能被一个最低级的修者杀死,也就是人们所津津乐道的越级击杀。

    可不论是哪个级别的修者,一旦对上仙人,从没有越级击杀的说法。这并不是因为仙人的力量等级具有碾压的优势,而是因为掌握了规则的仙人,根本就不会被修者的法术攻击到。”

    清风奇道:“无法攻击到?”

    纹心道长点点头道:“不错,就像你刚才说的,聚成型,散成气,以有实攻无实,又怎么会有效果。”

    “那如果我对上仙人岂不是必败的下场?倘若一个仙人铁了心的要杀我,那我岂不是连拼命的机会都没有,只能闭目等死了?”,清风疑惑道。

    纹心道长摇头笑道:“那到不至于,刚才说的,是在双方都赤手空拳,对拼真元,互扔法术的情况下,说的是双方法术效果上的区别,可你要知道,如果法术什么都能干,我们还画这符做什么?还有那飞剑法宝,难到是带着好看的?”

    清风喜道:“那如此说来,就算对上仙人,我也是有一拼之力的?”清风刚说完,识海里已传出一声不屑的冷哼。

    就在清风不明所以之际,就听纹心道长开口道:“这个你现在还是尽量不要想了,论修为你没人家法力深厚,法宝、手段你又没有,要说偷奸耍滑,这修成仙的,动不动就是几百岁上下,一个个都活成精了,你又哪里讨得到便宜?至于你说的,仙人铁了心的要杀你,这样的情况不能说完全没有,不过按现在的世道来说,出现这样情况的几率不大。”

    清风疑惑,“为何?”

    纹心道长并未直接作答,反问道:“清风,你知道这仙人最怕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