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一字之差

    更新时间:2017-07-20 01:26:53本章字数:3108字

    仙人最怕什么?这个问题还真把清风难住了,修炼成仙已是当世所及的最高境界了,虽说仙有五品,天、地、神、人、鬼,也无非就是所取途径不同,实力地位并无差别,便是妖魔之属,得道后也大多在名后加一“仙”字,以示区别。

    可以说修炼成仙,便是天下所有修者的共同目标,一旦仙位得证,就意味着已经站到了这世界的最顶端。

    虽说这世上连仙人都不敢涉足的险地不计其数,可要说这食物链顶端的仙人有什么最怕的,清风还真有点说不上来。

    挠了挠头,清风试探着道:“是天魔么?”

    纹心道长道:“天魔是一方面,那你知道仙人为何怕天魔么?”

    “天魔无形无迹,最是难防,一不小心就是身死道消的下场,又或是诱人入那魔道,犯下天理难容的恶事来,因此就算不死,也会被同道得而诛之。”这是当今世上对天魔普遍的说法,清风也是张口就来。

    纹心道长道:“不错,就是这样,可这说来说去,其实仙人最怕的无非就是一个‘死’字。”

    “怕死?”清风惊讶。

    “怕死!”纹心道长再次肯定到,“仙人已站到了这世界的顶端,他们有无尽的生命,无边的法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正是这样,他们才是最惧怕死亡的一群人。

    修炼之路坎坷艰难,他们好不容易才克服重重险阻,走到今天这一步,又怎么会舍得失去?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所以你看,当今世上不管这修者如何争斗,仙人却很少插手,一是以仙人之尊欺负修者怕被人笑话,再一个若是惹得对方长辈出面,这事可就不好办了,很容易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尤其千年前那一场祸事历历在目,所以大家都在极力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

    何况这仙人嘛,除了个别的,像浣花宫的武晓玉她们那几个小丫头,剩下的大部分都百十多岁的年纪了,也没年轻人那么大的火气,而且修为在那放着,所以若非有那深仇死结,大都还是和和气气的。”

    清风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跟他讲这些,自然深觉有趣,接着问道:“那以后我下山行走,只需小心这同级的修者就行了么?”

    纹心道长说道:“大体上就是如此,待你以后下山行走便知,比如说两人起了争执,大多都是先报上家门名号,你猜这是为何?”

    “为何?”清风问。

    “就是在告诉对方自己的身份背景,万一等下真的动起手来,也好有个轻重,以免将事情闹的无法弥补。

    而且争执过后,这胜者也大多会说些‘念你修行不易……’之类的话,这就是给自己留条后路,尽量不将那事情做绝了。”

    清风笑道:“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许多门道。”

    纹心道长道:“我是听说你从未离开过这紫月府才说这些给你,需知你早晚都要下山历练行走,总不能一辈子呆在这竹林里,不过我刚才所言毕竟片面,这人心最是难测,又岂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

    终归还是要你自己体会,就如你刚才说言,如果真有仙人铁了心的要杀你,你却如何应对?”

    清风道:“既然打不过自然要逃啊。”

    纹心道长道:“那如果逃不掉呢?又或是局面不允许你逃跑。”

    “不能逃?”,清风疑惑,他还真没想过这样的情况。

    “对!不能逃。”,纹心道长说完,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反问道:“清风,你可又什么要保护的人或物么?”

    听到这个问题清风一愣,眼前不自觉的便浮现出明月的样子。

    纹心道长接着道:“比如说,有人要伤害明月,你待如何?”

    清风心想,师姐修为比我高得多了,又哪用我来保护,不过仍然肯定道:“便是拼死也要护得师姐周全。”

    “那等你死了之后呢?”

    “我……”,清风一愣,发现这问题竟无法回答,是啊,如果自己死了呢?死了,又如何保护师姐。

    纹心道长道:“所以说,努力修行吧,与人斗,同天争,只有实力足够,才有资格去保护你生命中重要的东西,就算……唉,起码不要因为自己实力不济留下遗憾……”

    说到一半,纹心道长也不知是想起了何事,叹息了一声后,神情有些意兴阑珊,清风见状也不便打扰,同时想着道长的话,心里也同样不平静。

    过了一会,纹心道长道:“罢了,反正也不急在这一时,今天就先到这,这是泡影符的画法,你先回去熟悉一下。”纹心道长说完,抖手甩给清风一张符纸。

    “那弟子便先行告退了。”清风将符纸收好便先行离开了。

    清风才刚离开,无游子突然凭空出现在纹心道长身旁,“道长可是想起了当年的伤心事?”

    纹心道长当然知道自己这点事在修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叹道:“唉!每每念及此事总是无法释怀。”

    无游子道:“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望道长看开些,若是因此落下心结,怕是会影响道心。”

    纹心道长道:“这心结却是已经落下了,又岂是那么容易看开的,而且师兄又何尝不是?”

    无游子叹道:“修行不易,总有些事便是修成仙人也无力挽回的。”

    纹心道长道:“清风年纪尚浅,又涉世不深,我本不愿与他讲这些,只是刚才突然心感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应在这孩子身上,可具体如何又看不分明,看来从这离开后,还得往量星阁走一遭,让那几个老家伙好好帮我算算。”

    无游子道:“原来如此,难怪刚才道长话题转的如此生硬,我还纳闷呢,怎么说着说着就讲到这人心险恶上来了。”

    纹心道长道:“总好过此前对他讲的那些,免得他误以为这世间太平,少了戒心。”

    无游子道:“如此也好,这人终归还是要成长的,早点知道这世间险恶,或许便不会犯下你我当年的错误,不过道长会不会多虑了?这俩孩子只要不出这紫月府,就算你我不在,想来也难有什么危险吧。”

    “希望如此吧。”纹心道长说道。

    却说清风回到房间,本欲将那泡影符练上几遍,却发现无论如何也静不下心来,无奈只好将画笔放下,不由对着书案发起呆来。

    “怎么?在想你师傅刚才说的话?”声音直接响在脑海,清风自然知道是谁。

    “师祖,不知怎么这心总是静不下来。”清风说道。

    弥天真人道:“你那画符的师傅还挺有意思的,初时尽往这修界的好处上说,应该是看你年纪尚浅,不想跟你说那些过重的东西……这道士倒是心慈的很,一看就是个宠溺门人的主,只是如此一味保护,是好是坏可就难说了……好在他最后总算转过了心思,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却终归是好事,倒也免得老道另费口舌,否则便是他不提,我也须讲与你听,免得你傻乎乎的,人家要杀你吃肉,你还帮人剥蒜呢。”

    清风疑惑道:“师祖是不是有些言重了,如今修界太平,少有干戈,连那害人的妖魔都少见,偶有现身,也被这满天下的修者灭了,还能真如师祖说的这般邪乎不成?”清风倒并非有意抬杠,实在是心中疑惑不吐不快。

    弥天真人道:“你刚才有一个地方说的不对,害人的可不能说是‘妖魔’,待你以后修成仙人你就知道了,这话可不能乱说,被人听到了免不得要起些口角,当今修界如果哪个仙人在外这么说话,恐怕就要惹上不少麻烦。”

    “这是为何?”清风问。

    弥天真人道:“须知这人心才是最为险恶难测,这害人的事若是少了人类修者,岂不遗憾?当年就因为这事,妖魔修者同这人类修者,可是大动了几次干戈,后来谁都奈何不得对方,只好坐下来谈,最后折中取舍,再说起这类事时,要说‘妖人’之类的,总之得把这‘人’字带上才行。”

    清风听得目瞪口呆,道:“就这么一字之差,也值得大家斗个你死我活?”

    弥天真人道:“仙人么,这太平日子过久了,免不得都想寻点事做,难不成空有一身法力,只留着安享晚年么?而且这其中少不得有人在内推波助澜,说以才说人心险恶,你以后处世也需留着几分小心才是。”

    “就像你那师傅苍心子此次参加那修界联合的大会一样,你真以为这中州大地,连九十个仙人都凑不齐?”,清风这些天早就听无游子说了前因后果,所以弥天真人自然也知道此事。

    清风道:“不是说这仙人都闲散惯了,懒得领这苦差事么?”

    弥天真人不屑道:“苦差事?对你师傅来说或许真的是苦差事,至于其他人么……无非就是各方势力还未谈拢罢了,所以才会拖了这么久还定不下来。”

    清风疑惑:“如师祖这般说法,又何必找我师傅他们这些成名的散仙,岂不是平白占去许多名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