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师娘?

    更新时间:2017-07-22 02:54:32本章字数:3132字

    既然紫月府是法宝,也就难怪弥天真人会将那“区区二百多”的仙人不放在眼里了。

    这可是坐在人家的法宝里面谈事情,就好比两方谈判的时候,其中一方直接将刀架在了对方的脖子上,而关键是这刀你还看不见,对危险浑然不知,那这事情还有什么好谈的,还不是人家想怎样就怎样。

    想到这里清风眼睛一转,谄笑道:“师祖你看,这杀手锏能不能也教我几手,万一他日有那不开眼的打上门来,我也有几手防卫的手段不是。”

    弥天真人一摊手道:“不是我不想教你,而是毕竟这法宝特殊,钥匙嘛只有一把,应该是传到了你师傅手中,现在即便是我也无法开启那种种功用,所以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清风嘿嘿一笑,道:“死心倒也未必,待得他日,等师傅这府主当够了,到时候将位置传给我时,我岂不就能遂了心愿。”

    弥天真人冷笑道:“我劝你呀,这条心也死了吧,我估摸着苍心那小子会将位置传给明月,你呀若是好好讨你师姐欢心,没准还能混个夫人当当,多的就甭想了。”

    清风不忿道:“师祖这话可不见得吧,你看咱这紫月府,虽然历来人口不多,可这历代门主都是男的,师傅若是把位置传给师姐,是不是有些不尊重历史啊,难道咱这就没有点传男不传女的隐藏规矩?

    再说了,别看师傅平日里对我颇为严厉,还有那么点……有一点不待见,但是这事情不能只看表面,那严厉表面的背后是什么?是满满的师徒情谊啊,每次师傅瞪我的时候,我都能从他那圆睁的眼睛里看到丝丝暖意,师傅一看到我,哎呦,对我是那个喜欢啊,就别提了……”

    弥天真人无奈的一翻眼睛,“行了,行了,既然如此你就别提了,还‘丝丝暖意’?是眼睛里的红血丝吧?不过嘛,既然你非要较这个真,咱就好好说个为什么。你可听说过你师傅的师傅,也就是你那师爷,地鸣子?”

    清风微微有些奇怪,说的好好的怎么还提到自己这师爷身上了,不过对这从未见过的师爷清风可是印象相当深刻。

    可以说地鸣子就是清风成长中反面教材的典型,清风能清楚的记得,每次苍心子提起自己这师爷时纠结的表情,先是恭恭敬敬的提起地鸣师爷的道号,然后在语重心长的告诫清风,千万不要像他那样如何如何。

    弥天真人一看清风那憋笑的表情,就知道他应该对自己这大弟子的事迹没少听说,“看来他的事你也知道不少,那关于你师傅的那些便宜师娘,你也知道吧?”

    提起这事,清风脸上笑意更浓,急急点头,示意知道。

    按说像这样的花边故事,苍心子是不会对清风、明月提起的,奈何却被清风亲眼见到过,当时清风年纪还小,那一天在拜过师祖弥天真人的画像后,清风问苍心子,为何地鸣子师爷尚在人世,也要把名字立在这里年年祭拜。

    苍心子解释到,“这个嘛,你师爷他老人家在出去云游之前,执意要把名字写在这里,说是不会回来了,又怕待他死后消息传的慢,会少享了几年香火,所以提前立在这里,让后辈先拜着……”

    正说到此处,外面突然响起阵阵敲门声,这紫月府平日少有人来,就算有客来此,苍心子也会提前心有感应,所以这敲门声一响师徒三人都是一愣。

    就在这愣神的功夫,敲门声愈发急促了,接着一个女声传了进来,“苍心子!苍心子!还不赶紧滚出来给老娘开门。”

    清风还在心里纳闷呢,这是哪来的妖魔鬼怪,竟敢跑到这来撒野,却见苍心子一听到那声音,打了个一个激灵,急急忙忙的就跑了出去。

    清风、明月,也相当好奇这敢在苍心子面前自称老娘的到底是何方妖孽,便也连忙跟了出去。二人赶到时苍心子已打开了大门,也不等苍心子出门迎接,那人便自己走了进来。

    来人是个二十多岁的美妇,一身鹅黄的衣裳,进院后看了眼好似小厮一般立在门旁的苍心子,略带疑惑道:“苍心子?几年不见都长这么大啦。”接着话锋一转,“怎么耽搁这么久才来开门,可是不想见我么?”

    女子声音清脆,还带着几许童音,偏偏说出的话却又如同逗小孩一般。这场面看的清风心头一乐,满头白发的苍心子反被一个年轻女子先说“几年不见长这么大啦”,着实怪异的很。

    反观苍心子,对女子的话却没有丝毫抵触,在旁恭恭敬敬的道:“师……师娘说笑了,弟子哪敢不给师娘开门。”,一声师娘喊得干涩无比,似乎好久没说过这两个字一样。

    女子也不在意苍心子的语气,哼声道:“量你也不敢。”

    苍心子道:“师娘今日怎么有空到此,师傅他可是一同回来了么?”,苍心子说话同时向门外看去,似乎想看看是否还有他人在此。

    “行了,别看了,就我一人。”那女子说到。

    听到这话,可明显感到苍心子松了口气,也不知在紧张个什么。

    那女子接着又道:“近日我听说,你师傅走之前留下了名字,走,带我去看看。”

    一听这事苍心子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竟是犹豫了一小下,反是明月反应极快,一见那女子脸色不对,连忙拉着清风上前道:“师奶奶,明月和清风这就带您过去。”,说话的同时还偷偷踢了苍心子一脚。

    苍心子也被这一脚踢醒,连忙引路道:“师娘,这边,这边……”

    女子横了苍心子一眼,道:“这俩孩子倒是机灵,当真讨人喜欢,至于有些人嘛,哼……”,言外之意,显然就是苍心子不怎么招人喜欢了。

    苍心子心想,不招人喜欢就不喜欢吧,也不答话,只闷头引路。

    这院子平时也没多大,几步路的功夫就到了地方,女子进到屋内见最上首是弥天真人的画像,便先对着画像施了一礼,接着在下手处“地鸣子”三个字旁边,先写一小字“妻”,然后又写上了“云依”二字,想来“云依”应该就是这女子的名字了。

    做完这些,那云依方才重展笑颜,来回打量了地鸣子和自己的名字几次,以及那个略小的“妻”字,似乎深觉满意,这才拍手笑道:“不错不错,好了,如此就可以了。”

    却说苍心子此时可就没那么开心了,心想这师娘大老远的跑来,只为把名字写在师傅旁边,难到是师傅出了什么事?苍心子越想越觉不对,连忙问道:“师娘,难到师傅他……他……”

    云依一听苍心子那话,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不由再次横了他一眼,“想什么呢,放心吧,你师傅好着呢,最近还给你新添了几个小师娘,估计你还没见过,不过早晚有机会见到的,你也不用心急……”

    苍心子心道,我心急个屁,但面上可不能这样说,正想着这话该如何回答呢,就听云依突然话锋一转道:“不过嘛,这世道不古,人心叵测,难免有人图谋不轨,你这孩子又呆呆傻傻的,难不保就被人骗了,所以呀,以后若是有那上门自称是你师娘,而你又不认得的,估计就是冒名顶替的,到时你可记得要直接把这些骗子撵出去才是,也不用留手,直接打个重伤才好,但切记不要真的打杀了,你可晓得了?”

    苍心子知道这话听听就是,可万万答应不得,云依似乎也没有等他回答的意思,转身往外走去,边走边道:“我来此就为这一件事,如今事了我这就回去了,你也不必送我,但是记得若有人问起,千万不要说我来过,还有……”

    云依说到此处,又回身指了指刚才写下的名字,“还有这事也不要跟别人去说,至于是哪些人不能说,想来你也应该知道吧?”

    “师娘尽管放心,弟子晓得。”苍心子答道。

    云依满意的点点头,抬脚往屋外走去,似又想起什么,再次交代道:“尤其是不能……”

    “尤其什么呀?”一个声音懒洋洋的问到。

    “笨呀,当然是尤其不能让我……云……云螺师姐?!你,你怎么来了?!!!”,云依话说一半,突然惊呼一声,吃惊的看着院内。

    清风同样顺着声音向外看去,就见院里不知何时竟又来了一位女子,来人斜倚在墙上,手上抓着把瓜子,正有一搭没一搭的嗑着,看那脚边散落的瓜子皮数量,显然已经来了有些时候了,刚才那句,正是她问的。

    说起来,其实清风三人还要早云依半步发现来人,实在是紫月府历来人少,陌生的声音一出现就已注意到,反是云依吃了过于熟悉的亏。

    这人一见云依几人出现在门口,就随手将手中的瓜子洒了,拍了拍手便迎了上来,云依原本一只脚已迈出门外,一见她上前,便想抢出门去,哪想那人晃眼间就到了身前,反是云依一时间进不得退不得,只好再次问道:“云螺师姐,你……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