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风水宝地

    更新时间:2017-07-25 01:20:39本章字数:3162字

    “不必,太多了,我记不过不来。”弥天真人很干脆的拒绝,语气中带着些许的无奈,显然他这大弟子的行事作风,并不怎么符合他的价值观。

    “不过这下你该知道,为何你师傅不会将位置传给你了吧?”弥天真人说。

    “不知道。”清风回的简单明了。

    “笨,你这理解能力有问题呀。”弥天真人说。

    清风道:“这可不能怪我,你们一个个都活成精了,我年纪轻轻的怎么跟你比,再说了,有什么事就直说嘛,简简单单的多好,非要让人自己理解,我哪能猜准您的心思,这不是难为人嘛。”

    弥天真人放弃道:“算了算了,我还是直说了吧,由于地鸣子这小子给你师傅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所以我猜他有很大可能把位置传给明月,因为谁知道你小子以后会不会变成那样一个王八蛋。何况虽然你口口声声喜欢明月,可还不是一样跟别的女子纠缠不清。”

    “跟别的女子纠缠不清?!”清风惊讶,不忿道:“师祖,你可不能乱往我身上泼脏水啊,我对师姐那可是一心一意,情真意切的,再说了虽然我见过的女子不少,可基本上全是师奶奶,剩下的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哪有机会跟别的女子纠缠不清。”

    弥天真人道:“狡辩,证据在那摆着呢。”

    “证据?什么证据?”清风疑惑。

    “不承认是吧?我帮你回忆回忆,你看这女子你可识得?”

    弥天真人说完,清风脑海中便浮现一女子的身影,清风一看这女子,别说还真就认识,但说认识又不太准确,只能说是见过,但两人的关系却不是一句“见过”就能拎得清的。

    这身影,浣花宫,凌妙音。

    看到凌妙音的身形,清风一阵心虚,万万没想到弥天真人竟会提起这茬,养伤那几天,清风可是听明月重头到尾讲了一遍浣花玉符的故事,自然知道是怎么个情况,为此可是没少被明月奚落。

    无奈珠出现的那天,无游子左一句婚事右一句婚事,就差谈婚论嫁了,这么大的事明月姑娘哪能不放在心上,所以一有机会自然找武晓玉问个清楚,武晓玉得了明月好处,便将可说的都对明月说了。

    此后明月又去找无游子求证,对这师侄女无游子更是知无不言,至此明月才彻底明白是怎么一个状况,虽然心知无游子是为清风好,但为此无游子也没少挨明月的白眼,师伯的形象更是大打折扣,好在听武晓玉所言,似乎还有解法,明月这才安下心来。

    清风有些心虚的道:“师祖,这事情的前因后果你也清楚,须知这事可怪不得我,何况不是还有解法么。”

    弥天真人不屑道:“你真当锁魂情丝是那么好解的?”

    “很难么?”清风疑惑。

    “这事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弥天真人说道。

    “怎么说?”清风问。

    “说难,是因为若要无损的解开这锁魂情丝,需要用到几件宝物,其中有一样就是我见到都说不定会动心,你说浣花宫可会为一弟子,下这么大的本钱?”

    “那简单的呢?”

    “至于简单嘛”弥天真人说道这里笑了笑,“简单的方法,可就好办多了。”

    清风一喜,“如此那还有什么犹豫的,当然是怎么简单怎么来啊。”

    弥天真人道:“想简单办,这事可就要着落在你身上了,浣花宫肯定愿意,就怕你不肯呀。”

    清风一挥手,十分大气的说道:“瞧师祖说的,我清风又不是那小气的人,能帮自然要帮,何况这事可是关系着我的终身呢,师姐最近都对我不怎么待见了,若能早点解决自然是好的。”

    “既然你都这样要求了,我就勉为其难,教你个简单的法子。”弥天真人说道。

    清风笑道:“我就知道,以您老人家的见识,哪会没有解决的办法。”

    “那行,我说,你可记好了。”

    “嗯嗯!”清风竖起耳朵生怕漏了一字。

    弥天真人整理一下思路,说道:“这样,你明天沐浴净身,待到夜里丑时三刻左右,出府往北行二十里,那里有棵竹子,通体碧绿,跟这林内其它斑竹大不相同,估计你一看到就能识得。”

    “然后呢?”

    “然后在那碧竹不远,你仔细寻找,应该有一洞穴,以你现在的修为,在那或许会感觉有些阴冷,不过你不用怕,那里可是这斑竹林的地脉所在,真正的好地方。”说到这里,弥天真人问到,“我说的你可都记下了?”

    清风连连点头,“沐浴净身,丑时三刻,北二十里,碧竹,洞穴。师祖放心都记下了,然后呢,接下来该怎么办?”

    弥天真人道:“接下来就好办了,等你到了地方,先静下心来,待寅时一到,就运功自尽,待你死后那锁魂情丝无所依附,自然就解开了。”

    清风听得目瞪口呆,槽点太多,一时间还真不知道从哪吐起,足足楞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师祖,你玩我呢?!!亏我还一本正经的记个清楚,说到头来就是让我去死啊?!就真的去死,用得着折腾我跑那么远吗?还沐浴净身?干脆我现在就抹了脖子,咱爷俩同归于尽得了。”

    清风深感自己被耍,又急又气之下,也顾不得这么大呼小叫的跟师祖说话合不合适了。

    弥天真人也不以为意,颇有些语重心长的道:“你这孩子,怎就不理解我这一番苦心,需知那处地方可是真真的风水宝地,明日寅时也最适合入土安葬,老夫给你挑的这时辰,这地点,对你可是大有好处的。”

    清风心想,人都没了,还能有什么好处,虽然一百个不信,但好奇心作祟,仍忍不住气气的问道:“什么好处?”

    “别的不敢说,但足可保你后代人丁兴旺,辈辈荣华。”弥天真人自信满满的说到。

    “我还没后代呢!我兴旺个屁!我这就死给你看!咱爷俩这就一起上路,等到下了下边咱再见吧!”清风快要疯了。

    弥天真人淡淡的道:“老夫一缕残魂活到现在也是够本,反倒是你青春正好,风华正茂的,你若是看得开,我倒无所谓。”

    “不是吧,师祖,要不要这么绝啊?我可跟您说,我这人打小性子就烈,最受不得别人激我!”清风煞有介事的说到。

    弥天真人一愣,没想到这小子也有硬气的一面,正想着夸赞两句,就见清风口风一转,“唉,但谁让咱爷俩接触时间短呢,你不知道我也不怪你,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啊。”

    弥天真人没想到清风才这么会的功夫就露馅了,不耐道:“滚蛋,少在这跟我装英烈,我跟你说,你可听好了,刚才还真不是我戏弄你,你要知道这事儿若想简单解决只有两条路走。

    一,你去浣花宫好好讨那姑娘欢心,然后等你师傅备好聘礼,堂堂正正的把人娶进门来……”

    清风打断道:“师祖不必多言,这一条我是万万不会选的。”

    弥天真人道:“放心吧,就算你想选,浣花宫还不见得答应呢,你实力背景全无,师傅又是一介散仙,你真当浣花宫会如此轻易就将门人弟子交给你这个毛头小子么?要知道,对浣花宫来说那门人可是安身立命之本。

    不过既然你不会选,那就只剩下一条路了,就是刚才我说的,你若死了,这事自然就解决了,这办法我知道,浣花宫自然也知道,你敢保证她们就不会动了这心思?”

    一言点醒梦中人,清风此时才想到关键处,细细一想弥天真人这话,还真不是危言耸听,不禁有些心虚的道:“师祖,不会吧?路是人走的,办法可以慢慢想嘛,大家和和气气的不好吗?”

    弥天真人道:“就算浣花宫不会动这心思,但谁知道那姑娘有没有相好的男子,又或有那追求者怨你横刀夺爱,要知道你这一个散仙门下的小弟子,实力又弱的可怜,在某些人眼里,可是真真的简单好办呐。”

    “师祖救我……”清风眼泪汪汪的道。

    “所以呀,还是那句话,好好修炼,努力提升自己吧。”

    提升自己?清风忍不住思索起来。

    提升实力的方法无非就那几个,深厚的修为,威力足够的法术,功能强大的法宝。

    修为这东西讲究一个水到渠成,法术又跟修为挂钩,修为若是足够深厚,法术威力自然会提升,那么若想短时间内极快的提升自己,当然就只有法宝了,想到这里清风的心思再次活泛起来。

    “师祖你看,连紫月府这种能住人的法宝,您老都能制得,有没有什么炼器心得教教我呀?或者有没有之前炼制的极品法宝,给我几样,也好让那宝贝见见天光,免得明珠暗沉。”清风谄笑着道。

    “没有!”弥天真人没好气的说,同时心内也是有些无语,自己告诉清风好好修炼,也算语重心长了,可人家到好,转身就能给你扯到法宝上来,虽然不得不说,这是个提升实力的好办法,可这主次完全搞错了好不好。

    “再说了,谁告诉你这紫月府是我炼制的了?”弥天真人再次没好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