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无游子的土方子

    更新时间:2017-07-28 15:24:16本章字数:3167字

    听说纹心道长已经在讲堂等着自己,清风对明月招呼一声,便急匆匆的跑了过去。

    对这新认的师傅清风可不敢怠慢,毕竟接触时间尚短,若将自己误会成一个只会偷懒耍滑的人,今后不受待见可就糟了。

    虽然清风承认,自己确实没什么上进心,但这次不一样,符道本就是兴趣所在,而且难得纹心师傅愿意逗留几天指导自己,自然得把握住机会才是。

    要知道,就是在符仙门内,能得到纹心道长指点的人都不多,更遑论清风这种一对一的帝王级待遇了。

    这种吃小灶的机会可是很难得的,更何况,这小灶开的可是满汉全席,不把自己吃撑了,都对不起自己。

    虽说清风昨晚一夜没睡,但修道之人么,一两夜不睡也没什么影响,精神饱满着呢。到了讲堂,与纹心道长打过招呼,也不废话,直接进入学习状态。

    师徒二人,一个愿教,一个好学,相处倒也愉快。一晃就是几天过去,这师徒二人竟是片刻都未曾歇得。

    其间明月姑娘见清风学的热烈,好奇心驱使下,也去旁听了一会,可只一会的功夫就觉头昏脑涨,连忙急慌慌的退了出来。

    无游子问明月有何感想,就见明月轻拍着胸脯,惊魂未定的说了两个字,“要命!”

    毕竟时间有限,对于那些基础性的东西,纹心道长懒得讲,再说也没那个功夫,所以讲的都是一些心得体会,再就是一些技巧上的东西。

    纹心道长浸淫符道这么多年,所讲的知识哪是那么好理解的,清风因为底子薄,听的都是一知半解,更别说明月了。

    但是没办法,毕竟纹心道长也是一派之主,门中大小事务无数,哪能一直守在这里,当然是趁此机会能多教一点是一点,好在清风神识够用,管他懂不懂的,先记下就是,待以后清风将基础补上来了,互一印证,自然就能知晓其中道理。

    至于更多的,就只能等以后有机会时,在来指点清风了,“唉……时间紧迫啊!难得有个好学的……”纹心道长心下感叹。

    念及此处,纹心道长甚至想着日后有机会,让清风去符仙门住个三年五载的,凭自己掌门的身份,留个记名弟子在身边学习,想来别人也说不出什么。

    这念头一蹦出来,纹心道长越发觉得这想法靠谱,想着想着,不禁一拍大腿,“哎呦!”

    至此,纹心道长心里才回过味来,虽然此行时间短暂,但二人又不是一别之后永不相见,干嘛非要急在这一时半会儿的?清风不知道也就罢了,自己竟不自觉的就钻了牛角尖。自己这是急个什么劲啊,难到还想短短时间教个仙人出来不成?

    纹心道长“哎呦”的时候,好巧不巧的,明月姑娘正端茶进来,她哪知道纹心道长心中所想,听见这一句“哎呦”,不由一愣,问道:“道长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么?胃疼么?我有药。”

    “啊?”纹心道长被明月这一连串的问题,问的不知所措,正不知如何作答才好呢。

    就听清风在旁道:“哦,我去取药。”

    二人一问一答间,已经给纹心道长确诊了。

    而这只是个开始!

    “知道胃药在哪么?”明月问。

    “知道!”清风说道。

    “别拿错了,药房左排三层的抽屉里才是。旁边白色瓶子里装的可是‘锥心散’,道长胃不好,可不能再吃错东西了。”

    “晓得了。‘锥心散’是吧?不会错的。”清风还在思考炙心符画法中几处转折的功用呢,完全没有意识到,分心二用是会出人命的。

    纹心道长忍不住嘀咕道:“锥心散?锥心散不是毒药么?什么时候开始,这毒药也对胃病有奇效了?”

    纹心道长一不小心就被二人带偏了话题,心思还没转过弯来,竟没意识到,自己的槽点完全找错了方向。

    明月接过话道:“胃药!哪儿让你取锥心散了,我是提醒你别拿错了!”

    清风这才恍然道:“哦哦,胃药,好悬!险些弄错了。”

    见清风总算明白过来,纹心道长和明月同时欣慰一笑,总算松了口气。

    “这孩子……太不让人省心,这么简单的事也能弄错。”明月姑娘略带无奈的感叹道。

    “嗯……”纹心道长正想说些什么,突然回过味来,不对呀!这都哪跟哪儿啊?自己怎么就得胃病了?!

    “不对,不对,清风你先等等。”纹心道长一转过心思,连忙喊住要去拿药的清风。暗抹一把冷汗,还好自己清醒过来,否则,这要是等清风把药拿回来,可就解释不清了,没病也成有病了。

    同时心下纳闷,“这事情发展的好奇怪啊!?自己好好的,怎么就得胃病了呢?差在哪呢?”

    纹心道长还在心里分析自己得病的前因后果呢,就听明月在旁道:“道长?难到除了胃疼,还有哪里不舒服么?”

    一言点醒梦中人,听到这话,纹心道长在心里默默的一拍大腿,“对呀!胃疼!”纹心道长一喜,总算找到了病根了,这话题就是从这里还是跑偏的。

    “喏,听到了吧,是胃疼,还不快去拿药。”纹心道长还在默默欣喜呢,明月已经直接说话了。

    “哦。”清风应道。

    “停!停!我不是胃疼。”纹心道长总算反应过来,现在可不是思考自己为什么会胃疼的时候,跟这俩人说话,真是一刻都耽误不得,必须马上解释清楚才行。

    “哦?那是?……”

    见清风,明月二人同时疑惑的看向自己,纹心道长也不禁有些头大,二人的意思不言而喻,就差直接将那问题写脸上了,那神情摆明了就是想问,“你到底哪疼?”

    “我……”,一说到这个,纹心道长不由再次愣住,只说了一个“我”字,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心下也是纳闷,“这不对呀!自己怎么就胃疼了呢?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殊不知他这略微有点小纠结的表情看在清风眼里可就是另一个意思了,于是清风试探着道:“难道……”

    “难道?什么难道?”纹心道长情不自禁的跟着疑惑。

    清风道:“既然不是胃疼,师傅可是得了什么隐疾?”

    “隐疾?什么隐疾?”明月显然是被这两个字震撼到了,眼睛都亮了起来。

    “隐疾!?”纹心道长瞬间被这两个字石化了。

    “聊什么呢?这么热闹。”前辈高人无游子驾到。

    清风直接说道:“师傅他得了隐疾,身体不太舒服,我跟师姐正问呢,但是他好像有点害羞,就是不说什么毛病。”

    可怜纹心道长石化状态还没解除呢,就已经再次被清风确诊了。

    “哦~?”无游子意味不明的拉了个长音,神色古怪的上下扫了纹心道长两眼,似乎很想在纹心道长身上发现点什么。

    被无游子的视线一扫,纹心道长一个激灵已清醒过来,石化状态总算解除,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什么毛病都没有,身体好着呢。”

    纹心道长连说带比划,看那意思,似乎很想原地蹦两下,来证明自己健康的很。

    “你们两个不要胡说八道,道长堂堂仙人之尊,哪会得什么隐疾!”无游子正色道。

    纹心道长无比感激的看向无游子,心内感叹,“来的太是时候了!这围解的也太是时候了。”

    哪想纹心道长眼神里这点感激之情还没传达完毕呢,就听无游子用神识传音道:“小孩子不懂事,道长不必介怀,有什么隐疾大可对我诉说,我这里有几个土方子,可是很灵验的!要不要听听看?”

    “不必!”纹心道长拒绝的干脆。

    “真的很灵哦!各种隐疾,包你药到病除。”无游子继续劝说道。

    “师兄放心,健康着呢!真的!”纹心道长无比坚定的道。

    “真的没有难言之隐?”无游子仍不放弃。

    “没有!”

    “唉!好可惜……”无游子叹道。

    你可惜个球啊!纹心道长的内心很狂躁!别说自己没病,就算真有点隐疾,自己堂堂符仙门的掌门,什么样的灵丹妙药求不到?至于用你的土方子吗!?至于吗?至于吗?

    可惜纹心道长现在有气无处使,因为无游子已转对清风、明月问道:“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还聊到隐疾这上了?”

    听到无游子这问话,纹心道长也连忙平复下情绪,静待答案,说实话,其实他比无游子更加迫切的想要知道。

    明月整理了一下思路,想了想才说道:“我进来时见道长,又是皱眉,又是‘哎呦’的,所以,以为道长的老胃病又犯了呢。”

    听到明月这话,纹心道长这才恍然,原来是刚才自己暗叹钻了牛角尖,情不自禁“哎呦”了一声,被明月误会了。

    不过念及此处,纹心道长又忍不住纳闷起来,“哎呦”是有的,不过自己刚才有皱眉么?完全没印象啊!难到自己下意识的有皱过一下?印象好模糊啊,好苦恼!

    当然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是“老胃病”?难到自己得了胃病好多年吗?还有那个“又犯了”是什么鬼?为什么要说“又”啊?好烦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