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纹心道长的老胃病

    更新时间:2017-07-29 14:11:20本章字数:3126字

    可怜纹心道长还沉浸在自己的“老胃病”当中无法自拔呢。

    无游子已经恍然大悟道:“哎,原来是个误会啊!我还以为道长真有什么隐疾呢。”

    知晓了原因的纹心道长也只能无奈苦笑,随口道:“可不就是个误会吗!”

    哪想无游子一挥手道:“道长放心,只是老胃病而已,有药!” 然后转对清风道:“还不快去拿药。”

    说完,又似突然想起什么,连忙再次交代道:“药房左排三层的抽屉里才是胃药。旁边白色瓶子里装的可是‘锥心散’,道长胃不好,可不能再吃错东西了。”

    清风应道:“师伯放心,清风晓得。”不得不说,清风这次倒是机灵,完全没有搞错。

    听到二人对话,纹心道长好气啊!好想吐两口血给他们看啊!这对话好熟悉啊,你们商量好的吧?是故意的吧?绝对是故意的啊!

    至此纹心道长再也坐不住了,这事必须马上说清楚。没看才这一会的功夫,自己先得了胃病不说,转眼间就升级成老胃病了,而且还是反复发作的那种。若是任由他们继续说下去,估计自己离瘫痪在床也不远了。

    想通其中关节,纹心道长连忙解释起来,也不去阻止清风取药了,爱取药就去吧,他是想明白了,跟这几个人说话片刻都耽误不得啊,必须牢牢的掌握话语主动权,否则真的太容易被他们带偏话题了。

    纹心道长一刻不停,将自己钻了牛角尖的事,和一些想法统统说了出来。

    见清风、明月外加无游子,三人听完之后都是一副恍然状,纹心道长总算心下稍安,暗松一口气。

    听纹心道长解释完,无游子咂咂嘴,嘟囔道:“原来真的是场误会啊!”

    纹心道长原本下意识就想答一句“可不就是个误会吗!”,可话到嘴边突然想起,这对话好他吗熟悉啊,有阴谋!自己这话千万不能说出口啊!

    可这人嘛,下意识的反映总是比想法要快得多,幸亏纹心道长反应够快,眼看就要收不住势头,连忙暗运真元,硬是封住了咽喉处的穴道,虽然话已出口,但一点声音都没发出,在别人看来,也不过是张了张嘴而已。

    清风,明月二人哪知道纹心道长,在这短短一句话的功夫,想了这么多,做了那么多,唯独无游子晃晃头道:“唉!好可惜……”

    纹心道长好不容易才安稳下来的一颗心,被无游子这话一激,再次狂躁起来。

    可惜!可惜!你可惜个球啊!道长好气啊!好想掀桌子啊!好想戳着无游子的鼻子,问问他,你是可惜我没病,还是可惜我话没说出来,让你的后招用不上了啊?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吗?这种意味不明的话真的好讨厌呀!

    却说清风哪知道纹心道长这么复杂的心理活动,他见纹心道长张了张嘴,只当是纹心道长说了太多话,口干的厉害,又知道纹心道长说来说去,其实都是为了自己,于是连忙上前请纹心道长坐下,说道:“弟子有劳师傅费心了……”说着去拿明月刚才端进来的茶水。

    纹心道长心下一暖,心想,“不管什么时候,还得这徒弟好啊!懂得自己心思,还知道心疼师傅。”

    纹心道长暖心的想着,还有点小感动,想想刚才说了那么多话,被清风一提醒,还真有些口渴,见清风端过茶来,忙伸手去接。

    就见清风端过茶,接着刚才的话道:“师傅胃不好,又说了那么多话,还请歇歇,先喝点水……”

    纹心道长接茶的手一僵,闷哼一声,好似受了内伤一般。

    就这功夫,明月抢过清风手中的茶盏道:“道长胃不好,还是不要喝茶了,我去换杯水来。”

    ……

    纹心道长沉默不语,再次闷哼一声,伸手捂嘴,看看手心,没有血,心下稍安。

    伸手入怀,悄悄布下一张稳心符在胸口,今天似乎肝火太旺,总是动怒,这样不好,容易伤身,必须先冷静一下。

    纹心道长皱眉,思考……

    “刚才应该解释清楚了啊,是他们没有好好听我说话么?还是……?故意的吧?绝对是故意的吧!”

    “清风这孩子,等他到符仙门学习时……要不要先关他十天禁闭呢?算了,还是先关一个月吧。”

    “至于明月……这姑娘对符道没兴趣啊,怎么才能把她也骗到门下呢?”

    “无游子嘛……要不要给他弄个记名长老之类的当当看?然后在找个由头……有点难啊……”

    “这紫月府为什么要准备胃药呢?都是修道之人,身体应该很健康啊,是给谁准备的呢?”

    纹心道长皱眉,眉头越皱越紧,好苦恼啊,苦恼的同时……似乎……似乎有点胃疼,好疼啊……

    “道长喝水。”明月已端水回来。

    “药!”纹心道长咬着牙蹦出一个字。

    “啊?”

    “我胃疼……”

    “……”

    纹心道长走了,带着胃病走的。

    他怕继续待下去,就真的变成老胃病了,再严重点,真得点隐疾也说不定,不过由此也大概猜到那胃药是为谁准备的了,为此很是同情了一波苍心子。

    而对明月思维的跳脱性,在之后几天,纹心道长也总算有了一个比较直观的了解,每每念及,也是不由感叹,“看着挺好的一个姑娘啊,怎么就这么有‘特点’呢?现在想想,这姑娘此前能连续正常那么多天,以至于自己完全没有发现,还真是难为她了”

    不过想想也是,毕竟是连眀颜珠这样的宝物,都肯拿出来与人分享,这样的人又岂能用常理度之。

    要知道,眀颜珠那美容圣品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效果实打实的不说,而且还是可叠加的,可不是像她说的那样,珠子太大自己用不过来,那真的是用一次美一次,虽然此后效果没有第一次使用显著,但提升还是有的。

    就是这么一件能让所有女性为之动容的宝物,偏偏人家小姑娘就舍得拿出来大家分享,按纹心道长他们事后分析,不管明月是天性使然,还是有意为之,都是很厉害的,别的不说,估计那几位女仙,今后每次照镜子时,都会念起明月的好处来。

    至于舍下这么大的成本,只是结交几位女仙,这事值不值得,明月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这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不过以纹心道长现在对明月的了解,估计她当时也就是思维随便跳了跳,然后傻大姐属性一犯,也没把那眀颜珠当回事,就像给小朋友发糖似的,直接就给分了出去。

    “不得不说,明月这思维跳来跳去的,还真的厉害,否则自己又怎会被折腾出胃病来?”想到明月,似乎这胃又不舒服了,纹心道长连忙往口中扔了颗药丸进去。

    当然了,纹心道长离开紫月府可不是这种玩笑似的原因,一来,就如前文所说,道长并非闲人一个,耽搁的时间已经够久了,而清风的情况暂时还是已补基础为主,何况有过那几天填鸭式的教学,也足够他消化很长一段时间了,再留下来也没太大意义。

    再者,就是纹心道长还要往量星阁走上一遭。此前给清风授课时,突然心神不宁,隐隐感觉有些事要应在清风身上,纹心道长一直将此事记在心里。之后道长也曾用“衍天符”推算了一下,但只能肯定有事要发生,但具体是好是坏就难以看清了,所以一定要找量星阁那几个老家伙好好推算一下,如此才能安心。

    正是因为这个,所以纹心道长在得了胃病之后,又耽搁两天,便告辞离开了。

    纹心道长在的这段时间,清风一直在全心学习符道,自身修炼可是断了好多天,虽然这符箓之道是清风兴趣所向,但也不能顾此失彼不是。

    符箓一道能为清风增加些安身立命的手段,但这符也不是随手一画就有效果,这里面可是要耗费真元的。

    而这真元从哪来?自然是修炼来的,所以弥天真人才会反复强调,自身修为才是根本。

    就好比符仙门,虽以符道为主,但也同样另有修炼的功法,否则这符就是画的再好,但是没有真元运转其中,岂不是白费?

    说的简单点,这符道就好比武功招式,真元则是内力。这招式再精妙,可若没有内力催动,也不过是个花架子罢了。

    翻译的再直白点,就是清风学会了新技能,但是,用技能得有蓝。

    于是在纹心道长离开后,清风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哦?你是说,晚上想在外面竹林里修炼?”无游子再次疑惑着问道。

    “是的,师伯你看可以么?”清风说道。

    无游子有些犹豫道:“这个嘛……确实这竹林内的雾气对你们修炼有好处,但这林内……”

    “我看这事不妥。”明月在旁打断道。

    “怎么?”无游子问道。

    明月道:“若是此前我也没什么意见,而且难得清风这么主动想要修炼。但是近日这林内雾气日渐浓重,在这雾中能不能守住心神都难说,如此情况怎能安心修炼,更何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