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福到了

    更新时间:2017-07-30 15:34:55本章字数:3122字

    “何况什么?”清风忍不住问道。

    “何况这林内幻灵横行,以清风的修为恐怕……不太安全。”明月犹豫一下,最终还是选了个比较委婉的说法。

    虽然明月说的委婉,但清风也大概能猜到她的意思,怕说得太重反而激起自己性子,但是自己向来都不是逞强之人,这点师姐应该很清楚啊,“难道是关心则乱?”清风心里有些小开心的想着。

    “清风你怎么看?”无游子问清风的意见。

    清风想了想,肯定道:“我还是决定试试。”

    明月张口欲言,显然不太满意这个答案。

    就见清风又接着说道:“我也知道师姐阻止,是担心我实力不够怕有危险,但我此行目的,也正是为了增进修为。我也不能总被师姐保护着不是?……”

    无游子点点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那就这么定了吧。”

    “我不同意!”明月坚持己见。

    “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无游子问清风。

    “就今晚吧。”

    “喂!我不同意!”明月再次乱入。

    “那趁着天色还早,去准备准备吧。”无游子说。

    “嗯!”清风应道。

    “小心些,还是安全为主……”无游子叮嘱清风。

    明月无奈的发现自己被无视了,自己的意见明明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啊!是气势不够吗?已经很斩钉截铁了吧!

    明月姑娘不开心,明月姑娘很生气。

    明月清楚的记得,清风此前说的是“有事与二人相商”,可事实呢?自己完全被排除在外了啊,这爷俩三言两语的就把事情定下了,自己连一丁点的存在感都没有啊。

    明月姑娘可不是纹心道长,会去思考自己为什么会被无视的问题,一直思考到憋出内伤为止。明月的反应向来都是很直白的。

    清风这边还在与无游子讨论一些细节呢,突然被明月从后面扯住了衣领。

    倒拖着清风,明月气冲冲的道:“担心你?你是不是想太多了,鬼才会担心你!”

    清风挣扎,奈何却挣不脱,直被明月顺地拖到院门处。

    明月一脚踹开院门,扔垃圾般将清风狠狠甩了出去,冲着院外喊道:“你想去是吧?时候不早了,师姐送你一程,这就去吧。”

    “师姐你听我说……”

    “砰”的一声巨响,将清风后边的话堵了回去,明月哪理会清风要说什么,只自顾着说完,便把门重重的关上了。

    巨大的关门声将清风吓了一跳,看看紧闭的大门,清风叹息一声,“好好听人说话啊……”

    就在清风感叹的功夫,那院门一开,明月再次现身门内,清风一喜,还道明月转过了心思,哪想明月仍然没好气的喊到:“翅膀硬了不需要我保护了是吧!?好啊!正巧我前几天见那北边林子里,有两个五大三粗的幻灵,高高壮壮的,挺适合你,不如你去跟他们拜个把子,结成异姓兄妹,以后就让他们保护你吧!”

    说完,那大门再次重重一合。

    看明月甩门时的力道,清风咧了咧嘴,虽然明知紫月府是件法宝,却也禁不住有些担心起来,心里估摸着,若是弥天师祖和苍心子看到这场景,想必要心疼死了。

    至此清风也算明白了,什么明月转过心思之类,真的是自己想多了。明月姑娘分明就是气没撒够,补刀来了。

    听明月话里话外的意思,分明是误会了自己之前的话,以为不想被她护着之类,其实清风哪有想过那么多,他只是想增加点实力,念着,今后或许偶尔也可以保护一次师姐罢了。

    清风略感无奈的摇摇头,这些天来跟纹心道长学习符道,让清风有生以来头一次认识到自己实力上的不足。

    由于有超高的神识做基础,所以清风的理解和学习能力也是超强的,可这也造成了一个特殊的状况。

    一些在清风认知中简单无比的符箓,偏偏因为修为不够,或是无法画出,或是画的艰难异常,一天下来也画不出几张成品。

    而想提升修为,清风自然就想起了弥天师祖所说的风水宝地,当然,清风可没有造福子孙的念头,不是真想死在那里。弥天真人后来不是也说了嘛,那里对清风修炼是有好处的。

    清风原想着自己如此上进,明月少不得会夸奖几句,但明月不仅极力反对,还发了那么大的火,这可就是清风始料未及的了。

    清风迈开步子,边走边摇头,想着明月之前的话,疑惑着,五大三粗,高高壮壮说的应该是男性的幻灵吧?可为什么让我结成兄妹呢?说起来,为什么要让幻灵保护我啊!?

    清风疑惑,但好在他知道明月的话,疑惑一下就可以了,没必要较真,因为较真的下场很明显,例如:有一个道号叫做“纹心”的老道长。

    却说明月关上大门后,气嘟嘟的喊了一声,“师伯!”那神情,那语气,显然对无游子站到清风一边十分的不满意。

    对这师侄女无游子也有些无可奈何,心知明月在等自己给一个合理的解释,只得道:“你先不要急,我等下再给你细说。”

    明月一愣,“为什么要等下说?”说完,突听身后门响,回头一看,见是清风推门回来了。

    一看到清风,明月这气就不打一处来,虽然也盼着清风转过主意,打消在竹林修炼的念头,但也心知这情况渺茫的紧,于是也不说话,只瞪大了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清风看,想在精神上给他施加点压力。

    清风本就没往别处走,自己这赤手空拳的,一点准备没有,真就这么到处乱跑,别说修炼了,没准真就变成给自己看坟地去了。

    所以,其实清风跟明月也就是脚前脚后的功夫,没看明月姑娘才说了一句,清风就推门进来了。

    不过明月这反应,当真有些出乎清风的意料,清风本已做好了被冷嘲热讽的准备,最不济,在被丢出去一次,也不稀奇,可这明月一言不发,只气鼓鼓的瞪着自己,这状况清风还真没想过。

    “师伯……”清风压低了嗓子喊了一声,又指指明月,“这是怎么了?”

    无游子一耸肩,示意自己也不知道。

    “是不是火气太大,把脑子烧坏啦?”清风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再次压低了声音问道。

    听到这话,无游子一乐,明月姑娘的精神施压法也进行不下去了,怒道:“滚蛋!你脑子才坏了呢!”

    “呼……”清风长出一口气,见明月恢复正常,总算放下心来,不得不说,其实明月刚才的方法还挺有效的,清风的精神压力真的特别大。

    “回来干嘛?”明月没好气的道。

    “不是吧,师姐,你还真想我死外边不成?我总得准备准备吧。”清风说道。

    明月冷哼一声,知道事情已成定局,心下惦记着无游子的解释,也就不再阻止,但仍是忍不住嘟囔一句,“哼……不想死就不要出去。”

    清风笑笑,没说什么,跟无游子招呼一声,便回房准备去了。

    过了不大一会,就见清风背了个麻袋出来。灰黑色的麻袋,足有一人多高,说是背着,其实那袋底还拖着地呢。

    麻袋中间印有一个倒写的“符”字,鼓鼓囊囊,满满登登,看清风吃力的样子,显是分量不轻。

    看到这麻袋,明月的心总算安稳了一些。

    这可不是普通的麻袋,做为纹心道长的御用麻袋,这不起眼的袋子其实也是一件低成本的储物法宝。说是低成本,因为内里空间不大,大约是正常麻袋的十倍左右,里面别的没有,装的全是符。

    巴掌大小的符箓,足足装了十麻袋,想想都让人头皮发麻。不得不说,纹心道长这个符道上的殿堂级人物,战斗风格可是很粗犷的,在给清风、明月讲当年事迹的时候,最喜欢用的一句就是,“当时,老夫抬手就是一麻袋打过去……”

    所以纹心道长这麻袋,在修界可是有名的很,江湖戏称“符袋”,但是更多的喜欢取个谐音,称它为“符到了”

    纹心道长临行之前,共留了三个给清风防身,按纹心道长的说法,“遇到那不开眼的,不用顾虑,只管一麻袋打过去,其他的自有为师给你做主。”

    纹心道长此举,等于是变相的给了清风一道掌门令牌,若清风真的跟人对上,别的不说,看到这“符到了”总得掂量掂量清风背后纹心道长的名头。

    “准备好了?”明月依然没好气的问。

    清风点点头,非常明智的没有开口,他太了解明月,这个时候不管说什么都很容易被嘲讽的。

    “熊样,跟个笨贼似的。”明月上下扫了清风两眼,略微嫌弃的说道。

    清风很无奈,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明月的功力啊,这师姐不顺心时嘲讽人都不用打草稿的,简直张口就来啊!问题是,这“笨贼”是什么鬼?自己不过是背了个麻袋而已。

    无游子也被这笨贼的说法弄得一乐,从手上摘下个扳指丢给清风,无游子笑呵呵的道:“拿着。快把你那‘符袋’装起来吧,笨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