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地脉之地

    更新时间:2017-08-02 13:55:16本章字数:3609字

    “是的,是生命!”无游子肯定道。

    明月听完良久无语,而无游子似乎也在感叹这天地的造化,不由也是沉默了片刻。

    又过了一会无游子才开口道:“这极阴之体转化的生灵,因为体内的阳气是由阴气生出,所以并不需要阳气,仍是只需吸取阴气就行,而这林内阴气最为凝练的是什么,你该知道了吧。”

    “是幻灵!”说到这里明月也有些明白过来了,“如此说来,一旦这生命蕴育成型,这幻灵对他来说,岂不是如同行走的干粮一般。那么这幻灵潮的出现……”

    无游子道:“不错,就是这么个理,幻灵虽是行尸走肉般的存在,但存在即合理,说它是一种我们无法理解的生物也不为过,是生物便有本能,所以当这种关乎自身存亡的大敌出现时,自然会聚集一起,消灭之!”

    明月苦笑,“所以这幻灵潮,并不是针对我们。难怪当年我跟我爹陷入其中时,就觉得它们似乎另有目的,只有附近的幻灵才会主动攻击我们。”

    明月说完,突然又似想到什么,不禁问道:“幻灵对这极阴的生命来说,本就是补品般的存在,难到还真能被幻灵靠数量堆死不成?”

    “‘靠数量堆死’是真的,但有一点你搞错了……”无游子摇头叹道:“因为幻灵并不是去攻击他的……”

    “那这幻灵是去……?”明月疑惑。

    “是去喂他的……”无游子说道。

    “啊?”明月惊讶。

    无游子解释道:“这生命孕育而出,本就是急需进补的时候,但又因刚刚成形,所以意识模糊,心智也不那么健全,猛然间见到这么多食物上门,哪会有什么顾忌,自然是先吃饱再说。

    可这幻灵本是人死所化,人与人之间岂会尽皆相同?所以这幻灵虽同为阴气凝聚,可这阴气也是不一样的,何况那阴气之中还带着死气。

    大量庞杂的阴气和死气被吸入体内,这生命就算能以幻灵为食,又哪能讨得好去?等明白过来,也是离死不远了。

    所以一旦这生命即将诞生,幻灵潮必成,要赶在那生命意识模糊的时候去喂食他,否则等到那生命神智清醒时,一个一个找上去,吃一个炼化一个,到那时可就晚了。”

    叹了口气,无游子总结道:“所以这幻灵潮,其实是一场战争,只属于幻灵之间的战争,一场靠着不停献祭自己,来争胜的存亡之战。”

    听到这里,明月这心里也是五味杂陈,也不知这情感上是偏向哪方更好,说到底,这两边皆是可怜之人,忍不住问道:“难到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还有师伯怎会知道的如此详细?”

    无游子道:“当然有办法,我们此行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此事。至于为什么我知道的这么详细嘛……”说到这里,无游子不禁笑了笑,“那是因为这极阴之体的幻灵,与你们紫月府可是有着很大渊源的……”

    “怎么?”明月问。

    “两个人,都是你认识的。”无游子道。

    “我认识的!?”听到这由不得明月不惊讶了,她认识的人本就有限,而又是与紫月府大有渊源的,那这两人,就只能是自己的身边人了。

    无游子也不卖关子,直接道:“你师爷,地鸣子,还有一个就是你娘亲了……”

    “我娘她……她也是……”得知真相的明月震惊不已,明月只知自己出生后不久,母亲就病逝了。所以对这从未见过的娘亲,明月偶尔也会幻想一下她是如何精彩的一个女子,但是这娘亲的出身,竟精彩到如此地步,这就是明月始料未及的了。

    这时就听无游子说道:“地鸣子刚化成人形时,正巧我和你师祖弥天真人在场,所以直接出手救下,后被你师祖收为弟子。对这其中因由,我们能知道得这么清楚,就是因为你那师爷地鸣子了。”

    说罢,无游子叹息道:“只可惜你娘她化成人形时,因为你师祖弥天真人下落不明,所以我和地鸣子按着一些线索追查出去,当时就只有苍心子一人留在府中。”

    “奈何他当时修为有限,待到发现不对赶到地方时,你娘却因吞食了大量幻灵,死气郁积太深,已经无法可解了。

    后来她自觉时日无多,不忍你爹他一人孤单,所以不顾你爹反对怀上了你,在生下你后,因身体虚弱,郁积的死气再也压制不住,所以不久之后就撒手人寰了。你爹因为此事一夜白头,再加当时为救你娘受的伤,所以才是如今那般苍老的样子……”无游子说到此处,见明月面色颇为沉重,不忍再说,心中也是唏嘘不已。

    明月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听说关于父母的事,从不知道这里面包括自己出生在内,竟有这么多的故事,好在她早就不是当年那个追在父亲后面要妈妈的小女孩了,何况早已悲过伤过,如今也已看开了,所以虽然心中感慨,但其实并没像无游子以为的如何伤痛。

    于是明月很坦然的问道:“父亲他为何会反对?”

    无游子道:“以你娘当时的修为,若是想突破最后一步修成仙人是很轻松的事,如此应该还能再坚持个十年八年的。不过以她当时的身体状况只能选择其一,如果选择生下你,为了避免怀胎时,胎儿被她体内的死气侵蚀,所以必须全力护持,待生产之后,压制的死气爆发,自然再无活路。

    可如果选择成仙,积郁的死气,会随着她仙体成型,彻底的混杂在体内,虽然能再坚持几年,却再也无法怀有身孕了。”

    很残忍的选择,明月听过后也不知如何面对才好,喃喃道:“为何要选择我呢?如果修成仙人,再坚持几年,说不定遇到些机缘,如此就能……”

    无游子自然知道明月想说些什么,打断道:“至于这原因嘛……你想听她的原话还是……”

    “当然是原话!”明月说道。

    “原话么……”无游子摸了摸鼻子,这才道:“你娘她说‘当然要给苍心子那王八蛋留个累赘啦,免得他在我死后到处沾花惹草。如今他带着个孩子,又是个再婚,哪还会有那傻女人跟他啊……’嗯,大概就是这样说的。”

    明月听完沉默不语,心中感叹,自己这娘亲果然是个很精彩的女子啊。

    无游子见明月沉默,于是也不再言语,两人跟在清风后面,默默的走了一会。

    此时已快到那地脉所在了,地面薄薄一层紫雾浓的化不开,风来,也只颤巍巍的晃晃,完全没有随风散去的意思,至此已经完全看不见地面的样子了。

    一路行来,幻灵出没的愈加频繁,好在只是各自无意识的游荡着,所以应付起来倒也简单,何况清风此时也反应过来了,自己此行是来修炼的,又不是来找幻灵打架的,赶紧找到师祖所说的地脉之地才是正理,所以遇到幻灵也是能避则避,只有实在避不过的才会出手。

    可就算如此,清风这速度仍是慢了下来,眼见着天色越来越暗,林里雾气也越来越重,可师祖说的那碧竹、石洞还没着落呢,清风也不禁有些心急。

    反观无游子与明月二人可就轻松多了,就算那幻灵在旁走过,也全如为未见一般,对二人理都不理。

    这却是此前无游子见幻灵越来越多,便随手抓了两个过来,也不知无游子用了什么手段,那被他抓到的幻灵竟眼见着缩小,及至最后变成两个光球一般,无游子合掌搓揉几下,再见时已是粉末般的东西。

    随手将那粉末洒在明月和自己身上,无游子道:“如此能省去很多麻烦。”

    明月有些不明就里,不过很快就发现幻灵已经对自己二人视若不见了,仔细分辨一下,明月惊奇的发现自己和无游子散发出的气息竞和幻灵别无二致。

    如此也就难怪幻灵不再纠缠上来了,想必是把二人当成同类了。很简单的原理,却是很高明的手段,明月甚至已经开始思考,要不要找无游子学习一下。

    却说无游子见清风到了此地后,便开始无头苍蝇般四下乱转,心下已经了然,猜出清风这是找不准地方了,辨别一下方向,无游子对明月道:“跟我来,我们走这边。”说罢当先走了出去。

    明月跟上,疑惑道:“怎么?不跟着他了?”

    无游子信誓旦旦的解释道:“我猜,清风应该是听苍心子提起过地脉所在,知道这里对修炼有好处,所以才会一出府就往这边走,不过你看他现在四下乱转的样子,显然是找不准方位,所以我们直接到那边等着就是。”

    有无游子带路,又没幻灵纠缠,二人行进起来,可比清风要快得多了,又走了一会,无游子道:“快到了,就在前面了。”说罢加快了脚步。

    明月在后面快步跟上,转过几根竹子,突觉眼前一片开朗。

    一直弥漫在林间的紫雾,到了此处竟全然不见,地面也恢复了本来的颜色,重新显露出来,前方一根碧竹孤伶伶的立在那里,通体碧绿,在这斑竹林中是那么的与众不同,以这碧玉般的竹子为中心,周围百丈的范围一片空旷,再无其它竹子存在。

    看到这竹子,明月也不禁有些呆滞,长这么大她还是头次见到有竹子能长得如同参天古树似的,足有两三人合抱粗。

    离这竹子不远,地势突兀的隆起,好似有一个几十丈方圆的馒头藏在那地表之下似的,不过自从知道这地脉之地的神奇之后,明月反觉那隆起更像是孕妇怀胎十月的肚子。

    隐约可见其上似乎有个洞口,不过天色幽暗,离的又远,所以明月看的也不是特别分明,明月一指前方问道:“师伯,这就是那地脉所在了?”

    无游子道:“不错,走,我们先过去再说,估摸着清风那小子也快找过来了。”

    两人来到近前,明月一看,见果然有一洞口,颇为宽阔,进到里面,虽有些阴冷,但并没有一般山洞那种潮湿的感觉,相反地面还有些干燥。

    又向前走了不远,四周再次开阔起来,如此再细一品味,只觉好似一个极大的石土罩子,扣在这里一般。

    最靠里的石壁处,一大团紫雾纠缠一处,不停翻涌着,也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东西,明月对着前方一打眼色,见无游子点点头,心下了然,已经有极阴之体孕育其中了。

    “喂!里面有人吗?”突然一个声音从洞外传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