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外在的干扰

    更新时间:2017-08-07 12:02:35本章字数:3084字

    却说那女子在清风“喵?”了一声后,似也呆愣了片刻,紧接着突然松开清风手臂,跌坐在地哇的吐起血来。

    那血,自然是清风的,至于原因嘛,就不知道是因为吃错了东西,还是被清风的“喵”给刺激到了,又或两者都有吧?

    吐过之后,女子似又清醒几分,站起身,刚欲开口说话,却突然一转头“呸呸呸……”似乎想将口中残留的几分血气都吐干净。

    “你够了啊!不要得寸进尺啊!”在清风看来,女子这举动绝对是嘲讽,典型的侮辱人嘛。不就是喝了点血,你至于吗?刚才咬手指时,清风自己又不是没尝过,虽然不是很清甜,但也不用反应这么激烈吧!

    直将最后一丝血腥味都吐尽,女子这才开口道:“让开!”

    “不让!”清风坚定拒绝道。

    通过种种迹象,清风此时也已经意识到了,这女子绝对是幻灵克星般的存在,但不管是什么存在,在清风心中她都是一个“人”,如此,清风就绝不会允许她去吃幻灵这种东西,尤其还是她明显失去理智的时候。

    她说过自己很饿,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清风可以理解,饿了当然要吃东西,但是吃幻灵清风就不能理解了。开什么玩笑,那玩意是人吃的么?那玩意是吃人的吧!

    所以清风就是要阻止她,尤其是她还不清醒的时候,就算想吃幻灵,也得等清醒之后,说出个所以然来才行。

    极度的饥饿感压迫着神经,逼得人发疯,女子见清风不让,神色再次狰狞起来。

    清风下意识的就想再“喵?”一下,却见女子突然攻了上来。

    清风无奈只得去挡,几招过后,心下也是暗暗吃惊,女子速度极快,拳脚生风,单看实力,似乎比自己还要高上不少,何况还有外因在不停干扰清风的注意力,所以清风应付起来也颇为吃力。

    而这外在的干扰,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毕竟女子身上只裹了一件道袍,这一动作起来,难免总有几分春光在清风眼前乱晃,清风虽已紧守心神尽量不盯着看,但这眼神还是会不由自主的闪烁几下。

    对这女子的实力,不仅清风觉得心惊,连明月也感几分意外,于是问道:“师伯,这人……”明月说到这里一顿,转口道:“这狐狸精,怎么一出生就有这么高的修为?”

    明月姑娘的不高兴向来都是直接表达出来的,之前清风跟那女子在雾里牵牵扯扯的,明月就已经很有意见了,这会再看到清风那闪烁的小眼神,心情更不必说,所以在称呼上当然要带着情绪了。

    好在明月姑娘也是讲道理的人,知道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总不能让清风闭着眼睛去跟人动手吧?

    有此种种在前,再加女子那过于精致的容貌,明月对这女子自然喜欢不起来,更是下意识的将女子归类为对头般的角色,至于为什么,明月自己也不清楚。

    明月不清楚,无游子身为过来人看得倒是明白,心知明月姑娘这是吃醋了,于是接着明月的话道:“她有这样的修为是应该的,细说起来还算是有些低呢。”

    “天生就是这样的修为,这还算低?”明月惊讶。

    “以你看,她现在实力如何?”无游子反问。

    明月想了想道:“与我大概伯仲之间。”

    无游子点点头道:“不错,都是接近准仙人的实力。”说罢,摇了摇头再次说道:“可你要知道,当年地鸣子,可是一生出就是仙人的实力。”

    “天……天生就是仙人?”明月险些惊掉了下巴。

    无游子道:“不错。有道是仙分五品,天、地、神、人、鬼。其中,倚天出天者,是为天仙,而地鸣子恰恰应了这几个字。由天地孕育而成,复又夺天地之造化,所以此前我才说他是真真的天选之人。”

    明月听了不禁咋舌道:“如此对比下来,这女子的实力还真有些不够看呢。”

    无游子道:“像地鸣子那样的毕竟是少数,就是当今修界也找不出几个来。不过这女子的实力按说也不应如此,想必是被清风惊扰,所以提前醒觉,否则按我推算应该还需两天时间才能吸尽雾气完成化生。

    你看,她现在虽然真元充沛,修为也是有的,但完全不会运用,只是在凭借着身体本能战斗。应该就是因为那最后的阶段没有完成的缘故,所以才会连一些基础的真元运转都不懂。

    清风也是因为不想伤她,这才没有出手反制,不过也亏得如此,我们才能在这安静看戏。”

    明月点点头,无游子说的不错,眼见清风没什么危险,二人也懒得现身,确实已经进入看戏模式了。

    又向场中观望一会,见仍没什么变化,女子虽然修为略高,但全无章法套路,而清风也确如无游子所言,因为不想伤到女子,所以只好勉力支撑。

    于是微感无聊的无游子再次开口道:“刚才你说‘狐狸精’虽然不太好听,但也不能说是全错,以这女子的相貌,估计今后也是个祸国殃民的主。”

    明月冷哼一声,有些不置可否。

    无游子笑笑,“知道地鸣子为何有‘古今博爱第一人’的名头吗?还有,知道你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师奶吗?”

    有八卦!明月眼睛一亮,忙问,“为何?”

    无游子道:“这就跟他们的出身有关了。”

    明月一愣,指了指前方的女子,疑惑道:“他们?”

    无游子点点头,“不错,就是他们。”

    明月了然,看来无游子要讲的并不是仅仅是地鸣子师爷的事,而是关于这极阴之体的事。

    无游子解释道:“咱先说相貌,这极阴之体,本就是秉天地灵气所生,而天地即是这世间万物,所以这万物的好恶,自然也就是天地的好恶,所以这容貌还用说吗,有天地在其中做手脚,自然是怎么精彩怎么来,虽说长相上大致会留有一些生前的影子,但总的来说无一不是出彩之极。

    再说体质,所谓‘男主阳,女主阴’这极阴之体,本就更喜阴气,所以天生就更加亲近女子一些,而同样的,女子对这极阴之体也很难产生抵触的情绪。

    就好像现在这个女子,不知你发现没有,你或许会不喜欢她,却很难讨厌她。”

    明月仔细想过后,缓缓点头,认可了无游子的说法。

    无游子接着道:“所以你想啊,你那师爷地鸣子,本就长得好看,又喜欢往女人堆里凑,偏偏众女又对他讨厌不起来,而他又是个温柔体贴的性子,对每个女子都是呵护备至,这一来二去的,你说他身边的女子还能少吗?”

    明月听完,仔细想了想,过了会突然斜眼看着无游子道:“师伯,你就明说吧,你到底收了我那师爷多少好处,怎么到处为他开脱啊?花心就花心吧,跟体质有什么关系,有像你这么帮他甩锅的吗?话说就这段说辞我已经听过好些个版本了。”

    无游子讪讪的笑了笑,仔细回忆一下,这说辞,好像还真是当年地鸣子说给自己听的,不过有没有收取好处可就不记得了。

    无游子略显尴尬,正想着解释几句,突见前方又出变化。

    清风与那女子缠斗良久,心神专注之下早已忘了初衷,女子动作又快,实力又高于自己,虽然只是拳脚,但清风也不敢真的挨实几下。

    突然女子一腿扫出,清风眼见无法抵挡,无奈之下只得跳起空中。哪知那女子竟跟着跃起,再次攻来,清风急中生智,一脚横踢身旁的幻灵,在空中借力窜出,这才堪堪避过。

    可就在闪过女子攻势的一瞬间,清风突觉不对,转头一看,见那女子的目标果然不是自己,而是站在不远处的一个高高大大的幻灵。

    清风瞬间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原来这女子竟耍了个心机,先用缠斗来麻痹自己,当自己被带入惯性思维的时候,这才突然发难,显露出真正的目的。

    可现在才想明白这些已经迟了,清风这边刚刚回落地上,那女子却已经可以触及到那高大幻灵了。

    女子或许是饿极了,从半空直扑而下,也不等落地,身在半空中,就已一手搭上幻灵肩膀,另一手按向头颅,略一仰头直往那幻灵脖颈间咬去。

    来不及阻止了吗?

    不!来得及!清风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落地的同时左掌前伸停在空中,右掌却向地面拍去。

    “缩地符!”

    掌心似有微弱的火光一闪,清风再抬头时已身在那幻灵身边,

    可这样依然不够!

    但清风也同样知道这还不够,但是他还有之前伸在空中的左手。

    在缩地符将清风送至此处的时候,那前伸的一掌已然贴在了幻灵身上。

    “换形符!”

    微弱的火光再闪,灰黑的符灰从掌间落下。

    还是那个一掌前伸,一掌拍地的怪异姿势,似乎没有动过,但是那人却变了,保持着这怪异动作的,是幻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