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四章 惨绝人寰

    更新时间:2017-08-11 14:15:27本章字数:3322字

    灵希跟在清风后面进到紫月府,见院中站着二人,其中一老者,看着颇有几分江湖骗子的味道,在见到自己后点头笑了笑,看来应该就是清风口中的无游子师伯了。

    另一位少女,明艳照人,漂亮的不像话,一见自己就迎了上来,灵希知道这必是清风的师姐无疑。

    于是灵希先开口打招呼道:“无游前辈,明月姐。”

    明月上前拉住灵希的手,大姐风范十足的说道:“见什么外,我是你明月师姐,那位是你无游师伯,你师傅道号苍心子,今后你就是我们紫月府的人了。”明月姑娘一开口就直接开始圈人了。

    灵希一见到明月,不知怎的就有种想亲近的感觉,于是也不犹豫,笑了笑道:“好!”一见面的功夫就已经入伙了。

    “跟我来,先换身衣服去。”明月说着已经拉着灵希往自己房间走了。

    在经过清风身边时,明月像似刚发现般,疑惑道:“怎么弄一嘴血啊,你这是吃了几个人啊?”

    清风摊摊手道:“师姐你开什么玩笑,就算我想吃,也得这竹林里有活人不是。”

    “哦?那这是受伤了?来让师姐看看伤得如何。”明月假意说道。

    清风心里一喜,难得师姐这么挂念自己,自然不会拒绝,大有一副拿伤口博同情的架势。

    明月漫不经心的瞄了一眼道:“这是被咬的吧?”

    清风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点点头。

    “谁咬的啊?”明月再问。

    听到这话,清风一愣,隐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却又有些想不透,可话已至此又不能不答,奈何这伤的位置太尴尬,实话是绝对不能说的,于是顺口道:“狗咬的!”

    清风话音刚落,后脑一疼紧接着就见地面越来越近,这力道有些陌生,绝不是明月的手段,而且这院内满打满算才四个人,出手的是谁都不用去猜。

    灵希出手将清风的头镶进地里,站起身拍了拍手道:“明月师姐,咱去换衣服吧。”

    明月笑着点点头,满意的领着灵希走了。明月对灵希的态度把无游子看的啧啧称奇,有些搞不懂的想着,这转变的也太快了吧,话说她此前的画风可不是这样的啊。

    清风双手撑地,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头从地里拔出来,满是苦涩的对无游子道:“师伯……唉,你先歇着,我也去换套衣服。”

    无游子挥挥手,“赶紧去吧!”

    清风回到屋内,找了身干净的衣服换上,就待出去找无游子问个明白,可路过镜子时随意的往里一看,却把自己吓了一跳。

    嘴巴附近满是干涸的血迹,看起来血糊糊的,还真跟吃了人似的,想想自己就这么个形象在外晃了半夜,而灵希跟自己待在一处竟然没害怕,也是够可以的。

    这形象终归难以示人,只得重新梳洗一番。收拾妥当,清风再次回到外面,见两个姑娘还未出来,清风跑到无游子身边坐下,先抓了块茶点在手,这才悄声问道:“师伯,昨晚的事你们都知道了?”

    无游子很坦然点点头道:“当然。我们是跟着你的。”

    “为什么?偷窥啊?”清风问。

    “滚蛋!谁稀罕看你。当然是担心你的安危才跟上的。”无游子说道。这次挡灾之行未能成功,无游子当然不会说实话,说不得以后还需另找机会。

    “这么说来,你们早就知道我会遇到危险了?”清风一下子就抓到了重点。

    “是的,因为我跟明月早就发现,要起‘幻灵潮’了。”

    “幻灵潮?”清风轻声嘟囔一句,不过想想昨晚那景象,也就明白了,点点头道:“还挺形象的”说完,再次问道:“明知道外面凶险,怎么不拦着我点啊?”

    无游子怪异的扫了清风两眼,“怎么没拦,明月不是反对好几次呢么。”

    清风哑口无言,过了会才道:“可您老不是没拦着么!”

    “明月都拦不住你,何况我了。”

    “那不一样。您是师伯,是长辈。所以师伯开口我肯定听的。”清风趁机表忠心。

    无游子咂咂嘴道:“正因为我是长辈,所以看你这么努力的想要增进修为,又怎么会阻拦呢?”

    清风再次被顶的无话可说,只得转换话题道:“情况那么危险都不救我?不会内疚吗?”

    无游子笑了笑,“很危险吗?我怎么没发现啊。以我看还挺香艳的。”

    “你们看到多少?”清风连忙问到,说起来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基本上都看到了。”无游子说道。

    清风神色一黯,总算知道这问题出在哪了,“那师姐她……”

    无游子自然知道清风想说什么,“如果没我挡着,你已经死了。”

    清风惊讶,“这么严重?”

    见无游子点点头,清风有些不解的疑惑道:“可她看之前这反应不像啊。”以清风对明月的了解,如果明月真被气得那么狠,绝不是只把自己踩进地里这么简单,估计等她出完气,直接把自己埋了还差不多。

    无游子道:“那是因为在路上已经撒过气了……”说着将明月把幻灵杀散的事讲了一遍。

    “唉!好可惜!”当听到明月最终没能迈过最后一步,清风也感到惋惜。

    “唉声叹气的,可惜什么呢?”明月刚出房门就开口问道。

    清风怕明月留下心结,不愿当她面提起此事,于是说道:“唉!可惜呀!我师姐美得惨绝人寰,却要等我十八年……啧啧……真的可惜……”

    清风也想明白了,既然昨晚的事都被看到,自己那“遗书”更不必说,干脆把事情挑明了,先把亲事定下来,最不济也先占个位置不是。

    明月脸上一红,啐了一口道:“谁稀罕等你,你那么忙,投个胎都能耽误了!”

    清风一乐,笑道:“若不忙呢?师姐可等么?”

    “你先死了在说……”懒得再搭理清风,明月回身拉出灵希,说道:“来,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美的惨绝人寰!”

    随着明月的声音,灵希被拽出了门外。

    见到梳洗打扮后的灵希,清风真的觉得用“惨绝人寰”四个字来形容,实在再恰当不过,而且灵希容貌上那份精致更胜此前,至此清风也知道为何两个姑娘在屋内这么半天才出来了,不用说,自然是眀颜珠了。

    不过在清风心里,其实还是更喜欢之前的灵希多一些,至于原因嘛,当然是穿着比较清凉,看起来也更诱惑一些,是自己喜欢的风格,清风有些流口水的偷偷想着。

    看着灵希越发精致的容貌,清风说道:“师姐,你那眀颜珠还有吗?给我也用用如何?”

    “你?”明月满脸嫌弃的说道:“你太惨绝人寰啦,给你也没用!”

    对明月那明显嫌弃的表情,清风也不以为意,摊摊手道:“那给师伯用点总行吧!我记得师伯当初还说要去浣花宫提亲来的,不如让老人家也提升提升形象。”

    说到无游子,明月显得有些犹豫,虽然这宝贝是无游子送的,但若让明月再送回去点,可是非常不情愿的,于是有些迟疑的道:“师伯……师伯就不用了吧……”

    清风对无游子一摊手,“师伯你看,她说你惨绝人寰……”

    “滚蛋!少拿老道找乐子。”无游子一脚把清风踢飞了出去,接着对灵希道:“过来吧,你对自己出身还有不少疑问吧,正好我给你说道说道。”

    灵希与明月上前,清风也从远处爬起跑了回来,无游子见人全了,对灵希说道:“你先说说看,有什么急于知道的。”

    灵希也不犹豫,开口问道:“浣花宫在哪?不知师伯相中的是哪位阿姨啊?什么时候去提亲,可不可以带上我啊?”

    无游子吐血,再次恶狠狠的瞪了清风一眼,却见清风对明月道:“师姐,我们也去,顺便还能帮师伯把把关。”

    明月点点头表示赞同。

    无游子很气,忍不住心想,你们上辈子是月老吗?就会操心这个!不过由此也看明白了,让灵希先开口绝对的失策啊,还是别让她问了,自己知道什么说什么吧。

    想到这里,无游子开口解释了起来,基本就是把昨天对明月说过的,又重复了一遍。

    待无游子说完,清风突然有些疑惑的道:“那师姐昨日夜里未能突破,恐怕……”

    无游子一愣,没想到清风又提起这茬,意外道:“哦?你有什么想法?说说看。”

    清风想了想道:“既然我那师娘与灵希是相同的出身,说明师姐也是有着这种血缘的,那么,会不会是因为在冲击仙境时,也被幻灵察觉到类似的气息,所以这才散去的缘故?”

    这时灵希也插话道:“嗯,我也赞同这个说法,我初见明月师姐就倍感亲切,或许也是与这同源同种的气息有关。”

    无游子听完,在心里略一分析,点头道:“有这个可能。”接着又称赞清风道:“没想到你看事情还挺透彻的,很有条理。”

    清风洋洋得意,“那是,你在这斑竹林里打听打听,谁不知道我清风是出了名的心思活络,头脑聪明!”

    灵希奇道:“这么有名?”

    明月连忙解释道:“别听他的,这斑竹林里一共就我们几个活人,算什么能耐。”接着又道:“好了,别说我那事了,不过是冲击仙人境未能成功罢了,这点小事算得什么。谁不知道我明月是出了名的天资聪颖,才貌双全,他日有机会随随便便就修成仙人了。”

    灵希忍不住疑惑,“师姐,你说的该不会也是在这斑竹林里吧?”

    明月点点头道:“可以了,斑竹林方圆数十里呢,已经很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