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最后的一眼

    更新时间:2017-08-13 18:45:46本章字数:3180字

    从怀中掏出一个用黑布包裹的珠子,看了眼那胡乱转着的指针,殷正平叹息一声,只得重新将珠子包好,小心翼翼的放回怀里。

    此物名为“司南珠”内里一长一短两个指针,一指方向,一指时辰,对殷正平他们这些挖笋人来说,极为方便好用。

    这珠子共是一对,两两之间不管隔着多远都能遥相呼应,原本这珠内该有一点红色游光,红光所指便是另一颗司南珠的方位。

    可不知为何从昨日起这司南珠便出了毛病,指示方向的短针四下乱转,全然没了用处,而指向另一颗司南的红光也消失不见,否则殷正平完全可以靠着两珠之间的呼应找准回家的方向。

    现在这司南珠唯一的功用就只剩下指示时辰了,可这又有什么用呢,难到待自己将死之时,看看可是吉时么?说实话,如果可以的话殷正平还真不想知道这个。

    随便选了个方向,殷正平信步走了出去,其实此刻的他早已断了生还的念头,之所以还没放弃,没有随便找个地方等死,只不过是他心中的一股执念坚持着,若是死前能见到一棵年份够久的竹笋,哪怕只是看一眼也好,也算是不虚此行。

    殷正平就这么漫无目的的游荡着,同时也在估算着自己还剩下多少时间,走着走着殷正平突然脚下一顿,停了下来。

    刚刚有那么一个瞬间,眼角余光扫过,觉得远处似乎有些异样,殷正平连忙转回身凝神细看,就见那极远处地势起伏间,隐隐现出一丝紫色。

    “紫色?”待看清之后殷正平不由一愣,过了片刻突似想起什么一般,向着那边疯跑起来,随着距离拉近,景象也越来越清晰,殷正平如同见到希望一般,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

    看着前方那深紫色的大地,殷正平不由自主的跌坐在地,失神的喃喃着:“……深紫之地……深紫之地……紫月谷!这里是紫月谷……”

    呆坐片刻,殷正平再次向前疯跑起来,一直到那紫色土地的边缘这才停下,到了近处殷正平发现,原来这深紫并不是土地的颜色,而是因为有一层极薄的紫雾覆盖其上,风来,也只颤巍巍的晃晃,完全没有随风消散的意思。

    看着身前这奇异的地方,殷正平心里已经咬定了,此地必是紫月谷无疑,而且他也实在不愿否定这个想法。

    关于紫月谷的故事,殷正平在孩提时也不知道听了多少遍。

    谁也说不准到底是何时起村里就突然有了关于紫月谷的传说,说是在这斑竹林内,有一片深紫色的土地,那地方叫做紫月谷,相传那谷里灵药遍地,百年生的竹笋随处可见,谁若是能找到那个地方,几辈子都不用愁了。

    起初这传闻只在村内流传,也没几个人真的信了,大多都是当做哄孩子的故事,直到一名修者冒死去那竹林深处,带了一个足有六十年份的竹笋回来,这传闻才被证实。

    虽说那修者为此去了大半条性命,不过所有人都大感值得,据说当年这也是曾轰动整个石青城的大事。

    就在这事发生后不久,有那么几个以炼药为主的门派联合上当地的一些修者势力,组织了好些个人手,浩浩荡荡的杀进竹林。

    “……就是将这竹林伐尽了,也要将那紫月谷给翻出来!”,每当父亲讲到这里时,都会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表情,学着那喊话人的语气喊上这么一句。

    “那后来呢?他们找到紫月谷了吗?”殷正平清楚的记得自己儿时的问话。

    “要说这修者的手段终是不凡,竟在那竹林里足足找了十五天……”说到这里时父亲又会一脸的羡慕,像他们这些不会法术的普通人若是没有些特别的手段,在这竹林内连一夜都呆不得,更别说是十几天了。

    这斑竹林每到夜里便雾气弥漫,淡紫色的雾气,若是不小心吸入一口,眼前便会幻象繁生,孤魂厉鬼,毒虫猛兽,简直是怕什么见什么,真在里面耽搁一夜,这人就是不死也得疯了,所以见修者竟能呆上那么多天,殷正平的父亲才会满脸的羡慕之情。

    “待到那些修者返回村内时,少了大半的人手,你别看他们去时个个意气风发的,回来时那叫一个灰头土脸,当时有那好事者上去询问,说是‘他们这些天来几乎翻遍了每一处山阴地穴,可愣是连那紫月谷的边都不曾见得,虽也挖了些竹笋回来,可跟那损失相比,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不是说要砍光竹子吗?”殷正平笑道。

    “就凭他们也想砍光这林子?这斑竹寻常刀斧难以伤得,听说,就算他们用法术都得费好大的力气才能放到一根,还砍光这林子?简直就是笑话……”,顿了顿,父亲正色道:“我跟你说,这修者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以后见到了,记得离他们远点。”

    “为什么呀?”

    “这群王八蛋,没找到紫月谷,反倒将附近林子的竹笋挖了个精光,这群蝗虫走了之后,整整一年大家都没什么收获,当时你娘怀着身孕,正是需要补身体的时候,可咱家全无进账,一点钱财都没有,若非如此,她岂会生完你便早早去了……”

    故事往往讲到这里就结束了,却已足够给幼时的殷正平留下深刻的印象了……

    “事到如今,只得进去走一遭了。”殷正平在心里默默拿着主意,现在只希望这紫月谷真如传说的那般灵植遍地,若是如此,或许自己此行还有转机也说不定。

    心中主意已定,殷正平回身找了处平坦的地方,翻出仅有的干粮啃了起来。

    考虑到这竹林一贯的德行,殷正平可不敢冒冒失失的便直接往里闯,就算里面珍宝满地,估计也绝不是什么善地。

    而且传说必定只是传说,谁知道是不是哪个妖魔鬼怪编出来骗人的,然后就等着像自己这样的傻蛋,给人当那送上门的口粮。

    吃完干粮,感觉歇息的也差不多了,殷正平从怀中摸出一扁扁的布包来,摊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打开,内里现出一张小巧的符纸,那符纸微微有些变色,显是有些年头了,不过保存得很好,连丝折痕都没有。

    这符原有三张,殷正平之所以能在这林内游荡三天全是靠的这东西,这符连同那对司南珠都是当年一个道人强塞给自己父亲的,具体情况父亲没提起过,所以他也无从猜想。

    提捏着符纸一角,殷正平引火将那符纸点燃,见那符纸完全烧化变成黑灰落在地上,殷正平连忙解下腰间盛水的竹筒,抓起符灰便往水中洒去,也顾不得落叶泥土一股脑的都倒了进去,生怕漏下了一星半点。

    准备妥当,殷正平看了看前方的竹林,一咬牙,迈步走了进去。

    走了一阵,殷正平发现这地方远比自己想像的要大得多,而且地势颇为平坦,也不知这紫月谷的“谷”字从何而来。

    斜阳西挂,天色已有些暗了,雾气早已升起,可殷正平一路行来仍没有任何发现,突然一阵眩晕感袭来,殷正平连忙解下腰间的水壶,抿了一小口符水,这才稍感清明。

    月移中天,殷正平靠坐在竹下,或许是这雾气的关系,林内显得有些昏暗,殷正平已经看不清周围了,而且他实在是走不动了。

    拿起竹筒晃了晃,已经没有多少符水了,殷正平想了想又将竹筒放了回去,似乎是时候放弃了。

    “看来只能到这了,也不知那‘谷’到底在什么地方,没能看上一眼真是可惜,唉……”,殷正平一直认为,既然这里被称做紫月谷,那么其间应该会有片山谷之类的地方,说不定里面便有自己没能见到的东西。

    望着天空那轮紫月,殷正平已理解到此地为何会以“紫月”为名了,原来在这里看到的月亮竟是紫色的。

    月亮很大,很圆,如果是在外面一定是个明亮的夜晚吧,殷正平在心内估摸着,可惜自己再也看不到了。

    “算了,就这样吧……是时候休息一下了……”殷正平心想,此时应该睡上一觉,然后在睡梦中平静的死去,这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阖上双眼,殷正平正待就此睡去,却突然想起自己似乎还没有看这世界最后一眼,自己的遗憾已经够多了,不能在增加了。

    如此想着,殷正平强打着精神再次睁开眼睛,有些留恋的向四下看去。

    林内昏暗依旧,殷正平无奈的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看清什么,原来即便睁开双眼,也只有黑暗,不过他依然转着头,最后的一眼,他想多看一些,即便什么都看不见。

    随着视线转动,忽然有什么东西划过眼帘,殷正平连忙回过头,仔细去看,这一看目光便再也移不开了。

    不远处,一点幽碧的清光忽明忽暗,好似萤火一般,可即便这样,在这昏暗的林内也足够显眼了。

    “怎么会有光,那是什么?”带着疑问,殷正平起身向那光源跑去,此时也顾不上有无危险,他只想一探究竟。

    行至半路,殷正平忽觉有些头晕,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殷正平心知是那符水效力要过了,连忙摸向腰间,哪成想一手摸了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