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意外的死法

    更新时间:2017-08-14 15:46:43本章字数:3319字

    殷正平暗道糟糕,竟将那竹筒忘在原地,回身一看,四处昏黑,哪还分辨得出之前是在哪根竹下停留。

    “算了,顾不得了。”殷正平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在这雾中坚持多久,此时已容不得他细想,连忙又向着那点幽光跑去。

    强忍着头部的不适,殷正平终于来到了近处,俯下身,借着那点幽光,终于把此物看了个清楚。

    小小一棵竹笋,大概拇指粗细,宝塔也似稳稳的立在那里,九节的笋身微微有些透明,通体泛着晶莹的紫色,唯独那最上一节是浓浓的绿色,那清冽的碧光就是由它发出。

    殷正平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小东西,狂喜之情溢于言表,长这么大还从未听说过有竹笋会发光。

    可这也恰恰难住了殷正平,他有些拿捏不准眼前这宝贝的年份。

    按他们挖笋人的经验,这林内竹笋生出便是九节,初时通体莹白,每过一年便有一节变成绿色,到第九个年头时正是通体翠绿,待到十年期满又会染上一层紫色,至此之后便要每过十年才会再生变化,每过十年便再多上一层紫色。

    若是按如此算法,面前这株共是八节紫色,那么便应该是八十年的灵物,可是就冲眼前这灵笋的异象,殷正平可不相信它只有八十年那么简单。

    看着看着,一个大胆的想法突然出现在殷正平心里,八十年是八节,九十年便应该通体紫色,那么百年呢?

    百年会不会就是眼前这株的样子?这念头一出现在殷正平的脑海便再也挥之不去,不管事实如何自己已先信了八九分。

    那么现在就是如何处理这宝贝的问题了,殷正平心里的首选自然是带回家中救父亲性命,但他心知这事不现实,先不说自己早已迷路,就这紫雾都不知何时便要了自己性命,所以这选项也只能在心中想想罢了。

    又或像自己之前想的那样,静静的死在这宝贝的旁边?待到若干年后,当别人发现这宝贝时,看到自己的尸骨,也不知会脑补出什么样的故事,怜我?叹我?敬我?又或……笑我?

    “得我宝贝,又要笑我!这等小人,我把宝贝留给他做甚么?”殷正平也不知道脑补出了什么画面,恨恨的挤出这么一句来。

    “唉,看来没得选了,这宝贝就由我享用了罢!”,殷正平满脸喜色的自言自语着,那样子哪有半分难以抉择,“呵呵,就是那石青城主估计也没见过这等宝贝吧……”

    殷正平说着话,手已伸向那百年的灵物,眼看就要将那灵笋采在手中,不想就在这时,殷正平忽觉后颈一凉,紧接着一股大力传来,瞬息间已被掀翻在地。

    殷正平仰面朝天还未看清情势,那来物已再次扑到他面前,这林内本是昏暗,可当那东西到了面前时,殷正平反觉明亮了几分。

    紧贴在眼前的是一张人脸,有些苍老的脸,可那又不是一个活人该有的脸,有些虚幻透明的面容,一点表情也没有,双眼空洞的摆在那里,似乎只为证明那是眼睛该在的位置,殷正平甚至感觉可以透过这张脸,或者说透过他的头,看清上面竹叶的样子。

    看到这张脸的瞬间,殷正平立刻知道了自己遭遇的是什么,幻灵,是幻灵!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殷正平心里才刚蹦出“幻灵”二字,那近在咫尺的人脸已向前一凑,殷正平只觉嘴上一凉,一人一灵两张嘴已紧紧的贴在了一处。

    殷正平心知这幻灵把自己放倒,可不是为了亲自己这么简单,情急之下也顾不得害怕连推再打,挣扎着想将这幻灵从自己身上弄下去。

    可那幻灵看似虚幻,却又有如实体,殷正平虽然每一拳都打在实处,可就凭他这普通的拳脚又哪伤得那幻灵分毫,就见那幻灵根本不为所动,仍自顾的吸着他这活人的生气。

    见拳脚无用,殷正平本能的就想跑,手一撑地,不想就这么自然而然的站了起来,这才发现,这幻灵尽管力大无比,却好似全无重量。

    可问题是,就算站了起来也全无用处,两张嘴依然死死的贴在一起,殷正平苦恼不已,突然几年前见过的一幕划过眼前,想到此处,殷正平也没心思细想此招能否有用,总之先试过再说。

    想及此处,殷正平连忙解下腰带,双手一绕勒上幻灵的脖子,接着手上用力,想着就算勒不死,能逼得它放开自己也好,殊不知若是面对活物此法或许有效,可对上这幻灵却全无效果,反而还落个裤子脱落在地的下场,只是现在命在旦夕,哪还有空顾那裤子去。

    也不知是不是殷正平此举惹恼了那幻灵,又或是烦他动作太多,就见那幻灵双腿一盘,绞上了殷正平腰间,接着一手搂他脖颈,一手绕他后背,将自己整个固定在了殷正平的身上。

    殷正平心内苦极,这下彻底无计可施,而且他此时也感觉到了,自己的生命力正在流逝,四肢越来越感无力,又扑腾几下,殷正平脚下一软,再也站立不住,带着身上的幻灵直直的扑向地面,将幻灵压在了身下。

    “原来自己努力挣扎的最后,也不过是跟这幻灵换了个体位罢了。”殷正平心里苦恼的想着。

    自从发现自己迷路之后,殷正平便曾想过自己的死法,饿死,渴死,累死,又或被这林内的雾气害死,当然被幻灵杀死也在他的考虑之内,只是他从未想过幻灵竟也有如此热情奔放的一面。

    说起来就这么被幻灵亲吻致死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安全无痛,细细想来还有几分香艳,只是身下这只老汉型的幻灵实在是有些煞风景啊,若是能换一个妙龄女子模样的就再好不过了。

    随着生命的流逝,殷正平的眼睛已有些快睁不开了,直想就此睡去,他现在连从地上爬起的力气都没有了,不过身体还在本能的挣扎着,尽管那挣扎看起来不过是尽本分般的动着。

    至此殷正平再无他想,只等生命流尽的那一刻了,哪想就在这时一句人声传来。

    “何方妖孽胆敢擅闯我紫月府,可是活的烦了么?”

    这一声对殷正平来说不亚于十个炸雷响在脑中,此时哪还有功夫考虑这里为何会有人的问题,一听到声音,便转头向那来声处看去,奈何这幻灵手臂勒的太紧只能转动少许,没办法只好斜眼上挑,尽力去看。

    就见话音刚落,便从竹后转出一个道装打扮的人来,由于天色较暗,再加上殷正平视角有限,也无法看清来人容貌,不过听声音应是一个年轻男子。

    见到有人来此,殷正平一颗心已不能用狂喜来形容,能在此地出没,又是一身道装打扮,怎么想这人都不会简单,看来自己这小命就着落在此人身上了,若非此刻有口难言,殷正平真想先高呼一声“恩人”以示谢意。

    这来人自不必说,当然就是清风了。

    清风一看清场中景象,连忙一扭头,有些羞涩的道:“原来是前辈在此办……办那个好事……”

    殷正平此时心急如焚哪有空分辨那话里的意思,见这人来了之后不先救人,还站在那自顾自的胡言乱语,当下更加卖力的挣扎起来,殊不知他这卖力又无力的挣扎看在清风眼里,可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于是就听清风说道:“难得前辈如此雅兴,小子在此实为不便,清风这便离去,免得扰了前辈的兴致,待前辈办完了事,清风再来与前辈探讨闯我紫月府的事情。”清风说完拱了拱手,然后转身就走,真是一点犹豫都没有。

    殷正平就是反应再慢,此时也知道清风言语里那几分羞涩是怎么回事了,见清风果然转身要走,殷正平气得差点一口老血吐在那幻灵脸上。

    虽说自己跟这幻灵的姿势是有那么几分暧昧,可也只是有那么一点相像而已啊,完全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啊!

    “呸!明明连像都不像!!!”对自己心里冒出的想法,殷正平忍不住啐了自己一口。

    “等我办完了事再来?等我办完了事就来不及了啊!!!”生死关头,殷正平也不知怎么就胡思乱想起来,对清风的怨念之深简直比这身下幻灵还要强上百倍。

    言语已无法形容殷正平此刻的心情,本道必死的局面,突然天降奇兵,给了他一丝生的希望,只是万万没想到这奇兵,竟“奇”成了这个样子。

    就在这殷正平万念俱灰之时,忽觉旁边一暗,忍不住斜眼一瞅,竟是清风去而复返,此刻正蹲在一旁好奇的看着自己。

    殷正平喜出望外,疯狂的眨眼、点头,用表情示意着清风,“是的,是的,就是你现在看到的样子,快点救命啊!”

    清风一脸懂了的表情,重重的一点头,一拱手道:“小兄弟果然不凡,刚才我就觉得你身下这个不似活人,仔细一看果然是幻灵,而且还是如此年老丑陋的一只,起初我还以为是自己眼花,直至刚才兄台点头示意,才知确是如此。”

    见这清风终于说到点子上了,殷正平连忙再次眨眼,示意清风说的不错。

    得到肯定的答复,清风咋舌道:“啧啧,兄台口味如此之重,实在令人佩服!佩服!想我此前还笑兄台饥不择食,连幻灵都不放过,现在想想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惭愧啊,惭愧……”

    虽然那清风似乎仍在念叨着什么,殷正平却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至此殷正平彻底死心,“……罢了,随它去吧……”。

    眼睛一翻,殷正平脑海中最后的念头是,“在斑竹林内被人气死,真的好意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