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咱俩不合适

    更新时间:2017-08-15 13:22:51本章字数:3244字

    殷正平只觉此生就要如此结束,眼看就要晕将过去,突然一股剧痛覆盖神经,也不知是谁突然从后面给了自己一下狠的。

    疼!真的好疼啊!殷正平此时甚至怀疑自己的头是否还是完好的,被这疼痛一激,殷正平一个激灵坐起,转身一看,入眼就是清风那还未收回的手,忍不住怒吼道:“王八蛋!我跟你拼了!!!”

    殷正平早就被这清风左一言右一语的气得不行,此刻又挨了这么一下狠的,一回头,见那清风正嬉皮笑脸的蹲在身前,立刻挥拳打了过去。

    见到拳来,清风也不避,伸手一格,架了过去,犹自说道:“兄台能跨越种族性别的偏见,跟这同性的幻灵搞事情,也是不简单,真乃性情中人,不过能像小兄弟你这样,不顾自己死活,搞的差点连命都搭进去,估计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清风实在打心里佩服的紧。”

    殷正平自动过滤了清风的胡言乱语,他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能把“性情中人”四个字用到这上来,心内总感觉怪怪的,不过此时殷正平也已发现自己能言能动。

    再看,见那幻灵虽然腿仍盘在自己身上,不过双臂已无力的瘫在地上,头部已被清风整个的按入地内,看那脖颈弯曲的角度,如果放到活人身上,那这人肯定是活不成了。

    而且细看,不仅那幻灵的头被清风按入地内,清风的五指也成爪状完全扎入了那幻灵的脸内,那幻灵一直毫无表情的脸上,此刻似也现出一丝痛苦之色,这手法却是清风从灵希处学来的,独对幻灵有奇效,免得每次遇到都要费上一番手脚。

    殷正平还是头次见这场景,不由转身看了眼清风,见那清风也在看着自己,殷正平有些赧然,按说自己此时应该道个谢,可是也不知怎么的,看着清风这张脸,“谢谢”两字就是有些说不出口。

    想来想去毕竟是人家救了自己,该尽的礼数还是要做的,想到此处,殷正平一抱拳就要开口。

    不想这时清风反倒先开口了,清风见这人犹犹豫豫的样子,忍不住问道:“怎么,心疼你这小姘头了?”

    看着清风那一本正经的样子,殷正平也不知他是说笑还是认真的,一句“谢谢”硬是被憋了回去,同时胸口一闷,怀疑自己是不是憋出了内伤,如果是的话,真的好想吐他一脸老血啊。

    见殷正平不吭声,清风疑惑道:“不是么?我看你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啊。”

    至此殷正平算是发现了,如果不答话,估计这清风会一直说下去,而且还指不定会说出什么来,连忙回到:“没有,没有。”

    “哦。”清风轻描淡写的应了一声。

    殷正平心中一喜,这清风终于打住话茬,不再提那令人尴尬的话题了,只是还没等他这喜庆劲过去,就听那清风又幽幽的甩来一句,“既然没有,怎么还不分开,可是还未尽兴么?要不……我再把它还给你?”

    “不必!”殷正平答的那叫一个简单明了、坚决果断,深怕清风再误会了什么,就看清风那神情,殷正平相信,如果自己回答说“好”,他绝对会把这幻灵还给自己。

    而且殷正平此时也已发现,幻灵那双腿仍盘在自己腰身上,再加自己跪坐在地,双手又好巧不巧的正按在那幻灵腿上,模样确实不太雅观,连忙起身挪了开去,动作迅速而冷静,深怕清风以为自己“还未尽兴”。

    哪知这不动还好,殷正平刚一起身立感头晕目眩,一个站立不稳,好悬又摔了回去,殷正平心呼不妙,余光一扫,见那清风果然正看着自己,嘴唇微张显然是等自己倒下,就要说些什么。

    要说现在殷正平现在最怕什么,还真是清风这张嘴,殷正平自认就连被那幻灵扑倒时都未曾怕过半分,可现在只被清风扫上一眼,顿觉心头一颤,殷正平也是果断的人,知道此时犹豫不得,啪啪两下,连抽了自己两个大嘴巴。

    借着这疼痛的刺激,殷正平提着裤子,硬是强打精神向旁挪了两步,这才一屁股坐在地上,虽是极短的距离,可坐下时已是气喘吁吁,冷汗直冒。

    短短两步,殷正平感觉浑身散了架般的难受,不过对此他却浑不在意,人生在世有时置的就是这口气,扭头看向清风,殷正平咬牙挤出个胜利的狞笑,心道,我看你还有何话说。

    清风却似未看出殷正平的挑衅,只是咧嘴笑了笑,然后,在殷正平以为没有然后的时候,叹了口气道:“唉……俗话说的好,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缘,我知痛在他身,疼在你心,可兄台又何必如此抽打自己,其实拆散你们这对鸳鸯,我清风又于心何忍……只是若不如此,恐怕难以保下兄台性命,还望兄台看开一些,千万不要做那傻事……”

    清风顿了顿接着道:“没想到二位一人一灵,短短时间便生出了如此深厚的感情,不愧是灵与肉的交融,果然厉害……只是眼下,你这相好肯定是活不成了,既然兄台不舍,还是趁现在多看两眼吧……”

    殷正平重重的往后一倒,满脸的生无可恋,“……罢了……随他去吧……”

    躺下不久,听得身旁响动,殷正平睁眼一瞧,见清风再次蹲在了自己身前,有心翻个身不去理他,奈何浑身酸软动弹不得,只好静静的看着,等那清风先开口。

    殷正平心里已拿定主意,若是这清风开口还是那些不着调的话,那也就顾不得什么救命恩人了,无论如何也得往他那清秀的脸上抡上两拳方才解气。

    此前殷正平也曾想过解释几句,以证自己清白,只不过这念头才刚出现,便被清风的胡言乱语抹杀了,殷正平也想明白了,跟这清风绝对的解释无用,而且很有可能越描越黑,索性就此作罢,由他随便说就是了。

    而且现在殷正平还有些拿不准清风的意图,大半夜的在此地出没,说话又颠三倒四,谁知他是不是什么妖怪变的,就算救下自己也不见得就安了好心,没准干的就是那狗嘴里夺食的勾当,等下就要把自己生吞活剥了也不一定。

    殊不知清风此刻也被身前这人看的发毛,见殷正平眼神怪异的盯着自己看,清风轻咳一声道:“咱先说好啊,我清风大好男儿,可不好你们男男之间那一套,你可不要把那歪主意打到我身上来,何况我清风自认仪表堂堂,咱俩不般……那个……不太合适。”

    殷正平听完心里那个气啊,“不般配”你就直说,还弄个不太合适,感情还挺照顾我情绪,怕伤了我心么?哦,你清风是大好男儿,难到我殷正平就不是了?还不要把主意打到你身上,你当我稀罕么?还有你那害羞的语气是搞什么鬼啊!

    清风一句说完,殷正平情绪瞬间爆炸,当下也未细想,脱口说道:“哼!放心吧,就你那文文弱弱的样子,哪个能看上你……”,殷正平说到一半,立觉不妙,再想住口已是晚了。

    果然就见清风如释重负道:“看不上就好,看不上就好……”

    就这时忽听远处一女声道:“就在那边了……”说话的功夫那竹后再次转出三个人来。

    看到无游子几人到了,清风拖着幻灵迎了上去,明月向殷正平这边看了一眼,开口道:“还真是个普通人啊,你们聊什么呢?远远的就听你说什么‘看不上’。”

    清风道:“哦,是看不上我。”

    灵希疑惑:“为什么看不上你?得罪人家了?”

    清风有些后怕的拍了拍胸脯,“幸亏看不上我。”接着又神神秘秘的说道:“我跟你们说,这人还真不是普通人!”

    明月再次向殷正平这边看了一眼,略感疑惑道:“不会吧?明明一点修为都没有啊。”

    清风也往殷正平的方向瞄了一眼,这才悄声道:“你们猜,我找到他时,他在干什么?”

    听到清风这话,连无游子都有些好奇,就见三人同时疑惑道:“在干什么?”

    “我到这时,他正在跟人做那不可描述之事……”

    “啊!?”三人同时惊讶。

    “跟谁呀?这附近再没有其他人了啊!”有人疑惑。

    “喏。跟它……”清风提起手中幻灵晃了晃。

    “不会吧!?”

    “真的,我还会骗你们不成。我跟你们说,开始我也不太信,后来我到他身旁看清之后,我问他‘这不是幻灵吗?’你们猜他怎么回答的……”

    “怎么说?”

    “又是眨眼又是点头的……啧啧!那场面,我都不好意思说……不堪入目啊!!!”说着转对明月道:“就跟咱俩小时候见到的那春宫图似的……”

    明月脸上一红,啐了清风一口,怒道:“滚!”

    清风连说带比划的讲着,一会指指殷正平,一会提起手中的幻灵给三人看,只把三人听的神色变幻不定。

    “你可看仔细了?”无游子问道。

    无游子有些不信,这段时间接触下来,老人家早就知道清风办事有多么不靠谱了,可看看殷正平的样子又由不得他不信,双手提着裤子,腰带散落一旁,幻灵吸阳气,可从没听说过还会解人裤腰带,扒人裤子的。

    这时明月突然在旁提醒到,“师伯,你可小心点,他好像挺喜欢你这类型的。”无游子听后心里一颤,看向殷正平的目光不由带上了几分戒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