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 大补之物

    更新时间:2017-08-16 15:09:11本章字数:3057字

    殷正平无力的瘫倒在地,听着清风在那添油加醋的抹黑自己,心里气的不行,话说你们在背后谈论人时,能不能不要这么光明正大啊?摆了一副窃窃私语的样子,偏偏声音大到想听不清都不行。

    还有那位老人家,你不要那么戒备好不好!我真的不会对你怎么样啊!你是不是听得太入戏了啊?还有你们那表情用不用那么精彩啊?已经复杂到让人没法形容了呀!

    殷正平很气,奈何被吸走了那么多阳气,此时连抬头去看几人都是勉强,哪还有力气争辩,可是就这么任由清风将自己形容成一个专对老年男士下手的色中恶鬼,殷正平真的好不甘心。

    尤其是发现那位被清风称为师姐的姑娘,在听了清风的话后,看自己时跟见了什么脏东西似的,殷正平突然有些恼怒清风,不知怎的,殷正平特别的不想被这位姑娘听到这些话,虽然知道清风那些话都是假的,可就算是假的也不行!

    “喂!你盯着我师姐看什么看!”清脆的女声,打断了殷正平的胡思乱想,殷正平转头一看,这才发现清风和另一女子竟到了自己身边,刚才开口说话的就是这女子了。

    被灵希一声呵斥,殷正平脸上一红,意识到自己失态,忙想解释几句,哪想这时清风已经先开口了,“放心吧,你忘了他喜欢什么样的了?”接着转对明月道:“师姐你让让,挡到人家视线了。”

    被清风这么一喊,明月看看自己所站的位置,像似突然明白过来似的点点头,连忙向旁让了一步,将被自己挡住的无游子显露出来。

    明月这一撤步,无游子的视线自然和殷正平对到了一处,虽只一眼,无游子却也忍不住后心发寒,就见老人家神色一凛,竖掌胸前,满是防备的道:“你看什么看!”

    殷正平惊叹明月美貌本就心中有鬼,此时被无游子一呵斥,当然不敢再看,连忙将头转向别处,这时就听清风在旁好意提醒道:“我劝你啊,千万不要打我师伯的主意,老人家可是不好你那口的。”

    殷正平知道现在这情况自己说什么都没用,好在清风也真的只是随便提醒一句,此时已转对灵希道:“交给你了。”说着将手中的幻灵递了过去。

    灵希接过幻灵,也不知是使了什么手法,就见那幻灵在她手中眼见的缩小,直到变成一个灰扑扑的小球,约有鸽蛋大小。

    小球虽不起眼,卖相也不太佳,却是殷正平被吸取的元阳之气所化,这手法只有深知幻灵弱点的灵希才会,所以当三人还在路上时,灵希在大致了解情况后,就告诉清风不要将那幻灵打散,这也是清风一直将那幻灵抓在手中的原因。

    所谓救人救到底,殷正平被吸走了那么多阳气,就算眼下无事也活不上几年,而且今后恐怕也是废人一个,因此趁着刚被吸取不久,及时将那阳气补回才是。

    灵希将那小球拿在手里,本要喂殷正平服下,不过略一犹豫后说道:“你来。”说罢随手将那小球抛给清风,回身去找明月说话了。

    殷正平一看灵希那神情,心下黯然,完了,自己已经彻底的被人嫌弃了啊!

    清风见那小球抛来,伸手一接,没接住,掉在地上骨碌骨碌就没影了……

    清风心下一惊,跟做错事的小孩子似的,也不敢吱声,连忙趴在地上仔细寻找起来,可这地面本就一层紫雾,又四下漆黑,还是这么一个灰扑扑的小东西,哪是那么好找的。

    又过了一会,站着闲聊的三人才发现这边似乎不太对劲,见清风爬在地上正四下摸索着什么,明月忍不住问道:“你干嘛呢?”

    清风不答,只急的一头汗,扔在四下摸索着,明月以为清风没听到,于是再问。就这时突见清风捡起一物,惊喜道:“哈哈,找到啦!”

    灵希一见清风手里拿的那东西,已大概猜出是怎么个状况,心里估算一下时间,提醒道:“赶紧的!若晚了,等会就由你背着他。”

    那小球里凝聚的可是殷正平的生命力,折腾这么长时间其内蕴含的生命力都要散尽了,清风若再耽误一会,这人等于是白救了。

    虽然灵希语气还算平静,不过清风一听那话就知道事情似乎不太妙,连忙跑到殷正平身边,“来!张嘴!”

    殷正平大概也猜得出清风要干什么,可他哪知道这灰扑扑的小球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一想到这东西是那幻灵所化,心里已先有了几分抵触,何况这东西在地上骨碌半天,上边还沾着土呢。

    而且殷正平也不想遂了这个一直抹黑自己的人的心意,于是冷声道:“干什……?”

    殷正平一个“么”字还未出口,清风已顺势捏住了他的脸颊,紧接着那个灰扑扑的东西便扔进了他口中,原来那句“张嘴”并不是征求意见,不过就是知会他一声,殷正平心道不妙,连忙就想用舌头将那物顶出去。

    哪知那清风动作极快,一手捏着殷正平脸颊,另外那只手一伸一引,指间已夹了一张水蓝色的符纸,也不见他如何动作,那符便自己扭了起来,扭了几扭便化做一团清水,被清风凌空抓在手中。

    清风将那团水往殷正平口中一拍,也不怕平躺的殷正平就这么活活呛死,接着又捏着殷正平的下巴动了几动,这才长出一口气道:“好了!”

    清风的动作极快,殷正平连那灰楞楞的东西是咸是甜还没尝出来呢,就已经被一口水给顺了下去。

    那东西才一入腹,殷正平便觉腹中发热,紧接着又变得极热,想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你给我吃的什么!?”

    清风并未立即回答,而是看了看灵希,见灵希点了点头,这才抹了抹头上的汗道:“兄台莫急,刚才那可是好东西,对你来说,于身于心都是大补。”

    对清风这套说辞,殷正平明显不太信任,忍不住问道:“真的?”

    清风只得解释道:“先说于身,你被幻灵吸走了那么多阳气,吃了这东西正好能补还给你。

    至于这于心么……你看,二位情深意切,奈何相聚短暂,今后更是阴阳相隔,天各一方,不过如今兄台服下它最后留下的这点精华,也算是他中有你,你中有他,生生世世永不分离,岂不是极好。”

    殷正平听完差点抽自己几个嘴巴,这不是闲的么,明知道这清风就会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自己还偏偏往这话题上引,不过听清风解释完,心里倒也信了几分,现在这身体确实好了很多,那极热过后,浑身暖洋洋的确实好受了不少。

    念及确实受了人家好处,殷正平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自动略过那“于心”的话题,说道:“既是对身体有好处,清风兄弟明说便是,又何必强灌我吃下。”

    清风道:“我怕兄台念及旧情不忍下口,没办法只好用强了。”

    “……”殷正平张了张嘴,感觉自己还是不要说话为好。

    又歇了一会,殷正平感觉身体恢复了不少,行动已经无碍,连忙起身将那腰带捡起,走到角落里重新系好,这才重回到众人面前拱手道:“在下殷正平,谢过诸位救命之恩。”

    清风自然也将己方几人介绍一遍,然后问道:“我看兄台不像是有修为的人,不知是怎么来到此处的?”

    殷正平刚要答话,突觉一阵头晕目眩,“我……我……”断断续续的说了两个字,殷正平脚下一软再次倒了下去。

    清风一惊,还当是自己那东西喂晚了,连忙上去摇晃殷正平的身子,慌道:“喂喂喂!你别死啊!”

    清风紧张不已,虽说这人是自己救下的,但若是因为自己没接住那小球,这种无比白痴的原因死掉了,这人命说不得就要算到自己头上了

    对这斑竹林内的状况最有发言权的自然非灵希莫属,见这人突然就倒了,灵希也连忙上前查看,然后说道:“放心,只是雾气吸得太多,被幻境所迷,晕死过去了。”

    听了这话,清风稍感放心,连忙贴了张稳心符在殷正平胸口,这时无游子开口道:“看看他身上都带着些什么东西。”

    情分一愣,犹豫道:“不太好吧?”

    “防人之心不可无。”无游子只淡淡的说了一句。无游子可是老江湖了,这辈子什么卑鄙的手段没见过,在拿捏不准这人来意之前,是绝不会掉以轻心的。

    说起来,这次若非殷正平误打误撞的闯入了地脉之地,老人家都懒得理他,这次之所以会赶来,全因清风正在此地修炼。

    更何况无游子明知有些不好的事要应在清风身上,那么保不准这人就是冲着清风来的,谁知道是不是浣花宫又或哪方势力要对清风下手了,若非如此的话,这竹林每年都困人无数,哪里救得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