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相信自己

    更新时间:2017-08-17 15:24:38本章字数:3249字

    清风在殷正平身上翻找一遍,除了一个蓝布包裹再就是一些随身的物件,打开包裹见里面是个鸡蛋大小的珠子,清风拿在手里看了看,发现并不识得。

    无游子接过看了一眼道:“司南珠,用来指示时辰和方向的。”说完又丢给清风道:“是那些炼器的做来骗钱的玩意,他这个里面的真元耗尽了。”

    清风闻言立刻失了兴趣,将司南重新包好就要放回殷正平怀里。

    这时无游子道:“等等,你这包的不对。”

    “怎么?”清风疑惑。

    无游子伸手接过,重新包了起来,开口说道:“注意点细节啊,笨贼!包裹的手法不一样,等他醒来,岂不就发现我们翻过他的东西了。”

    清风挠了挠头嘟囔道:“用不用这么小心啊?”

    无游子道:“人心险恶,以后你就知道了。”说完将包好的司南递给清风,重新放回了殷正平的怀里。

    无游子又四下看了看,指了个方向对明月道:“那边树下有个装水的竹筒,拿过来看看。”接着又转对灵希道:“四下看看可有什么遗漏。”灵希点点头走了出去,凭她对竹林的感知,做这事确实再适合不过。

    不一会的功夫,明月已将竹筒拿回,顺手还将那百年生的竹笋挖了,无游子接过竹筒打开看了看,递给清风道:“应该是符水,你来看看。”

    清风接过竹筒,拿了张定影符贴在上面,接着就见不断有水蓝色的光点从水内浮出、汇集,不一会的功夫就在竹筒上凝成一道符箓的形状,只不过模样有些残缺。

    清风仔细分辨后,说道:“功用上与稳心符类似,不过具体是什么符就不知道了,看着不像是符仙门的手法。”

    无游子道:“如此看来,他或许就是靠着这符水,才坚持到这里的。”

    清风犹豫一下说道:“可是依我看,以这符的复杂程度和绘制手法,显是出自高人之手,凭这符的功效来说,只需贴在胸前就足可让他在这林内坚持数天。如此化进水里,反而有些发挥不出功效……”

    无游子想了想道:“照你这说法,或许这殷正平真的是个普通人也说不定……”无游子说到此处,见灵希转了一圈回来,耸耸肩示意没什么发现,于是说道:“先将他带回紫月府吧,等他醒了问问再说。”

    众人点点头同往紫月府回去,这背人的苦差事,不必说自然是着落在清风身上,几人边走边聊,猜测着殷正平的身份来历。

    行至半路时,灵希指了指殷正平对清风道:“你说,如果这个人知道因为你没接住那小球的关系,害得他今后再也无法修炼,会不会恨上你啊?”

    “不会吧?真有那么严重?”清风有些不愿相信。

    “真的。”灵希点点头,“原本那幻灵被你制住,被吸走的阳气储存在幻灵的身体里,消散的比较慢,我们就是在那聊上一夜,也没关系,但是被我处理过后,消散的速度可就不一样了。这么说吧,你若是再多耽误一会,我看这人就不用救了。”

    听灵希解释完,清风心内有些发慌,忙问道:“那他现在的情况如何?”

    灵希道:“被吸走的阳气,大概只还回了四分之一,有些伤及根本,以他现在的状况,修炼是肯定不用想了,而且身体照比从前也要弱上一些。”

    清风有些自责道:“如此岂不是我害了他……”

    明月一见清风神色就知他在想些什么,宽慰道:“不要想太多,说起来他这命还是你救下的,何况他本就是个普通人,又不是修者,不能修炼也没什么影响。”

    清风叹口气道:“话虽如此,但终归还是我的干系,彻底断送了他的修炼之路,如果能有办法补救就好了。”

    “办法嘛,也不是没有……”无游子突然开口道。无游子话说一半,故意停顿了一下,见殷正平果然眼皮动了动,心知他早已清醒过来只是在假装昏迷。

    无游子心内冷笑,有意看看他什么反应,所以也不说破,接着刚才的话道:“不过就如灵希所言,这小子伤及了根本,何况他本就资质平平,如果想将他这身体调养起来,依我看只有‘药王山’的补阳丹和伐髓散才行。”

    清风喜道:“如师伯这说法,只要我能求来这两副药就行了!?”

    无游子嗤笑道:“就凭你?你用什么求?”

    清风一愣,“很难吗?两副药而已,药王山不会这么小气吧。”

    “云依你们都识得吧?”无游子突然说道。

    清风、明月不用说自然认识这师奶奶,连灵希都因为这名字写在第一位所以有点印象。

    见三人同时点点头,无游子这才道:“云依当年就是因为盗了这两样东西给地鸣子疗伤,所以才被驱逐师门,而云螺做为药王山新晋的护门长老,下山追杀二人也正是为了此事。

    说说看,你倒是用什么去求药王山给你这两样东西?靠脸吗?也像地鸣子似的,勾引个能为你叛门的药房执事回来?可据我所知,自从出了云依那档子事之后,药王山的药房执事好像都换成男的了。”

    无游子说完,清风好不尴尬,不用想都知道,这两样东西绝对是药王山的重宝,就凭自己恐怕还真难以办到,这时就听明月在旁道:“不要放弃,还没试过怎么知道结果!”

    清风有些感动的看了眼明月,心想,还是这师姐会心疼人,于是重重的点头,给自己打气般,“嗯!”了一声。

    见清风重拾信心,明月鼓励道:“这就对了,要对自己有信心,我相信以你的姿色,一定能成功勾搭上几个药房执事的!”

    清风险些吐口血出来,说好的心疼人呢!?这变的也太快了吧!同时又有些气自己太大意,自己以前可没有这么容易相信人的啊!看来最近的危机意识严重不足啊!

    就在清风暗恨自己不小心的时候,灵希突然接着明月的话道:“赞同!”说着拍了拍清风的肩膀道:“我看好你哦!展现魅力的时候到了,去把那些执事全拿下吧!”

    清风怒道:“滚蛋!就怨你!黑灯瞎火的往我这扔什么呀!”

    灵希哪是肯吃亏的人,立刻反驳道:“还怨起我来了,明明是你笨手苯脚的连个东西都接不住。”

    “我哪能想到你突然就丢过来啊!接不住也正常吧!”清风不忿。

    “放屁!我那又不是暗器,有什么接不住的!”灵希喊道。

    “怎么不怨你?你直接喂他不就得了,非要让我来!”

    “我嫌脏!”

    “嚯!你还知道脏?幻灵你都敢吃!这时候知道脏了?”清风嘲讽。

    “那能一样吗?”灵希反问。

    “怎么就不一样!”

    “我那是吃!他……他那是……”灵希指着殷正平急得脸色通红,最后总算想了个词出来,“我是吃!他那是用!能一样吗!?”

    “……”清风沉默。

    “……”明月沉默。

    “……”无游子跟着沉默。

    三人深深的被这个“用”字折服了,一个个满脸憋笑,过了一会这笑意再也憋不住,扑哧扑哧的接连笑了起来。

    “哈哈哈……”笑声在林间回荡。

    可此时此刻,有一个人却完全笑不出来,因为他就是那个引得大家发笑的人,他是殷正平。

    正如无游子所发现的那样,其实殷正平早就醒了过来,醒来后发现几人正在讨论自己,殷正平索性不吱声,听听看众人会说些什么,同时也在心里猜测着这一老三少的来历,虽然这几人看着不像坏人,但若是能多了解一些也是好的。

    直到听几人说起自身的状况,殷正平听后心情也是复杂无比,要说自己这条命确实是清风救下的,于情于理都不应有任何怨言。

    可就因为一个简单的“没接住”,就断送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殷正平真的好不甘心!

    试问在修者基数如此大的世界里,有哪个年轻人不怀揣飞天遁地的梦想。呼风唤雨、快意恩仇、长生逍遥,这样的梦殷正平做过无数次。

    甚至在少年时,在明知父亲不许他与修者有瓜葛的情况下,偷偷跑到石青城里想要加入一个小门派,恰巧那天有仇家上门寻仇,于是殷正平亲眼看着他那未过门的师傅,被人割断了喉咙,倒在血泊里无助的抽搐。

    殷正平吓得跑回了家里,第一次意识到修炼这条路似乎并不好走,但他没有放弃,他可不想一辈子守在这个偏僻的山村,挖一辈子的竹笋,这种浑浑噩噩的生活可不是他想要的样子。

    尤其是在见到明月之后,更加坚定了殷正平心里的想法。在见到明月的瞬间殷正平惊为天人,只觉这位明月姑娘,真如天空一轮明月般,光彩照人,同时又遥不可及。

    看到明月,殷正平不禁有些自惭形秽。可如果自己也能飞上天空的话,离那月亮也会近一些吧!天空之上,似乎那月亮也触手可及呢。

    可现在呢?自己的梦碎了,就因为“没接到”这么一个操蛋的原因,斩断了自己所有的梦想。

    而这亲手打碎自己梦想的人,是清风!

    就是他,胡言乱语的在两位姑娘面前抹黑自己,借打压自己来提升他的存在感。就是他故意接不到,把自己害成了一个废人。

    明明已经将自己拉上悬崖,却又转身将自己推进火海。殷正平好恨!恨清风!又恨自己的命好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