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有事相求

    更新时间:2017-08-18 19:21:04本章字数:3090字

    殷正平给自己加足了戏,对清风哪还有半点恩情,也不想想若没有清风救他,他早就是具尸体了。

    清风哪知道自己短短时间已经被人记恨上了,一路嘻嘻哈哈,一会气气灵希,一会拍拍明月的马屁,有他在场倒是热闹很多。

    唯有无游子能猜到几分殷正平的心思,老人家修行这么多年,可是经历过千年之乱的人物,什么样的人物手段没见过,向来喜欢从最恶意的角度来猜测别人。

    自从发现殷正平在偷听的时候,就已将他的想法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不过无游子也不在意,一个普通人而已,还怕他翻出天去。

    一行人回到紫月府,清风将殷正平背到自己房间安顿好后,以自己无处安身为由,硬要睡到明月房间去,最后被两位姑娘合力修理一顿丢了出去,无奈只得跟无游子在院内打坐一宿。

    却说殷正平在清风房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直到天蒙蒙亮才沉沉睡去,再睁眼时见天光大亮,拿出司南珠看了眼时辰,已过正午了。

    正这时忽听门响,接着就见清风推门走了进来,见殷正平已起床,清风问道:“前辈休息的如何?可好些了?”

    殷正平听到“前辈”这俩字就来气,面上却不动声色道:“清风兄弟若不嫌弃,叫声兄弟便可。这前辈二字,在下可当不得。”

    清风随口道:“兄台口味如此之重,一声前辈有何不可。”

    殷正平最怕的就是清风提起这茬,连忙岔开话题道:“还要多谢清风兄弟的救命之恩。”

    清风摆摆手道:“举手之劳,兄台不必挂怀。何况……”清风略一犹豫,直接说道:“虽说我救下兄台性命,却也害了你……”说着将殷正平的状况大致说了一遍。

    清风如此坦荡,殷正平也颇感意外,此时将自己的境遇再听一遍,虽说经过一夜沉淀,心情远没有初听时激荡,但总得装装痛苦的样子,于是叹道:“唉……清风兄弟也不必自责,若没有兄弟相救,在下已是具尸体,哪还能坐在这里说话。能捡回条命已是万幸,又怎敢奢求更多。”

    听殷正平这么说,清风反而更加过意不去,一抱拳道:“殷大哥请放心,我清风定会想办法让兄台恢复如初。我已问得方法,虽然有些难办,但绝不会就此不管。”

    都是年轻人,正是热血的年纪,殷正平见清风说的诚恳,心下也有些释然,“有兄弟这话足矣。”

    要说殷正平最怕的就是这些人撂挑子不管自己,见清风愿将这事揽下,自然开心不已,如此总算还保有一丝希望。

    而且此时殷正平也有些摸清了清风的性子,虽然会莫名其妙的胡说八道,却是个热心的人,于是连忙接着刚才的话道:“既然有些难办,清风兄弟也不要为难自己,或许这就是我的命吧!唉!”

    清风听了这话,更觉愧疚,有心安慰几句,但也知道一味安慰并不是办法,只得道:“今后若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殷大哥尽管开口。”

    殷正平略显犹豫道:“其实……为兄还真有一事相求。”殷正平见清风对自己改了称呼,索性顺着清风的话来,认下这便宜兄弟总不是坏事。

    清风微感意外,他本是顺口一说,没想到殷正平真的有事相求,不过清风本就心怀愧疚,倒也乐得帮忙,于是道:“哦?还请大哥说说,若是帮得上,自当尽力。”

    殷正平扭捏一下,过了一会才似下定决心般,“不怕兄弟笑话,我本有向道之心,苦于一直没有机会。昨日一见到无游子老前辈,只觉仙风道骨,为兄能遇见这等高人实感三生有幸,所以有意拜在老先生门下,侍奉左右,不知兄弟可否帮我美言几句?”

    “这个啊……”清风有些犹豫道:“美言几句可以,也算不得什么事。不过能不能说通师伯他老人家,我就不敢保证了。”

    殷正平喜道:“无妨。不必兄弟去说,拜师这事当然由我亲自请求方显诚意,兄弟只要在旁帮着说几句好话就是。”

    清风点点头,将这事应承下来。转头突见殷正平手中拿着司南珠,想起无游子昨晚说他这个里面的灵气耗尽,有意帮他一把,于是故意问道:“咦?这是司南珠吧?”

    殷正平顺手递给清风,苦笑一声,“是的,可惜坏掉了。”

    “坏掉了?不会吧……”清风伸手接过,运了点真元过去,见那司南珠果然动了起来,递还给殷正平道:“没有坏,只是维持运转的灵气耗尽了。”

    殷正平接过一看,见真的恢复了功用,自然开心不已,这东西对他们挖笋人来说确实重要,奈何价钱不菲,若是坏掉足够他肉痛一阵了。

    这时清风指着那司南珠内里的一线红光问道:“这红光是干什么用的?”

    殷正平心情大好解释道:“我这司南本是一对,又叫‘双南’这红光是指向另一颗珠子的。”

    清风听后兴趣缺缺,随意“哦”了一声,又说了几句闲话,清风给殷正平指示了梳洗的位置,又告诉殷正平有事可到屋外找他,交代过后便告辞离开了。

    殷正平看着清风那所谓的梳洗位置,心下对这修者的生活更加向往。就见墙上斜斜支出一个竹筒,在竹筒两侧的墙壁上贴有两排符纸,一排水蓝,一排赤红。

    用时倒也简单,只需取那水蓝色的符纸往竹筒上一贴,就会有清水流出。若是再贴上张赤红的符纸,流下的则是温水,再加张红符上去,则水温又高,当真方便无比。

    殷正平羡慕不已,只当修者都是这样神奇的生活,殊不知这是仅属于清风的便捷方法,简单的一张化水符,一张烈焰符,合在一起方便好用,正好用来造福自己。清风也正是因为在用符上有着这样那样的小手段,否则又哪会被纹心道长一眼看上。

    殷正平梳洗完毕,也不着急出去,思考着今后如何处理与清风的关系,毕竟是他把自己害成了这样,亏欠自己的,那么一定要把这层关系利用起来,也好弥补自己的损失。

    同时又想了想该如何组织语言来打动无游子,也好让他收下自己为徒。想到这个殷正平有些小兴奋,如果真能拜在无游子门下,那无游子不必说自然得想办法解决自己这身体的问题。

    有老人家想办法,肯定比清风那空口白话要靠谱的多,而且更能跟明月朝夕相处,天天相处下来,日久生情之类的也是很有可能的么。

    殷正平美美的想着,更加下定了拜无游子为师的决心,只可惜他千算万算却算漏了清风,连他殷正平短短时间接触下来都知道清风最擅顺嘴胡说八道,偏偏他就找了这么一个只会胡说八道的人帮他说好话,可不就应了那句“所托非人”么。

    却说清风回到院子,在无游子身旁坐下,无游子问道:“那人可醒了?”

    清风点点头,随口道:“醒了……咦?怎么没见师姐和灵希?”

    “在厨房呢。”无游子说完又问,“你俩都聊了些什么?怎么聊了这么长时间?”

    清风也没什么好瞒着的,自然实话实说,只把无游子听的暗暗摇头,不住感叹,“唉!还是太年轻,江湖经验太少啊……”

    如果清风也像自己一样知道殷正平偷听,那么直接将话说开,这样处理也算是一种选择,说起来也无可厚非。

    但你看清风那傻样子,一口一个殷大哥喊的那叫一个亲切,典型的一无所知的傻小子嘛,难到他就不知道,贱人都是惯出来的!?

    按无游子的想法,清风就应该摆出一副救命恩人的姿态,就算不求回报,也总得让对方念着自己的好处才行。可清风这傻小子上去就把事情揽到身上,无游子断定清风这般搞法,只会让殷正平更加咬定了清风亏欠他的。

    无游子之所以会这样恶意的去猜测殷正平,也是因为不怎么喜欢这个人。一个是因为他初见明月时的目光,连灵希当时都发言质问,可想而知他盯着明月看的目光是不怎么客气的。

    再一个就是装昏迷偷听的事,足已说明这人不坦诚,就算心有疑虑,但这绝不是对救命恩人该有的做法。

    还有就是当自己说到“还有办法时”,殷正平眼皮跳动一下,证明他心里对这事非常重视,而只在提及对自己有益的事时才做出反应,足已说明此人心性如何。

    无游子对殷正平的印象大抵就是如此,对他自然是喜欢不起来,不过也无所谓,一个普通人而已,既然救下,就当做好事攒功德了。

    至于清风,无游子只当他犯犯傻,所谓君子坦荡荡,清风勇于承担不避事,也是丈夫所为,门人如此无游子自然高兴,所以才会做出个“江湖经验太少”的结论。

    经验太少没关系,可以慢慢积攒嘛,多吃几次亏自然就学聪明了,但若是本性奸狡,那就是品性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