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猪队友

    更新时间:2017-08-19 15:21:28本章字数:3070字

    “所以我让殷大哥放心,答应他一定会想办法求来补阳丹和伐髓散,帮他把身体调养好。”清风总结到。

    “哦。”无游子可有可无的应了一声,对清风的决定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他可知道这两样东西有多难搞。以清风的情况,若是没人帮他,等他有足够换取这两样东西的实力和身家时,估计殷正平早就寿命耗尽死的不能再死了。

    所以无游子对清风下定的决心,完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何况殷正平的情况其实根本不用补阳丹和伐髓散这种奢侈的东西,无游子就是见清风似有愧疚之色,所以才故意说了两样最难的东西出来,就是防备着清风死心眼硬要把这事扛在身上。

    事情说完,清风突然想起殷正平所请求的事来,于是说道:“对了,还有一事。”

    “哦?什么事?”无游子问。

    “呃……怎么说来着?……”清风挠头思考,他是打心眼里想帮殷正平美言几句,所以想挑些好听的说,而印象里殷正平当时的说辞就挺好的,清风有意重复一下,奈何有些记不清了,只记得“仙风道骨”之类的只言片语。

    无奈清风只好按着自己的方法帮他美言了,说道:“具体的我也记不清了,不过看殷大哥话里的意思,好像蛮喜欢师伯的,说是师伯仙风道骨,挺相中你的……”

    无游子心里一紧,不由带着几分戒备道:“相中我了?相中我干什么!”

    就这时清风又隐约想起好像有一句“什么左右”来的,连忙补充道:“对对!我想起来了,他说想一直陪在师伯身边,跟你在一起。”

    无游子听清风说完,再想起明月此前提醒自己要小心点,说他好像挺喜欢自己这类型的,无游子想到这,浑身一个激灵吓的头发都要立起来了。

    清风哪知道无游子被刺激的不行,想想自己意思已经表达清楚了,可还没帮着美言呢,于是接着道:“真的!师伯,我看他说的特别诚恳,情真意切,我感觉你俩挺合适的,干脆就答应了他,在一起得了。”

    “师伯跟谁挺合适的?”明月姑娘总是特别及时的人。

    “师伯和殷大哥!”清风说道。

    “哦~?快说说怎么回事。”明月身旁的灵希立刻接上,连忙问到。

    于是清风再次原话述说一遍,两个姑娘听完不可置信的互相看了看,接着就见明月憋着笑点点头道:“嗯!师伯,我看也挺合适的,你就答应了吧。”

    灵希跟着点头道:“是呀师伯,我只是听清风复述,都能体会其中用情之真,干脆就在一起得了。”

    “滚滚滚滚滚滚滚”无游子本就鸡皮疙瘩起一身,再被几人一刺激哪还有好心情,想想殷正平那罪恶的魔爪连幻灵都不放过,自己居然与这人同在一片屋檐下,老人家此时正后怕着呢。

    就在无游子还没缓过劲的功夫,就听那房门吱呀一声响,却是殷正平推门出来了。

    殷正平见无游子坐在院中,旁边围着清风几人,便也走上前来。殷正平刚到近前,就见清风对自己使个眼色,又微微点头。

    殷正平一见,心下了然定是清风已帮自己说尽了好话。殷正平深知趁热打铁的道理,连忙往无游子脚下一扑……

    无游子本就出于炸毛状态,见殷正平一上来就往自己脚下扑,险些一脚将这个敢打自己主意的无耻淫贼踢飞出去,好在殷正平扑倒之后立即说起话来,无游子顺势将抬起的脚搭到另一条腿上,变了个二郎腿的姿势。

    殷正平扑倒之后脸向地面,也没看到无游子动作,哪知道自己刚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犹自说着:“……正平儿时起就有向道之心,昨日见前辈风姿丰伟,不禁被前辈风采深深折服,心知如此高人今生再难见到。今生只愿侍候在前辈鞍前马后,正平诚心向道,还望前辈看在我一片诚心的份上,准许正平拜在门下。”

    殷正平说完见无游子没什么反应,只得静待片刻,同时也在思考着接下来的说词。殷正平只道无游子需要点时间思考,可惜他哪知道无游子之所以没反应,是因为几人正在用神识七嘴八舌的交流呢。

    灵希略带失望的说道:“哎呀,怎么是拜师啊?说好的在一起呢!?”

    明月同感失望,赞同道:“就是,拜什么师啊,直接求亲不就得了,没准希望还大点。”

    唯独无游子大感安心,斜眼看着清风,质疑道:“你刚才说的就是他要拜师这事?”

    清风坦然道:“对呀!当然就是这个,不然师伯以为是什么?”

    “我……”无游子刚蹦出一个字,突然反应过来这话他吗不能说啊!!!连忙打住哼哼两声道:“我……我以为的当然也是这个。”

    “那不就结了。”清风嘟囔一句,感觉无游子莫名其妙的。

    无游子那个气呀,瞪了清风一眼,心想,这货真的是自家人吗?是自家人吗?别是对头派来针对自己的吧!?

    却说殷正平见无游子半天没有声息,于是再次开口道:“不瞒前辈,我适才已听清风兄弟解释过,知道自己这身体已无法修炼,在明知如此的情况下还做出这样的请求,委实有些强人所难。不过还请前辈放心,在下绝无他想,只是为了圆心中一股执念,能拜在前辈门下足矣,做个有名无实的记名弟子就已满足,并不敢妄想其它。”

    无游子听完,心下感慨,看看人家,这才叫聪明,也不强求,只没完没了的拍马屁,在可怜巴巴的摆出一种,只要能沾沾边就十分满足的样子。

    这要是遇到个像苍心子那样的面慈心善的主,说不定心一软就将人收下了。到时人已收下,总不能不闻不问吧,然后这小子在好好表现表现,不用说这当师傅的自然要将这徒弟的身体问题想办法解决了。

    可惜殷正平遇到的是无游子,他这点小心思被老人家看得通透,何况老人家当年闯下那么大的名号靠的可不是面慈心善。

    不过无游子面上却不动声色,和颜道:“不要急,你先起来说话。”

    殷正平闻言只得起身,见无游子一副凝神沉思的样子,心道有戏,连忙看了眼清风,示意清风,现在这时机刚好,如要帮自己说好话就是现在了。

    清风被殷正平拿眼一看,总算想起了自己的使命,忙用眼神示意殷正平安心,接着说道:“师伯,依我看这是好事,不如你就收下殷大哥吧!”

    见清风会意,殷正平心下一喜,无游子原本正要开口回绝,一听清风这话,便先住口不说,问道:“哦?你有什么看法,先说说看。”

    清风解释道:“回师伯,是这样的,我看殷大哥一片诚心,所以想帮他说几句好话……”

    殷正平听了清风这句差点伸手捂额,心道:“有你这么帮忙说好话的吗?你这也太坦诚了吧!作弊也不带这么明显的啊!这一听就知道我们串通好了啊!”

    清风哪知道自己才一句话就引得殷正平吐槽不断,接着说道:“如殷大哥刚才所言,只一眼就相中了师伯,被您老的身姿迷得神魂颠倒的,对您老简直就是……那个……那个词怎么说来的?”清风说到这里挠挠头。

    灵希在旁试着提醒道:“一见钟情?”

    “对!就是这个”清风满怀感激的看了灵犀一眼,接着道:“他对您老简直一见钟情啊!正好师伯门下又无弟子,孤身一人好不凄苦。依我看殷大哥唇红齿白的,又特别偏好老人家,跟您老正合适啊!师伯若是将他收入门下,以后出双入对,说说笑笑的,岂不是件好事!”

    无游子只听的脸色越来越黑,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着,显然心神激荡无比。殷正平一看无游子那脸色心都凉了。

    殷正平欲哭无泪!殷正平泪流满面!殷正平感觉自己的心情好复杂呀!说好的帮我呢?说好的美言几句呢?你是来捣乱的吧!这是帮我呢吗?你他吗是来玩我的吧!猪队友啊你是!

    殷正平至此总算深深的理解了一回什么叫做所托非人,有心解释几句,偏偏他这个当事人,是最不适合出口解释的人。

    场面略显尴尬,就这时明月首先打破沉静,就见明月姑娘听了清风的话后,仿若深思熟虑般的点点头,“嗯……出双入对……”

    “说说笑笑……嗯……可以,可以。”灵希有样学样,接着明月的话道。

    本就处于暴走边缘的无游子被这俩丫头一刺激,再也坐不住了,转身一脚把清风踢了出去,气道:“滚!滚!滚!滚远远的!”

    无游子这一脚,殷正平看的那叫一个解气,好想自己也如样来上一脚。

    把清风踢飞出去后无游子心情似乎好了很多,摆了副前辈高人的样子,捻须一笑,和颜悦色的对殷正平说道:“你不要急,且听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