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另有机缘

    更新时间:2017-08-20 14:23:13本章字数:3191字

    明月姑娘看着无游子捻须微笑的样子,前辈高人没看出来,反是江湖骗子的感觉不少,于是情不自禁的用神识接话道:“少年,我看你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将来必是大富大贵之人,来来来,老夫这就给你看上一卦……”

    灵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无游子横了明月一眼,同样用神识传音,有些不悦道:“滚蛋!不要乱接话,害的老道差点笑场。”

    灵希一听笑的更欢了,连明月都忍不住笑出声来,只有殷正平一人不明所以,见无游子话说一半突然不说了,忍不住问道:“还请前辈明示。”

    无游子再次横了两个姑娘一眼,明月、灵希连忙憋笑,无游子这才重摆一副前辈高人的派头,一本正经的说道:“正平啊,你不要急,我知你诚心向道,我对你这孩子也挺满意的,原本也有意收你为徒,只不过……”

    殷正平听到这里已知道不好,虽有心再争取一下,但也知道这是完全的买方市场,自己根本没有说话的余地,好在这时猪队友总算说了一句让他大合心意的话,“不过什么呀?既然师伯满意不就行了?”

    无游子瞪了清风一眼道:“你明白个屁!”

    说完重新和颜悦色的对殷正平道:“我本有意收你为徒,不过刚才突然心有所感,你今后却是另有机缘,并不着落在我身上,所以我才告诉你不要急,等时候到了自有名师会找上你。”

    清风听后已替殷正平高兴起来,上前拍着殷正平的肩膀喜道:“如此也是好事,殷大哥可以放心了。”

    殷正平却没搭理清风,有些犹豫的道:“如此……可否让正平暂时跟在前辈身边?”

    殷正平之所以有此一问,却是另有原因。虽说听了无游子的话,见自己另有机缘也微感安心,但殷正平此时求的可不止如此,他还盼着跟明月朝夕相处呢,就算能另拜名师,可那终归没有明月不是。

    何况清风这边也不能放过,虽然清风嘴上说的好听,一定会相办法治好自己,但殷正平估计,以清风的性格说不定几天的功夫,就会把自己这事忘的一干二净,所以自己一定要多在他身边晃晃,也好给他提点醒。

    至于更多的,跟在无游子身边,遇到修者的机会也要大些不是。

    无游子见殷正平没有理会清风不由暗暗皱眉,这种下意识的反应最能说明问题,清风替他高兴,他却只想着自身,足已说明这是个只为自己着想的自私自利之人。

    至此无游子对殷正平的好感度彻底归零,脸色一冷,呵斥道:“胡闹!天意难违,事情岂是强求得的!”

    殷正平一见,心知不能再说,免得弄巧成拙,连忙歉道:“前辈教训的是,小子知错了。”

    无游子一副孺子可教的点点头,心下却在感叹,“难到是最近跟清风几个接触多了,变了性子?这若放到以前,早就把这人扔回竹林里喂幻灵了吧,哪会耐着性子跟他说话。”

    殷正平不知道无游子如何作想,明月却看出几分苗头,见有些冷场,连忙说道:“清风去厨房看看饭菜好了没,我们没关系,别饿坏了客人。”

    清风意外,“哦?今天有饭吃?”说完欢天喜地的跑进了厨房,灵希不放心连忙跟了上去。

    看着清风那个傻样子,明月无奈的摇摇头,这时就见无游子拿了个竹筒出来,明月一看正是殷正平遗落在竹林的那个。

    无游子将竹筒递给殷正平道:“昨日你晕倒之后,我们怕你遗落些重要的东西,所以在周围找了找,不过只有这个装水的竹筒,想来应该是你的吧?”说完注意着殷正平的表情。

    无游子之所以拿出这个竹筒却是有意为之,现今修界各种手段防不胜防,谁知这竹筒是不是特意留在那里当记号的,所以无游子故意拿给殷正平看,其中不无警告之意,这若是心怀歹念之人,此时就该意识到自己的手段已被识破了。

    殷正平接过竹筒说道:“确实是我的。若没有这东西,我或许早就困死林里,估计也见不到诸位了。”

    明月在旁问道:“既然说起此事,我们也有些事要问你。不知你为何要冒险进这竹林,难到只为找那幻灵?他是你的熟人么?”

    殷正平听到幻灵的问题,就想起清风,想起清风就一肚子火气,见明月发问正合心意,这可是为自己昭雪的大好机会,可不能再让明月姑娘继续误会自己了,若是因此对自己敬而远之岂不糟糕。

    不过由此殷正平也总算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家中还有个命在旦夕的老父亲等着救命呢,想到此处,殷正平也不禁有些心急连忙从头讲了起来。

    殷正平讲的那叫一个声情并茂,不停的向两人说明着自己是如何的孝感天地,为救父亲,不惜只身犯险云云,并着重解释了一下自己与幻灵的战斗过程,又说明了一下为何会形成那样一个会被清风误会的情况,最后总结到,清风所言万万信不得,两位可不要被他的胡说八道欺骗了。

    两人听殷正平说完,明月随口安慰道:“你也不要心急,我们会想办法帮你的……”

    殷正平听了自然开心不已,这可是明月开口安慰,连忙道谢并借机与明月攀谈起来。

    明月姑娘明面上与殷正平随口闲聊着,其实暗地里正与无游子用神识交谈着,就听无游子先问道:“你怎么看?”

    明月道:“听着不像假话,既然是竹林附近的村子,离的又不远,只要稍加打探便知。”

    无游子道:“不错。我听着也不像假话。”接着又问,“你对他这人怎么看?我看这小子似乎挺喜欢你的。”

    明月得意道:“瞧师伯这话问的。本姑娘天生丽质,被人喜欢上再正常不过吧?再说了,就凭你师侄女这姿色,喜欢我的人多了,本姑娘哪搭理得过来,不去管他不就完了。至于这人嘛……”

    明月想了想道:“这人也不知他是真孝还是假孝,按说他愿为父亲舍身试险,可算是真孝顺。可若说他是真孝……且不说昨晚,就说今天,一直对父亲病重绝口不提,反是一心想着拜师,直至刚才问起,才似突然想起一般……”

    无游子道:“这说明,他既是真孝,又是假孝。”

    “哦?”

    无游子解释道:“他肯涉险,自然是真孝顺。不过嘛……不知你刚才可有注意到,他说欠了一支三十年灵笋的外债,之后才打算冒险进竹林一试,再加刚才你所说的种种表现,足已说明他这孝是有前提的。”

    “前提?”明月疑惑。

    无游子道:“不错。这前提就是他自己。不是不孝,而是这孝字却要排在他切身利益之后。”

    明月听的直摇头,问道:“师伯你说他这算是好人还是坏人?”

    无游子道:“他这种,无所谓好坏,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罢了。人性本就自私也无可厚非,他这种也不过是有点小心机,小手段罢了。若是多骗骗清风那种白痴没准还能混的风生水起,不过一旦被人看破,就不受待见了。”

    明月笑道:“有几个像清风那么傻的,才一天的功夫,就‘殷大哥,殷大哥’的叫个不停。让他背个人,连人家醒了都不知道,没准早就被人记恨上了。”

    无游子意外道:“你看的倒是透彻。没想到你也发现了。”

    明月得意:“那当然,我可聪明着呢。”

    无游子听完有些无语,心想,你这会是聪明了,可你思维跳起来时,也厉害着呢。

    “对了,刚才师伯说他今后另有机缘是?”明月突然问起了这茬。

    “当然是骗他的。”无游子答的那叫一个坦然。

    “哇!师伯你好卑鄙!”明月鄙视。

    对明月的反应无游子完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而还洋洋得意的道:“如果不这样说,他哪会那么容易就放弃了,何况我这样也是为了他好。”

    “为他好?”明月不信。

    “当然。”无游子点点头,“我怕他再纠缠下去,会忍不住想打死他。”

    “好吧……”

    殷正平哪知道两人正在悄悄谈论自己呢,见明月与自己说话,心里幸福的不行,殊不知明月完全是顺嘴胡诌,这半天连自己说了些什么都不知道。

    殷正平聊的开心,自然想多找些与明月说话的机会,说道:“正平还有一事相求,还望姑娘能帮我一次。”

    明月刚回过神,就听殷正平说了这么一句,意外道:“哦?何事?”

    殷正平道:“在我昨天被幻灵攻击的地方,有支竹笋,依我看该是百年的灵物,不知明月姑娘能否带我前去,我想此物应该足已救得父亲性命。”

    明月没想到殷正平提起这个,不由捂嘴惊呼,“啊?竹笋!?可……可是那竹笋……”

    殷正平一看明月这表情就心知不妙,他可是一直惦记着那宝贝的,险些张口质问起来,好在他也知道此时有求于人,绝不能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只得故作平静的道:“那……那竹笋怎么了?”殷正平虽已极力掩饰,但话一出口,那声音终归还是带着几分扭曲。

    明月刚想作答,突见清风跟灵希二人走了过来,索性也就不吱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