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大家一起来吃饭

    更新时间:2017-08-21 14:17:42本章字数:3235字

    清风与灵希二人分端着饭菜碗筷,来到近前清风伸脚点地使了个地刺术,真元运转间控制着地刺的形状,直到大小六个圆柱成型,这才将饭菜往正中一放,招呼众人入座,“来来来,尝尝我师姐的手艺,保你们吃过之后永生难忘!”

    殷正平向桌上一看。靠!这还真是永生难忘啊!

    就见那圆桌上除了一盆米饭,只有简简单单一道菜,清炒竹笋!

    “这这这……”殷正平指着那道菜手指都僵硬了,转头看眼明月,见明月耸耸肩,殷正平面如死灰,心下了然看来这盘子里的就是了。

    “唔……殷大哥别愣着,赶紧吃啊……”清风嘴里吃着饭,含糊不清的招呼着。

    殷正平转头一看,就在自己愣神的功夫,清风那饭都下去半碗了,连忙也夹了一筷,放入碗中,见那竹笋晶莹剔透,竟是不忍下口。

    这时就听清风在旁介绍道:“殷大哥不必客气。我跟你说这可是好东西,这竹笋采的全是百年以上的灵物,吃一口就少一口,何况我师姐的手艺连苍心师傅都赞不绝口……”接着又转对无游子道:“怎么样师伯?是不是挺好吃的?”

    “唔……不错……”无游子扒着饭连连点头。

    “若不是我起早出去采了这许多回来,哪够炒菜的,还不快谢我。”嘴里塞满了饭菜的灵希同样含糊不清的说道。

    “那么多饭也塞不住你的嘴。我就纳闷你大早上鬼鬼祟祟的往外跑,出去挖竹笋也不知会我也一声。”清风说。

    “唔……师姐说了……你若是跟着去,估计半路就给吃光了,所以才不能带你……”灵希说到一半感叹道:“不过师姐的手艺真的没得说,也不枉我将这林里百年以上的挖绝了,不过早知如此,就该偷偷留下几个,也好让师姐下次再做给我吃。”

    听到这话,殷正平手上筷子一抖,刚夹起的菜又掉回碗中,惊讶道:“挖绝了!?这这,这真的都是百年生的竹笋?”

    灵希头也不抬的道:“唔……那是当然,有本姑娘出马,当然一网打尽。再说了,不多挖点哪能炒出这么大一盘来。好了,快吃吧,不要总跟我说话,耽误我吃饭。”

    殷正平听了灵希这话险些泪流满面,原本他还盼着再另寻一支呢,可现在呢,已经挖绝了啊!

    看着面前这一盘子炒竹笋,短短时间都要被几人吃没了。

    殷正平心知此时犹豫不得,连忙夹了一筷入口,感受着那清脆的口感,殷正平真的要泪流满面了,这哪是吃饭呐!吃的都是钱啊!这一盘子吃下来都能换个城池了吧!

    奢侈!太他吗奢侈了!除了奢侈殷正平还真没尝出别的来,此时此刻味道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好好体会这份奢华才是真的。

    又是几筷下肚,殷正平仔细体味着身体的感觉,似乎除了奢侈再就是确实挺好吃的,除此再无其他感受,并没有像说书先生讲的那样,吃了某某灵物,腹中一热,功力立涨几十年等等。

    不过想想这等百年生的灵物,总不会半点效用没有,忍不住道:“明月姑娘好手艺!味道确实极佳!就是不知食后有何功效?”

    “功效?”清风抢先疑惑道。

    被清风反问,殷正平也是一愣,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就是……这样的灵物吃了就没什么效果?”

    “效果当然有。”清风点点头,想了想道:“吃完不饿!只有这功效了。”

    “不饿……”殷正平呆愣愣的重复一遍。

    明月知道殷正平心中所想,解释道:“若是用来治病入药,这竹笋最为静气凝神,也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不过既然拿来炒菜,被凡俗的烟火气沾染,除了口感味道极佳,就再没别的效用了。”

    殷正平听完险些吐口血出来,看看几人那平静的神色,殷正平好想掀桌子啊!话说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啊?暴殄天物啊!

    眼看着这些挖笋人一辈子都难以得见的宝贝,就这样被人一筷子,一筷子的当菜吃,殷正平心疼啊!那心已经不是在滴血了,老早就血流如注了啊!

    吃!狠狠的吃!殷正平拿定了主意,今个就撑死在这,也得狠狠的吃它一回。想到这里,殷正平总算想明白这几人为何筷子抡个不停了,自己还是太傻呀,居然在那连想再问的,这种时候当然是多吃几口才对得起自己啊。

    想清这点,殷正平心知此时矜持不得,忙伸筷向那盘中夹去,可当他看清那盘中情况时,不由一愣,就见偌大一盘子菜,这会居然只剩下孤伶伶三块在里面。

    眼见所剩不多,殷正平又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不过转瞬就已拿定了主意,这种时候哪是不好意思的时候,就该不要脸起来,主意拿定殷正平这筷子就要落下,哪想就在此时,

    “啪”

    “啪”

    “啪”

    接连三响,清风、灵希、无游子,手法那叫一个准,动作那叫一个快,转瞬间就剩了个盘子在原地。

    “我吃完啦!”灵希像似宣布胜利似的,招呼一声当先下桌了。

    “我也吃好了!”清风擦了擦嘴,拍了拍殷正平肩膀道:“殷大哥你慢慢吃。”说完也转身离开了。

    殷正平呆愣愣的应了一声,一回头就见明月对自己微笑点头,道了一声,“慢用!”说完同样起身离开。

    殷正平往明月那碗里一看,一粒剩饭也没有,竟不知明月是什么时候动筷的。

    就这时突听“嗒”的一声响,殷正平一看,原来是无游子把菜汤拿去拌饭了,那声音正是老人家放下盘子的响动,接着就见无游子把饭碗一撂,舔舔嘴唇道:“小伙子,慢慢吃,不急的。”

    转眼间众人散尽,只留殷正平一人孤伶伶的坐在桌边。看着面前满满一碗几乎未动的白米饭,殷正平好想撞死在桌上,矜持个屁!犹豫个屁!连菜汤都没有啦,这饭怎么吃啊?

    殷正平干巴巴的咽着大白米饭,有生以来头一次发现,这香喷喷的米饭是那么的难以下咽,似乎还有些苦涩。

    艰难的将那碗米饭吃完,明月过来收拾碗筷,殷正平有意套近乎,连忙道:“我来帮你。”跟着帮忙收拾起来。

    “谢谢!”明月冲着殷正平一笑。

    殷正平看得一呆,紧接着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扭头道:“应该的……”

    “那就麻烦你了。”明月点点头转身走了。

    “应……应该……的……”殷正平手上一僵,说话都不顺畅了。

    殷正平只觉尴尬无比,奈何已经答应下来,没办法,收拾吧!好在东西不多,收拾的也快,殷正平端起碗筷往厨房送去。

    就这时突听明月在不远处对清风嚷道:“清风!你看看人家,吃完还知道洗碗,再看看你自己,就不觉得难为情么!?……”

    殷正平听完手上一抖,他不知道清风会不会难为情,但他知道自己还要把碗洗了才行。

    厨房的设置与清风房内如出一辙,殷正平自然会用,于是非常奢侈的体验了一次温水洗碗的非凡感受。

    洗完后将碗筷摆好,殷正平回到院子,见四人都站在院门处,无游子一见他出来,开口道:“事不宜迟,我们这就走吧!”

    殷正平一愣,“这是要……?”

    明月道:“当然是救人啊!你不是说父亲还重病在床吗?”

    “是是!确实耽误不得。”殷正平倒并非把这事忘了,就算几人不说他也有意提起,只是没想到明月竟把这事记在心上,而且这么痛快说走就走。

    可一想到刚才吃的那盘子清炒竹笋,殷正平犹豫道:“可这治病的竹笋……”

    “放心吧,自然有办法.”无游子说完,又转问道:“东西都带着了?”

    殷正平身无长物都是些随身的东西,于是点了点头,这时就见明月同样点点头,无游子一挥手道:“走吧。”说罢当先走了出去。

    众人跟上,来到院外,无游子道:“我先行一步,去看看他父亲的情况,你们随后跟来。”

    殷正平知道父亲情况危急耽误不得,连忙报上家门所在,无游子点点头也不耽误,架起遁术先出发了。

    当然无游子此举探的可不只是殷正平父亲的病情,还有着打探殷正平所言真假的意思,只是几人并不知道罢了。

    无游子走后,清风先给殷正平贴了张稳心符在胸前,殷正平拿出司南珠辨明方向,众人便也跟了上去,不过毕竟要照顾殷正平这个没有修为的人,所以速度自然要慢上不少。

    不过有清风带着,那速度比殷正平进竹林时不知要快上多少倍,殷正平耳边呼呼作响,只见树影在身侧急速划过。

    刚走出不远,殷正平抓着手上的司南,想了想突然俯在清风耳边道:“清风兄弟,我去解个手。”

    清风闻言只得停下,殷正平不好意思的笑笑,转身往远处走去。

    见清风突然停下,灵希问道:“怎么停了?”

    “他要去方便一下……”

    灵希听完,拉着明月道:“师姐我们先走,让他自己等着吧。”

    明月点点头,看了眼清风交代道:“快点跟上,别迷路了。”

    清风挥挥手,“放心吧!”

    灵希懒得再等,见二人说完,便拽着明月先出发了。

    清风又等了一会,见殷正平总算从林后转出,也不废话带起殷正平向着二人离开的方向追赶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