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仙人指路

    更新时间:2017-08-22 14:53:37本章字数:3166字

    清风带着殷正平追赶一阵,一路走走停停,初时殷正平也没在意,以为清风需要歇息一下,可慢慢的随着清风停顿的时间越来越长,还不时面现犹豫之色,殷正平渐渐的发现事情不对劲了。

    当清风再次停下,殷正平忍不住问道:“清风兄弟,你这是……?”

    “呃……这个……”清风吱唔半天,突然道:“殷大哥,你那司南珠呢?拿出来看看。”

    殷正平大惊失色,没想到清风突然要看司南珠,事发突然殷正平也有些来不及应对,只得假意没听清道:“什……什么?”

    “司南珠!”清风重复一遍。

    “哦哦,司南,在……在呢……”殷正平说着,向怀里摸去,摸了两下突然脸色一变,急慌慌在身上翻找起来,“咦?……我……我的司南呢!?……怎么没有了?”

    清风急道:“不是吧!真的没有了?”

    殷正平一听清风这话已放心下来,又翻找几下摊摊手,满是苦涩的道:“……真的不见了。唉!丢在哪了呢!?”

    清风挠挠头,有些为难道:“怎么就丢了呢……这可如何是好。”

    殷正平一见清风这样子忙问原因。

    “呃……我们好像迷路了……”清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殷正平一听这话杀了清风的心都有,特别想往清风的脸上来两拳,心想,你笑个屁啊!到底有没有意识到状况多糟糕啊!

    殷正平虽有心吼上两声,但也知道于事无补,哼声道:“怎么不早说?”

    “早你也没问啊!”清风答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殷正平好气啊!好想吐血啊!清风若是早些开口,殷正平自信还能找准大概方向,可清风这一顿乱跑,殷正平也早已不知身在何处,哪还能指出方向。

    至此殷正平也看出来了,清风绝对是早就迷路了,这要换个正常人在此,肯定发现不对就开口相问了,可偏偏人家就能不提不念的,跟没这回事似的继续在林内疯跑。

    想到此处殷正平没好气的道:“现在怎么办?”

    “想办法呗!”清风很坦然的说道。

    殷正平看清风那样子就来气,“哼!那你想到了吗?”

    “想到啦。”

    殷正平略感意外,“什么办法?”

    “司南珠。”清风说。

    提到司南珠,殷正平气势一弱,突然就明白过来为何清风在明知迷路的情况下还敢带着他乱跑了,如果有司南珠的话自然就没有顾虑了。

    可问题是司南珠已经没有了。司南珠当然没丢,殷正平如此宝贝这东西,哪会不小心弄丢了,那司南珠其实是被殷正平藏了起来。

    殷正平想法倒也简单,他心知此行救过父亲后,恐怕今后与明月再无交集,所以殷正平趁着刚离开紫月府不远,藉口方便之际,偷偷的将司南藏在了林里,以此来记下紫月府位置,想着今后或许还能再见明月几面也说不定。

    所以当清风问他讨要司南珠时,殷正平才会那么惊慌,还以为被清风发现了苗头,看破了心思。

    可谁能想到清风会搞出迷路这么个乌龙出来,殷正平心里那个气呀,虽然提起司南珠气势弱了几分,但仍是愤愤的道:“可司南珠没有啦!”

    清风无奈道:“那就没办法了。”

    殷正平有些泄气,没想到自己短短时间竟然接连迷路两次,好在这次并非孤身一人,身旁还有个修者,所以也没那么害怕,想想两人落得如此境地,毕竟也有自己的原因,语气也缓和下来,嘟囔道:“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等人来救吧?”

    清风看看天色,耸耸肩道:“如果没人来接我俩的话,说不得就只能等到天亮了。”

    殷正平现在也知道清风到底有多不靠谱了,忍不住狐疑道:“怎么?天亮就能找到方向了?”

    清风好像看白痴似的上下瞄了殷正平两眼,“好说歹说你也进山挖笋好几年了,总不会连太阳东升西落都不知道吧!?”

    殷正平吐血,自己居然被这个不靠谱的清风鄙视了,立即回敬道:“你还修炼了好几年呢,还不是一样会迷路。”

    “修炼是修炼。我又不是信鸽变的,迷路什么的很正常吧?”清风反驳道。

    殷正平被顶的无话可说,突然发现当清风抛下“殷大哥”的包袱时,自己还真就说不过他,于是默默定下一个要给“殷大哥”狂刷存在感的短期目标。

    这时清风又接着说道:“如今天色已晚,我们就在这歇息一夜吧,等天亮再出竹林好了。”殷正平起床时就已过正午,又耽搁了那么长时间,此时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殷正平点点头,自然没有半点意见,如果没有清风,凭他自己能不能活过今晚都难说,又哪会有什么异议。

    虽然天色已晚,但两人都没什么睡意,又说了会闲话,研究了一下“紫月府”和“紫月谷”的关系,最后一致认为,紫月谷应该就是紫月府,只不过传来传去变了样子。

    一夜无话,次日天一亮,清风辨别好方向,带着殷正平总算在下午的时候成功走出了竹林。

    殷正平所在的村子离竹林不远,只是二人出竹林的方向有所偏差,只好又赶了一段路。

    再次回到熟悉的地方,虽只短短几天殷正平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不过现在可不是感慨的时候,殷正平心急父亲病情,领着清风直往家中奔去。

    清风随在殷正平身后,远远的就见一间房前围满了人,清风疑惑道:“那就是你家了?怎么有这么多人?”

    “是我家……”殷正平随口答道,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心下同样疑惑,“走,过去看看。”

    两人来到近处,就见那人围的里三层外三层,殷正平一看都是同村之人,大多都是识得的,这时就听内里突然有人喊道:“不要乱,不要乱!我跟你们说,老人家可是真正的仙人下凡,若是惹恼了老人家,今个就谁都甭想看了。”

    清风听着好奇,挤上前去,哪想刚挤到前边,就见一老者伸手一指清风呵斥道:“后来的排队去!小孩子家家也没点没规矩!”

    清风一听这声音,知道就是此前喊话那人。被人这么一说清风不禁有些脸红,刚想着退回去,突见那前边房门处有坐着两个人,左手边的清风并不识得,可右边那位可就再熟悉不过了。

    就见无游子坐个小马扎,旁边一支竹竿挑着一块白布,上书仙人指路四个大字,正在跟对面那人说着什么。

    清风一见连忙挥手喊了声“师伯!”

    无游子听见喊声,对清风招了招手,让他过去。此前喊话那老者一见,连忙热情道:“原来是仙家子弟,快请快请!”

    清风善意的对老者点点头,便向无游子走去,无游子见清风过来,对他道:“你先在旁等会,我先把这个看完再说。”

    清风无奈只得在旁等着,不一时见殷正平也走了过来,无游子对他示意一下,殷正平只好也陪站在这里。

    两个年轻人微感无聊,同时又有些不明所以,就这时,突听此前那老者再次喊道:“你们听好了,我再给你们说一次。

    无游子老先生,可是实打实的仙人,看相把脉无所不精,近日路过此地,见我等民风淳朴又身居险地,感念我们生活不易,不惜自损道行为大家伙排忧解难,而且分文不收,高风亮节实为仙人典范……”

    清风老早就觉得无游子的形象,像极了走江湖的骗子,但只要想想这师伯毕竟是仙人之尊,所以也没往这方面想过,哪知道今天一见,无游子竟真干起了这行当,而且看那神色自若的样子,显然还是个老手。

    但当他听到“分文不收”时,这才发现这师伯江湖是走了,但跟那“骗”字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不由也是暗暗惊奇,同时又略感歉意,自己居然怀疑师伯的为人,真是太不应该了。

    “不过嘛……”就在清风暗叹不该怀疑师伯的时候,没想到那老者竟突然来了个转折。

    清风突然感觉心好累,看来自己还是太年轻啊,既然都开始转折了,那这里面肯定是有说道啊。

    果然。

    就见那老者接着说道:“虽然老先生分文不收,但人家为了我们大伙不惜自损道行,所以咱们也不能没有表示不是?否则这要传出去了,岂不让外人说我们村子不会做人?

    但是钱财之类老人家是绝不会要的,所以你们各自都回家翻翻,若是有那地里挖出来的稀奇古怪的物件,又或是不识得的东西,山石土木皆可,若有就赶紧拿来。

    如果真是好东西,老先生说了愿平价买下,绝不会占我们凡人的便宜。当然了,实在拿不出东西的也没关系,只要知道念着老仙人的好处就是。

    不过我劝你们一句,有道是心诚则灵,千万不要把你们那些花花肠肠子用到仙人身上来,你们家中有什么,没什么,老先生心里明镜似的,所以奉劝诸位千万要把心思摆正了,想看相治病就别抱着藏东西的心思。

    若是你们谁藏着掖着的惹恼了仙人,把大家伙的事情搞砸了,哼哼……就别怪我心里记下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