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简单的幸福

    更新时间:2017-08-24 14:38:44本章字数:3124字

    无游子的心思倒也简单,其实就是如他所说的那般,怕的就是一个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只不过害怕遭到报应的可不是这些村民,而是他自己罢了。

    无游子干的可是没本钱的买卖,虽说偶尔也有收获,但这天材地宝岂是那么好遇的,所以大多的时候都是收些破烂玩意,就算占了些小便宜,但毕竟也曾为这么多人看相治病,功过相抵,这点因果自然算不上什么,细说起来反是攒下的功德更多一些。

    但今次可就不同了,虽然清风暂时还不知道那石头是什么宝贝,不过无游子显然是占了极大的便宜。这么一比大买卖,就是无游子都有些担心起了因果报应。

    所以无游子才会说出那么一番话来,目的就是为了让村民一方,尤其是那张老三打心里认为这是一场公平无比的交易,如此一来双方你情我愿,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因果的说法了。

    按说无游子的做法也无可厚非,老人家本就是捡便宜来了,如今这天大的便宜放在面前,自然要大占特占,尤其又轻描淡写的就化解了因果干系,说起来还挺让人佩服。

    但真正另清风感到震撼的,是无游子的态度,明明是自己占了天大的便宜,偏偏就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真的是一点愧疚感都没有,管你是不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该骗就骗一点都不带含糊的。

    而且就看这些村民感激涕零的样子,如此多的心念感愿算下来,估计还会给无游子添上不少功德。

    所以清风才被震撼到了,这师伯不要脸起来,真是不管不顾到让人难以形容啊。想想自己当初还将其视为人生的道标,现在想想,这哪是道标啊,人家是一座高峰,清风自认这辈子都难以企及这样的高度。

    就以今天这事来说,清风自认如果换做自己,得了便宜又被人千恩万谢,这心里绝对会过意不去,然后想尽办法来多多弥补那张老三。

    而无游子呢,似乎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所以就另外给了几张符纸当添头,问题是那符还不是他自己的,是跟别人要的。

    清风有些无语的想着,却见无游子在享受了一会众人的赞美后,双手虚按示意人们安静,然后说道:“诸位不必激动,老夫向以助人为己任,能为众人排忧解难,心里也是高兴,如此小事,却引得诸位如此赞美,反让老夫有些无地自容呢。”

    无游子说完人群自然又是一片赞美之声,清风看的不住摇头,心想你们都被骗了啊,就这时突见那人群中浮起点点金光,在空中浮沉一会后,汇成一片落在了无游子头上。

    淡薄的金光将无游子从头浇到脚,转瞬间已给无游子罩上了一道金边,清风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再看,还是如此。

    此时此刻无语二字已经无法形容清风的心情了,因为他发现无游子已经被功德加身了,“他做到了!他居然做到了!真的将人们的心念愿力引动,化为了功德落在了自己身上。”

    清风抬头看看天空,为那冥冥中的天道叫起屈来,“你知不知道自己被骗了啊?”

    至此清风总算明白无游子为什么能心安理得的骗人玩了,什么江湖骗子之类的形容词,用在老人家身上简直是侮辱人嘛,人家可是连老天爷都敢骗,骗几个人算得什么事。

    这普通大众当然看不到无游子功德加身的景象,但也不妨碍他们发现异处,只觉无游子的形象突然高大起来,被那斜阳一衬,竟有些不敢直视。

    无游子既拿了宝贝又得了好处,心情自然大好,又对众人说道:“说来说去还是那句话,有你们这些心意足矣,所以诸位也不要再取笑那位张姓兄弟,老夫要的就是这些没用的东西。”

    无游子说完用脚踢了踢那破竹筐,然后又接着说道:“我记得刚才哪位,说是家中也有那么一块石头来的……”

    无游子向人群中扫了一眼,突然一指某人道:“对对对,就是你,刚才就属你笑的最欢,你不是说家中也有那样一块石头么,来来来,老夫这就先给你看上一卦。”接着又一指那张老三喊道:“张老三,你去把他家给我把那石头搬来。”

    无游子一声喊完,引得众人再次哄堂大笑,心想这仙人真够接地气的,太平易近人了。张老三对无游子正感激涕零呢,此时得令,招呼一声,一溜烟就跑了出去,也不问那石头在哪,都是街坊邻居互相间熟悉着呢。

    被点名的那位在众人的哄笑中有些脸红的走上前,无游子拉他坐下,问明了生辰八字,伸指掐算一番,也不知真假的再次给人看起相来。

    借此机会清风再次向无游子传音道:“师伯你好棒啊!三言两语的就把那因果关系糊弄过去,还赚取了这么大的功德。”

    无游子得意道:“怎么样,厉害吧!”

    清风由衷的赞道:“厉害,厉害。”接着又道:“不过师伯你好过分啊,得了那么大好处,给几张符纸就打发过去了,人家对你可是感恩戴德的呢,连我都被他谢的有些不好意思,师伯你就一点都不会内疚么。”

    无游子道:“依你看又该如何?”

    清风道:“最稳妥的当然是尽量公平,如此也不怕结下因果,但如果这样做的话,师伯也不必坐在这里了。”

    无游子点点头,有些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

    清风又接着道:“但依我看,只给几张好像符纸太少了,还是多多补偿一些,心中才会安稳。”

    无游子听到这里,已猜到了清风的心思,笑了笑道:“是不是嫌我给少了啊?”

    清风被说破了心思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无游子摇摇头感叹道:“年轻人啊,还是太嫩!知道什么叫简单的幸福吗?”

    “简单的幸福?”清风疑惑。

    “我刚才有看过他的命数,他这一生无灾无难,虽不是大富大贵,但也温饱有余,家中有房有地,膝下儿女双全,妻子贤惠,子女善良,本是平安幸福的一生,如此简单快乐,岂不是简单的幸福?”无游子解释道。

    清风听后点头赞同,如此简单平凡的一生,确实是一种幸福。

    这时就听无游子接着说道:“但是因为我的出现,他的命数出现了变动,如果我因为这块石头,给他足够的补偿,那么他的命数将会彻底改变,当他变的富足之后,你敢保证他能平安的过完一生?敢保证不会妻离子散?敢保证不会因为家产闹的家破人亡?”

    清风听的心惊肉跳,无游子接连三问,任一个都没人敢为其作保,无游子又接着道:“刚才你说因果关系,要知道如果照你说的那样去做,才会真正的结下因果,从你做出补偿的那一刻起,他的命数改变,至此今后任一点变动,都会挂钩在你身上,这才是真正的因果关系。这下你可懂了?”

    清风惊得一身冷汗,连连点头道:“懂了,懂了!”

    无游子道:“其实我们平日的一举一动,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因果,就好比刚才那人,谁知道今后会不会因为某些事就改了命数。但我们身为修者,既然有能力看透一些事情,所以还是尽量不要结下这种原本不相干的因果为好。

    就好比我现在干的这行当,如果你今后也上街头给人看相,切记不要乱说话,尽量挑些无关紧要的说说就行了,有道是看破不说破。不信你看,但凡干这行当,凡是活的舒服的,都是些江湖骗子,那些真正帮人排忧解难的,因为总是道破天机,因果纠缠相报,所以运气都不是特别好,指不定哪天就把自己搭进去了。”

    清风惊讶,“这么严重?”

    无游子道:“那是当然,比如我身前这人,如果没有其他变故,他将在明年将死于一场事故,如果我现在给他说破,并帮他躲过灾劫,那么他今后所行之事不论善恶,我都要担上关系,如果他今后杀几个人,这人命有大半都要算在我的头上。”

    清风听后仍有些于心不忍,犹豫道:“如此这人就不救了?”

    无游子见清风心地纯善,心下也是欢喜,于是耐心解释道:“常言道‘生死有命’,并非我不想救他,而是我不能救他。俗话说的好‘阎王让你三更死,不会留人到五更’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了,若想救他,需要的是化解灾劫,可不是告诉他何时有难,就能避过去的。

    至于这化解灾劫的办法么,就不在我的能力范围了,那是量星阁之类的门派才会用的手段,否则你以为他们一群看相的凭什么在修界屹立不倒?除了他们,目前修界所知的,也不过是提前引动灾劫,以此来挡过劫难。”

    清风修行多年自然晓得万事不可强求的道理,听无游子说完,心下也就释然了,为这人默默叹息一声后,清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道:“师伯看相的手段倒是厉害,我看也不比量星阁的差了,什么时候有空也给我看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