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 无游子的“道”

    更新时间:2017-08-25 15:15:14本章字数:3152字

    “嘿,我就纳闷了,苍心子这些年都教了你们些什么啊?怎么一点常识都没有?”无游子鄙视到。

    “啊?不行么?”清风意外。

    无游子道:“都说仙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其实不只仙人,修者也是如此,所以能给修者看相的,真的就只有量星阁之类的门派了。

    其他不是专精此道的,只能在天道示警心有所感时,才会推算一下看看,不过也只能推算出个大概,是看不出事情的。至于老夫看相的手段么,就只能给普通人看看了,如果给你看,不仅全无用处,而且对你还会有不好的影响,因为你师伯我修的并不是天道,而是盗窃的‘盗’。”

    “这?”清风一愣。

    无游子接着道:“老夫的道,靠的是盗天地之机,盗一切可盗之物,所以我并不是给他们看相,而是先盗取他们的一点机缘,再靠这点机缘,从冥冥之中盗得他们的运理命数,所以自然看得清楚。”

    清风惊讶无比,没想到世上竟还有这样逆天的手段,不过由此清风也知道无游子给人看相是靠的什么了。

    说的简单一点,无游子给人看相靠的就是一个“盗”字,直接盗来这些人的人生规划书,然后他只管照着念就行了。

    清风摇摇头,深深的叹服了,这时就听无游子再次解释道:“这回你该知道为何不能给你看相了吧,要知道‘机缘’这东西,对普通人来说,少这一点也没关系,但修者本就逆天而行,如果少了一点机缘,那影响可大着呢,你说我哪敢给你看?更何况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若想从修者身上盗取机缘,可是很伤元气的。”

    无游子说完,却见清风突然说道:“师伯放心,清风就是踏遍千山万水,也定帮师伯将那补魂草寻来。”

    无游子万万没想到清风会说出这么一番话,不由心中一暖,可面上却呵斥道:“小小年纪,不要随便许下誓言。师伯有你这份心意足矣,补魂草这种东西,谁知道当今修界还有没有。”

    清风笑笑也不争辩,只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接着问道:“对了师伯,那石头是什么东西,感觉很不简单啊。”

    提起那石头,无游子高兴起来,说道:“我记得你刚才不是说什么要尽量公平么?”

    清风想了想,知道自己确实说过这话,当时还在说给张老三补偿多少的问题,于是道:“是有说过。”

    无游子道:“那我现在告诉你,就是把咱爷俩加一起打包卖了,都换不起这石头。”

    清风意外,“这么值钱?这是什么宝贝?”

    “紫元星尘”无游子轻轻吐出几个字。

    “紫元星尘?”清风疑惑的嘟囔一句,感觉这名字似乎有些熟悉,又过一会才猛然想起,“就是当初星璃要用来换眀颜珠的,那个紫元星尘?”

    “不错,就是那个。”无游子美滋滋的说道:“但你要知道,这玩意普遍都是拇指大小,就是量星阁内,被他们视若珍宝的那个,也才一拳左右,可你看看咱们这个……啧啧,这个头……哈哈……”

    听无游子这么一说,清风立马知道这东西有多珍贵了,想想那足有竹篮大小能坐人的石头,不由也是暗暗咋舌。

    这时就听无游子调侃道:“刚刚你不是说要尽量公平么,那你补偿一个让我看看,我看看你补得起么。”

    清风无奈的翻翻白眼,“师伯你开什么玩笑,就我这一穷二白的,哪补得起这个,估计就是一辈子给人做牛做马,也抵不上这块石头吧。”

    无游子道:“所以这回就不要再怀疑你师伯的人品了,实在是这便宜太大,左右都是补偿不起,还是直接占下来得了。我跟你说,如果你抱着这东西去量星阁求亲,我敢保证,那几个老家伙绝对会把门内所有女弟子都洗扒干净,送你床上去。嗯……我记得那个星璃就不错,不如你考虑考虑。”

    清风不乐意道:“师伯你不要总操心我的婚事好不好,说得好像我不拿点东西换,就找不到老婆似的,再说了,我又不是色中恶鬼,要那么多女弟子干什么,你当我是地鸣子师爷吗?”

    无游子闻言一笑,刚想再取笑清风几句,突见那张老三去而复返,远远的就冲这边喊道:“仙长,仙长,我帮你把石头抱来啦。”

    张老三抱着一块大石头边走边喊,路过人群,人们纷纷以手掩鼻,左右一分,给他让了一条路出来。

    张老三满头大汗的走到近前,将那石头重重的往地上一扔,长出一口气道:“呼,可累死我了。”

    离得远时,清风就已经看清了张老三抱着的石头,直到张老三走到近前,清风才回过神来,膛目结舌的嚷嚷着,“不……不……不是吧……师……师……”

    清风目瞪口呆的嘟囔着,连神识传音都忘记了,直接张嘴喊了出来。清风话一出口,立刻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住口不言,见无游子仍是没什么反应的坐在那里,不由暗道惭愧,自己还是心志不坚,沉不住气啊。

    无游子没有反应,正在看相的那位却坐不住了,捏着鼻子道:“啧,张老三,你怎么还真把这脏玩意弄来了,这……这不是来惹仙长生气么?”

    张老三被这人一说,又见无游子不吱声,有些拿不定主意,也不知道自己是对是错,只得道:“老仙长指明要的,我张老三自当尽力,只是……我哪知道你把它拿去砌猪圈了,可是费了好大功夫,才把这石头扣出来。哦,对了,猪圈被我扒了,你家猪跑了。”

    看相那位此时哪还顾得上猪跑没跑啊,一看清风那张口结舌的样子,只当是这猪圈石头味道太大,被呛到了,深怕惊扰了这仙家子弟,不耐道:“快快,赶紧拿走。”

    清风一听要拿走,立刻惊醒过来,开什么玩笑,这可是能换一打老婆的紫元星尘,连忙圆场,微笑着道:“无妨,师傅他只重心意,有此足矣,其它并不重要。”

    清风说着话,借上前的功夫,狠狠踢了无游子一脚,此时清风也看出来了,这师伯哪是什么沉着冷静,他是真的看呆了啊,此前那没反应根本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的失去了应对能力。

    清风狠踢一脚之后,见无游子还未回过神来,连忙用神识对着无游子大喊一声,同时接着圆场道:“张三哥幸苦。”说着又抽了几张符纸给那张老三。

    张老三接了符纸自然又是一番感谢,最后拿着符纸胜利似的对那人晃了晃,“我就说嘛,仙长不会介意的。”

    好在无游子此时总算回过神来,连忙也分说几句,看相那位至此方才打消疑虑。

    无游子此前还真没想过会有第二块紫元星尘,就是指使张老三去取的时候,也只当是个玩笑,哪想到张老三竟还真给抱了一块过来。

    此时见到这第二块紫元星尘,无游子哪还有心情给人相面,好在这半天也说的差不多了,连忙结个尾,又让清风送了些符纸,就想把这位打发了。

    眼见那位转身要走,无游子想了想后,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我看你命数,明年似有些劫难,一定谨记明年九月中旬左右,车前马后要多注意一些。”

    无游子话音刚落,身上那刚得到的功德金光,猛的一暗,竟一下子消散许多,清风看得一愣,惊道:“师伯……”

    无游子撇撇嘴,略显无奈的说道:“看吧,这回知道为什么有些事不能说了吧。”

    清风点点头,一时间心情也有些复杂。

    却说那人听了无游子的话后明显一愣,连忙又是一番感谢,又说定会注意云云,无游子摇摇头也不以为意,又交待几句,便将人打发了。

    看看天色已经不早,无游子又连得了两件宝贝,哪还有心情继续看相,便对众人招呼一声,让众人明日再来,这众人一看,猜想这老仙人给人看了一天相也该乏了,便都散了开去,只等明日再来,同时也都思考着,回去之后是不是也翻翻猪圈里的石头。

    见众人散尽,殷正平忙上前问道:“前辈,我父亲他……”

    无游子此时才想起还有这么个人,好在老人家现在心情正好,说道:“命已经吊住了,暂时性命无忧,不过想治好还需一番手脚,我已经让明月她们去办了,你去看看他吧,不过他现在还在昏迷当中,不要太惊扰他。”

    殷正平点点头,转身进了屋内。

    打发走殷正平,无游子凑到清风身边,清风此时正在清洗那石头,洗着的同时也是暗暗心惊,张老三后抱来的这块跟个小石磨似的,比之前那块还要大上好几圈,这紫元星尘本就比普通石头要重一些,真难为他能抱过来。

    见无游子凑了过来,清风道:“师伯,你说这俩大块紫元星尘,能不能把量星阁买下来?”

    无游子乐呵呵的道:“买他们干什么,咱们只租不卖,你是不知道这玩意对他们有多重要,到时候咱得立个规矩,看一眼收多钱,摸一下又要多钱,都得商量妥当才行。”

    清风惊讶,“这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