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藏珍阁

    更新时间:2017-08-28 23:08:46本章字数:3089字

    一老一少家长里短的唠着,聊的那叫一个热络。

    殷正平被晾在一旁,心里好不烦闷,他来接明月姑娘,可不是来探望什么孤寡老人的,见清风只顾聊个不停,好似忘了明月那回事一般,忍不住就想出言提醒。

    只是还不等他开口,就听那老太太说道:“……晚上就不要走了吧,今天就在这里住下,一会我给你们做顿好吃的,等明月回来我们就开饭。”

    “今天就不在这住了。”清风说完又道:“我就知道师姐到了石青城一定会来找你,奶奶可知她去了什么地方么?其实我此行就是来找师姐的,师伯不放心,所以让我出来接她。”

    说起来清风哪会忘了正事,而且两人也没聊太久,不过是殷正平心中不耐,所以感觉时间过的特别慢罢了。

    听清风说完,老太太难掩失落之色,“明月今天是有来过,同行的还有个灵希姑娘,陪我说了会话,下午时分才走的,说是要去‘藏珍阁’换几样东西。”

    清风起身说道:“如此,我这就去藏珍阁看看。”

    老太太听清风说了情况,见两个姑娘这么晚还没回去,反比清风还要着急起来,也不再强留,起身说道:“那你赶快去吧,如果找到了明月丫头,就一起回来吃个饭,吃顿饭又耽误不了多长时间。”

    清风不知情况如何,本要回绝,不过一看老人神色,知道老太太孤身一人也没人陪着说说话,心下又有些不忍,恰巧此时殷正平一听吃饭肚子咕噜噜一阵响。

    殷正平从昨天到现在只吃了一碗干米饭,先是迷路,之后又在家门口陪站了一天,还好他不知道是无游子把他忘了,否则一定会恨死了无游子。

    殷正平此前心中有事所以也不觉的如何,可此刻一听到饭字,这肚子已先有了反应,清风见状只得道:“好的,若是找到师姐,我们回来吃饭。”

    老太太闻言一喜,“好好,那你快去吧,我这就去准备准备。”

    清风心中有事,也不耽搁,起身就走,走出几步,回身道:“简简单单就行,别太忙活了。”

    老太太喜笑颜开的驱赶道:“快走,快走。”

    清风笑道:“奶奶放心,等我们这事忙完了,好好陪你几天。”说完已出了院子。

    老太太闻言自然开心不已,满心欢喜的到厨房忙活去了。

    清风二人出了院子,直奔藏珍阁行去。

    藏珍阁,可以说他是个门派,也可说是一个商会,商铺遍布各州各界,几乎每一个有点规模的城镇都有他们的商铺,有这样的实力和背景,信誉度自然没的说。

    所以若是急需某样东西,藏珍阁当然是首选,因为但凡是藏珍阁的人手,不管身份地位如何,最喜欢说的一句就是“只有你不敢买的,没有我不敢卖的”如此足可见其能力之大,货品之全。

    当然,藏珍阁的话也有些夸大其词,别的不说,单是无游子手里的两块紫元星尘,你让他藏珍阁找两块差不多大小的,他绝对拿不出来,但是这并不影响人们对藏珍阁的信赖。

    毕竟商家嘛,总是喜欢搞搞噱头,只要想想他们商人的身份也就释然了,何况人家实力和信誉还是有的。

    以藏珍阁的实力,商铺自然要选在最繁华的位置,清风在石青城住过几年,殷正平也是经常偷偷往石青城跑的人,自然都识得路。

    此时天色已晚,不过街道上灯火辉煌,倒没见得比白日冷清多少,清风二人一路不停直奔藏珍阁而去,像藏珍阁这种店铺都是全天营业,倒是不怕打烊了。

    行不多时,已经可以看见藏珍阁的地方了,与道路两旁接连林立的商铺不同,藏珍阁在道路尽头正中处独起一座高楼,有这高楼在此,将那两旁商铺映衬得好似分立左右的侍卫一般。

    清风与殷正平二人来到近处,见那楼门紧闭,门外围着七八人,正聚在一起说着什么,看他们衣服上大大的“藏珍”二字,显然都是藏珍阁的人手。

    殷正平心下起疑,只觉今日这门前似乎冷清了些,清风却未在意,走上前就要推门进去。

    就这时突然一条手臂横伸,挡在了清风身前,清风向旁一看,正是此前那七、八人中的一个。

    那人拦下清风,开口问道:“两位小哥什么事?”

    清风一怔,心想,店铺开门迎客,客人进店里还能有什么事?但想想自己还真不是来买东西的,于是俯在那人耳边,悄悄说道:“你猜。”

    那人听了也是一怔,心想,这是怎么个答法?我哪知道你干什么来了!于是下意识中已将清风归类成来捣乱的了。

    但清风莫名其妙的一句“你猜”,还真让他不知如何回答为好,在他原本的设想里,应该是一问一答,再问再答,然后三言两语的,就把这两个毛头小子打发了。

    可转念一想,敢往这门里进的也没什么简单人物,身前这个显然是有修为的,另一个看样子似乎是个普通人,可一时又拿不准是不是掩藏了气息,以至于自己看不出深浅,于是也不敢太过分,只说道:“还请两位说明来意。”

    殷正平刚要答话,清风已抢先道:“你先猜猜看,让你猜三次。”

    那人听了也不知如何做想,殷正平却心焦不已,心想这清风真是不靠谱,这样一说人家能让你进去才怪了,殊不知那人见清风如此冷静,言谈中还带着几分戏谑,有些猜不透清风身份来历,心里反而更加拿不定主意。

    这位想了想,唯恐清风有什么深厚的实力背景,也不敢再如先前那般生硬拦人,于是试探着问道:“两位是来买东西的?”

    清风摇摇头。

    “那么,是来卖东西的?”

    清风再次摇摇头,说道:“还有一次机会,若猜错了,可就得让我过去了。”

    这人一听清风这话,只急的满头大汗,他可是接了死命令不许放人过去,可现在只剩下一次机会,若是猜错可就糟了。

    这人心急不已,努力猜测着清风来此目的,可越是着急,越想不出,来这藏珍阁的除了买、卖哪还能有别的事。

    就这时旁边突然有人说道:“既然不是买、卖,那当然就是‘换’了,两位是来以物换物的吧!”

    “嗨呀,我怎么把这茬忘了。”那人一听这话,感激的看了一眼帮自己解围的同伴,接着转对清风得意一笑,意思,这回你还有何话说。

    清风颇为意外的看了一眼后凑过来的那人,那位一见清风这神情,只道自己猜中,不由更加得意起来。

    哪想紧接着就见清风对二人笑了笑道:“还是不对,你们输啦,还不快快把门打开。”

    “没猜中?”那二人同时意外道。

    “很可惜,就差了一点点。”清风为二人遗憾。

    “就差了一点啊?唉!好可惜!”二人感叹,说着分站左右将大门推开,伸手一引道:“二位请进。”

    “多谢!”清风对着两人一抱拳,抬脚往门内迈去。

    殷正平跟在清风身后,呆愣愣的往里走着,直到进了门内,仍未回过神来,隐隐觉得哪里不对,看那人此前的意思,明显不想让两人进来,可怎么三言两语的就把门打开了呢?这不对呀!话说我们来这是干什么来着?

    就在殷正平心下疑惑之时,突然有人开口问道:“怎么回事?怎么把人放进来了?这俩小子是干什么的?”

    之前开门的一人答道:“张管事,这两位是来……”那人说到这里,自己也是一愣,转向清风问道:“两位来这是干什么来着?”问完,见清风如同未听到般全无回应,只得转而看向殷正平。

    殷正平无奈,只得说道:“我们来找人的。”

    “找人?”张管事一皱眉又问道:“找什么人?”

    “是两个姑娘,不知管事今天可曾看到……”殷正平见这张管事不像什么和蔼的人物,连忙开口发问,只是话未说完,已被人打断。

    “没看到!”张管事闻言先是一愣,接着不耐烦的说道。

    殷正平心急,再问,“管事可记清楚了?两位姑娘应该是下午时……”

    “找姑娘到对面的怡红院去,来我们藏珍阁干什么?”张管事不悦道。

    殷正平被人拿话一呛,正要再说些什么,那张管事已对左右道:“来人呐,两位小哥迷路了,谁跑一趟把他俩送到怡红院去,找两个本领好的姑娘,好好侍候着,告诉老鸨记我账上,今个我请二位了。”

    张管事话音刚落,已有五六个人围了上来,其中一人道:“两位请吧,我们怡红院今个打烊了……呸呸呸,我们藏珍阁今个打烊了,两位若是买东西还请改日再来,今天张管事请客,咱这就过去吧。”

    此时对方撵人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殷正平虽心中起疑,但他一个普通人哪硬气得过对面,何况对方此时也还算客气,但若再耽搁下去,可就说不好会怎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