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 组团喝花酒

    更新时间:2017-08-29 20:19:56本章字数:3065字

    就在殷正平左右为难之际,清风总算回过神来。清风先是向着身前几人看了一眼,接着传音给殷正平让他稍安勿躁。

    “两位别愣着了,请吧……”刚才说话那人,见清风和殷正平呆立不动,上前几步伸手一搭清风肩膀,搂着清风就往外走去,显然已经等的不耐,要把人强行带走了。殷正平不必说也是同样的待遇,自有别人招呼。

    清风也不抵抗,一转身跟着往外走去,套近乎道:“大哥怎么称呼?”

    “我姓任,叫我任五就行,那边是我兄弟,任六。”说着一指殷正平身边那位。

    “原来是任五大哥,任六大哥。”清风笑着对二人招呼一声,心里却在偷偷吐槽着“人五人六”这种奇葩的名字。

    吐槽过后,清风又接着问道:“咱们真的是去……去那个怡红院么?”说着还害羞起来。

    任五一见清风这神色,上下扫了清风两眼,哈哈笑道:“小兄弟,莫非还是个初哥?”

    清风不好意思的点点头,“那里真的能找到姑娘?”

    任五笑道:“大姑娘,小姑娘,什么样的姑娘都有,保你去了第一次还想去第二次,兄弟若信得过为兄,待会给你介绍两个本领好的……”

    却说那张管事见几人勾肩搭背的往外走,总算放下心来。起初见清风毫不抵抗,他心里也微感意外,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毕竟两个年轻人,一个全无修为,另一个虽比自己略高,但也没厉害到哪里去,自己这边人多势众,他们两个不做抵抗才是聪明之举。

    初时,当听说两人是来找那两位姑娘的,张管事还以为事情被人撞破,想想年轻人火气大,说不得还要争斗一番,如今一看这两人识趣的很,心下自然高兴。

    只是他心里高兴的同时又有些瞧不起清风,明明修为在身,却被人轻轻一唬转身就走,看他样子显然跟楼上两位姑娘是相熟的,如今他这一走,恐怕那两位姑娘就再无援手了。

    不过如此更好,否则若是争斗起来,这大街上人来人往难免就要走漏了消息,如果被人发现藏珍阁做出这样的事来,那影响可是很不好的,到那时,责任追究下来可不是他这小小一个管事能抗下来的。

    张管事心里有鬼,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突听清风说道:“……放心,张管事都说了请客,如此慷慨,他一定会同意的。”接着回身征求意见道:“管事大人?”

    张管事也不知道清风此前说了什么,不过见清风重提请客之事,不由心下冷笑,自己此前只是出言挤兑二人,没想到这年轻人竟不知好歹,真的见杆就爬,一挥手,不耐道:“去吧,去吧,都说了记我账上。”

    区区一顿花酒而已,张管事自认还是请得起的,虽然有些被恶心到的感觉,不过话已出口,只要能把这两人打发出去,花点小钱又算得什么。

    哪想他这话音一落,众人竟同时欢呼起来,张管事一愣神,隐隐觉得不对,这时就见那任六竟撇下殷正平跑到门口,对外面大喊道:“张管事说了,今个请大家伙怡红院喝酒,赶紧的,大家都去,今个可要不醉不休。”

    张管事胸中一闷,险些吐口血来,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要请大家一起去了?还不醉不休!?这么多人的酒钱再加姑娘的赏钱,自己这点家底非得被掏空了不可。

    张管事看到这里,知道事情不对,连忙就想喊停,哪想这时清风突然对那任五说道:“你看,我说什么来着,我就说管事大人慷慨无比,是让大家伙一起去吧。”说着又对屋内站着的另外五人说道:“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管事大人都说了,大家同去,快别傻站着了。”

    那几人闻言一喜,连忙也跑了过去,同时还回身谢道:“多谢管事大人慷慨。”

    张管事见这几人竟也随着清风的话跑了过去,心中一凛,至此真的发觉事情不对劲了,这五人虽同是藏珍阁的人,但并不是他的手下,绝不会擅自离开这里半步的。

    可此时发现不对已经晚了,还不等他做出应对,清风已转对他笑道:“管事大人何不同去,大家一起方才热闹么!”

    清风话音刚落,众人已帮着起哄道:“是呀,张管事既然请客,少了你怎行,当然是大家同去才好。”

    那张管事被众人一吵,竟瞬间忘了自己想干什么,站在原地竟有些迷茫起来,就在这时突觉手上一紧,转头一看,竟是那个有些修为的年轻人。

    清风拽着张管事的手,热络的说道:“管事大人,还犹豫什么,走走走,咱们这就出发,没有你这金主在场,可不扫了大家伙的兴致么。”

    张管事一听这话,瞬间肉痛起来,想想自己要请这么多人去怡红院,那花费可真是要他老命一般,不过想想事已至此,也豁出去了,既然这钱已经花定了,还不如自己也吃喝玩乐一番,如此也不算亏到家了,于是高喊道:“走走走,大家都去,都去!”

    有张管事领头,众人情绪更加高涨,再没人犹豫,几步路的功夫众人已出了楼门。

    刚走到门外,清风像似想起什么一般,突然一拍额头道:“哎!瞧我这记性,我还有些事情未完,诸位先去找好位置,点好酒菜,我办完事情随后就到。”

    “什么事情这么急?走,先喝酒去,事情明天在办。”任五说着去拽清风。

    “就是,哪有事情能急的过花酒,兄弟赶紧的。”任六附和。

    “说好了大家同去,兄弟不要扫兴才好。”张管事也开口说道。

    清风挣脱任五的拉扯,对众人说道:“真的有事,真的有事,诸位大哥先行一步,放心,我办完了事,马上就去找诸位。”

    众人又劝说清风几句,见久劝不下,也就不再强求,只告诉清风办完了事情,赶紧过去,清风笑着答应,然后站在门口,好像他才是主人一般,目送着这群糙汉子离开,眼看这些人走出十几步,清风转身进到楼内,回手就要将门关上。

    哪想就在清风这门将关未关之时,那人群中突然有个声音高喊道:“不,我不去,我还有事呢。”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殷正平。

    殷正平其实早就起了疑心,今天这藏珍阁处处透着诡异,店家开门迎客,从没有把人往外拒的道理,尤其是藏珍阁这样的地方,更是楼门常开,从没有打烊的说法,再加那张管事此前说话时神色有异,殷正平已经断定了,明月姑娘肯定就在这里,就算不在不这楼内,也肯定跟他们藏珍阁有关。

    但可惜他一个普通人也没什么硬闯的本事,只能任人摆布,而清风又不发一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事情到了这里,殷正平不由再次深恨自己没有修为,好在清风及时醒转过来,并提醒自己不要开口说话。

    殷正平见状,知道清风肯定是有了应对的方法,于是便不再言语,只等清风施为,哪想这清风即不打也不骂,只三言两语的就与众人打成一片,直如多年好友一般,到最后竟把所有人都调动起来,要组团去喝花酒。

    殷正平虽然不知道清风是如何做到的,但知道这肯定就是清风的手段了,殷正平看到此处,也是暗暗心惊,这才是兵不血刃,杀人与无形,就看这些人热烈的情绪,一心只惦记着去怡红院,竟完全忘了他们才是坐镇藏珍阁的人手。

    可心惊归心惊,当殷正平看到清风支开众人,自己却找了藉口留下时,殷正平可就再也坐不住了,眼见清风竟撇下自己,殷正平心里急的不行,他哪敢跟这群人独处,若是事情败露,自己肯定就是那个被人拿来开刀解气的。

    想到这里,殷正平连忙挣开勾在他肩膀上的手臂,缓缓向后退着,喊了那么一句话出来。

    清风一听殷正平那接连两个“不”字,已心知不好,不由扶额哀叹,“猪队友啊!”

    果然,就见殷正平话音刚落,那原本兴高采烈的众人动作突然一僵,紧接着齐齐转身冲杀过来,嘴里叫骂着,“小王八蛋,敢在老子身上做手脚!!!”显然已经清醒过来。

    能在藏珍阁混个差事的,不用说都是有些修为的,此时怒极出手,动作都是极快,清风一见,伸手在扳指上一抹,转瞬间已有无数符箓布满门间的空隙。

    张管事和那任五、任六一马当先,刚刚赶到楼门处,就见那门内光芒暴涨,紧接着无数法术奔涌而出,冰锥、爆炎、天雷、毒藤各种各样不一而同,藏珍阁众人一看这架势,不敢硬挡,纷纷后撤闪避。

    哪想那暴涨的光芒,只向门外一探,便熄了下去,除了寥寥几发雷击,竟再无一击触及到众人,那看着吓人的各色法术,就如一个哑火的炮仗,只“噗哧”一声,就再没动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