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 杀人灭口?

    更新时间:2017-08-30 22:57:48本章字数:3233字

    众人一见这景象,初时一愣,紧接着已瞬间明白过来。

    虽说清风发出的法术众多,可是却毫无章法,那门内空间本就有限,他却发出如此密集的法术,互相影响之下,爆炎点燃了毒藤,烧化了冰锥,冰锥化水又浇灭了火焰,这一互相干扰,可不就只剩几发雷电能打出来么。

    众人想明白了这点,不由对清风少了几分顾忌,如此毫无章法的乱扔一通法术,显然是个没什么经验的毛头小子,这样的人在他们这些老手看来,还不是分分钟就拿下的事儿。

    当然,如果他们知道清风是有意为之,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这么多的法术,要达到只在门外几步远的地方同时抵消湮灭掉,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何况其中神识的计算量多到吓人,任一点差错,都很难达到这样的效果。

    而清风之所以放这么个哑炮出来,一是因为他本就没想伤人,只想吓他们一吓。再一个,这群人乱糟糟的往回冲,清风一时间也拿不准殷正平的位置,怕误伤了他,所以才有意用了这么一手,只往看准了的方向丢了几道雷电过去。

    不过这样也足够了,就在藏珍阁众人闪避的功夫,清风已将那楼门一关,跟着啪嗒一声,从里面反锁了。

    藏珍阁众人一见楼门反锁,心知被骗,站在门外不住喝骂起来,没办法,藏珍阁往来交易常有重宝出现,这安全自然要放在第一位,所以这楼门一旦反锁,就凭他们这十多个人是无论如何也闯不进去的,因此除了叫骂几声,还真没别的办法。

    张管事心急不已,眼见因为清风那个烟花的缘故,已有人开始注意这边,心知今天这事一个处理不好,就是身败名裂的下场。

    当然了,身败名裂的绝不会是他张管事,他小小一个管事也没什么名声可以败坏,身败名裂的只会是藏珍阁。

    但是连藏珍阁都身败名裂了,他张管事的下场只会更惨,张管事心里都要急出火来,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原地转个不停。

    就在张管事无计可施之际,却见任五将殷正平制住,拽到前面,往地上一摁,冲里面喊道:“里面的小鬼听着,赶紧把门打开,否则别怪我这就砍了他。”

    任五一句喊完,里面全无动静。

    但张管事见状突然就有了主意,正所谓当局者迷,张管事此前乱了方寸,全因心知此事干系太大,此时被任五一提醒,毕竟是当管事的人,立刻就知道如何处理为好了。

    心里有了主意,张管事也不急了,走上前,蹲在殷正平身前问道:“里面那个小鬼叫什么名字?什么门派的?你两个是什么关系?”

    “他叫清……清风,我跟他这两天才认识,其他的并不知道。”殷正平说道。

    张管事平日里接人待物,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一看殷正平那神情就知道他言不属实,于是冷笑一声道:“我劝你还是实话实说的好,人家一身本领,拍拍屁股就走了。可你呢?你能跑哪去?”

    殷正平本就暗恨清风独自抽身,却将自己留在这群人中不管不顾,否则自己哪会落得现在的局面,此时听这张管事一说,心中已活动几分。

    张管事一见殷正平神色就知道这事有门,连忙再次说道:“我只是问你他师门所在,又不是什么隐秘的事情。何况今天这事可大可小,没准我们跟他长辈还是相熟的,到时几句客气话一说,今天这点小事哪还算得什么。”

    殷正平被这张管事一劝,已动了心思,想想只是问问师门,确实算不得什么事,何况自己又落入人手,还是不要挣扎的好,于是说道:“我只知道他的师门是斑竹林内的紫月府,至于其他的就真不知道了,我跟他真是这两天才认识的朋友。”

    张管事听殷正平说完,心下略一分析,知道他说的应该不是假话。只不过,这紫月府是什么东西?这竹林里面有这么个门派么?

    张管事在记忆中仔细搜寻着关于紫月府的事,最后还是一无所获,于是断定这清风是个没什么势力的散仙门下。

    可这样正好,张管事怕的就是这清风背后有什么招惹不得的大势力,既然只是个没听说过的小门派,那操作起来就简单多了。

    想通了这一点,又看看左右,见已经聚了不少看热闹的,张管事起身对着门内喊道:“清风小兄弟,我等本不想伤你,可你竟不知好歹,将我等蒙骗出来,难到你以为这样就能抢了我藏珍阁的宝贝么?

    要知道,就算你此时能拿了东西,可又要如何离开?何况你这好友还在我们手中,你就真的不顾他死活了么?所以我劝你还是及早把门打开,我藏珍阁念你年纪尚浅,也不会太过为难于你……”

    “呸!臭不要脸,你们干什么了自己还不清楚么?少把屎盆子往我身上扣!”清风本在思考着如何解救殷正平,所以并未离开,一直趴在门缝处看着外面情况,自然将张管事的话听得清楚,一听对面反说他强抢藏珍阁的东西,立刻还起嘴来。

    “这……这该如何是好……”张管事冲着围观众人一摊手,无奈的摇摇头,像似不知如何应对清风的胡搅蛮缠一般,顿了顿才再次说道:“我藏珍阁的店铺遍及各州各界,向来都是童叟无欺,讲究一个公平交易,这是修界共知之事,岂是你一句话就能诋毁的,我劝你还是及早打开门才是,要知道我藏珍阁至此已算仁至义尽,你若再如此纠缠下去,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张管事说完对任五使了个眼色,任五会意,手上一加力,拿着殷正平的手一掰,殷正平吃不住疼,立即惨叫出来。

    清风一见,不由更加心急起来,左思右想,最后一咬牙,拼了!

    清风心里拿定主意,却并未轻举妄动,而是先在屋内看了一圈,最后选了个一人多高的大花瓶,拖抱至门口后,又趴回门缝向外看去,并不时调整着花瓶的位置,直到弄好之后,这才往那瓶身贴了张符纸上去。

    清风准备妥当,又在心里默默推算一遍,这才对着门外高喊道:“殷大哥放心,今天他们害死了你,我清风定会帮你报仇的。”

    门外众人闻言一怔,一起向殷正平看去,心想这什么情况?我们还没要杀他呢吧?听这话怎么像是这人必死似的。

    殷正平听了同样心如死灰,只道清风不准备再管自己,险些破口大骂起来。

    哪想清风这边话音刚落,那楼门突然一开,紧接着各色光芒暴涨,又是一大批法术奔涌而出,齐向众人打来,只不过这次可不是之前那烟花一般的东西了,而是实打实的攻势,各种法术不仅互相间全无影响,反而有些相辅相成的味道在里面。

    藏珍阁众人一见,不敢怠慢,连忙抵挡闪避起来。

    原本以众人的心思,一见楼门打开,就想着强抢进去,奈何清风这法术虽然威力不强,却独占一个“多”字,在场的众人又没什么高手,应付起来也颇为吃力,如若自保尚且有余,但若想反攻就非得清风这波攻击过去才行。

    张管事早在那楼门一开的时候,就发现这次是实打实的攻击,而且他更发现了一件出乎意料的事,因为清风大半攻击,都直奔他口中那个“殷大哥”而来。

    张管事心中诧异,感情说来说去,原来是你自己想对他下手啊。张管事心中纳闷,虽不知清风为何要急于灭口,却心知但凡是敌人想要达到的目的,都一定要破坏掉才行。

    想通这点,张管事仗着自己跟清风修为相差不大,也不闪避,上前一步将殷正平挡在身后,硬是抗下了所有攻向殷正平的法术。

    可张管事越挡越是心惊,这攻向殷正平的法术,一环强过一环,自己竟隐隐有招架不住的架势,显然对方灭口之心已决。

    “难到是这小子隐瞒了什么关键的东西,所以他才这样急于灭口?”张管事心中想着,忍不住就想回头看一眼。

    可就在张管事一分心的当口,变故陡生。

    “看暗器!”清风猛地大吼一声。

    随着这一声喊,就见一道黑影带着破空声,“呼”的一下,直奔张管事的下体打去。

    暗器呼啸而至,张管事一见来势,心知无法抵挡,再一看那暗器所奔方位,更是心惊胆颤,此时此刻,张管事哪还顾得上殷正平死活,当然是保护自己的命根子要紧。

    “卑鄙!”张管事怒吼一声,连忙向旁一闪。

    殷正平此前被任五摁在地上,正是跪坐在地的姿势,这张管事突然向旁一让,自然将殷正平暴露出来。

    就听“啪”的一声巨响,那暗器直拍在殷正平面门上,张管事只听那声音都惊出一身冷汗,还好自己闪避的快,否则这一下若是打在那要命的地方,绝对是个鸡飞蛋打的下场。

    张管事一阵后怕,同时转身去看殷正平死了没有,可这一看之后,却不由楞在了原地。

    就见那本该是殷正平所在的位置,竟多了一只花瓶出来,张管事刚觉得这花瓶有些眼熟,就见一直冰锥飞过,啪的一声将那一人多高的花瓶打成粉碎。

    “人……人呢?”张管事心中惊讶,忙往清风那边看去,却见那楼门重重一关,跟着“啪嗒”一声响,再一次反锁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