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 以物换物

    更新时间:2017-08-31 22:55:51本章字数:2211字

    清风得意道:“由我清风亲手绘制,当然是,更明亮,更持久。”

    放屁!放屁!放屁!殷正平心里那个气啊,什么更明亮,更持久,说来说去,还不就是一个用来照亮的。

    至此殷正平彻底没言语了,懒得再跟在清风后边,也在这楼内四下闲逛了起来,只是不知怎的,总忍不住想往清风那边看上几眼,然后只不一会的功夫,殷正平就再次目瞪口呆起来。 

    就见清风从那架子上,找了双新鞋换上,然后把自己换下破鞋往上一放,接着把那铭牌上的字一抹,重写了一排字上去,写完之后,清风兴高采烈的奔着下一个目标去了。

    殷正平心中好奇,连忙走了过去,就见那铭牌上写着“清风之追云逐日履(单只,有缘人若能集齐一对,穿上效果更佳!)”

    殷正平看后不禁以手扶额,心中感叹,“他还真敢写啊!明明就是破布鞋而已,就这也敢叫追云逐日履?还有那个‘有缘人’是搞什么鬼?还集齐一对效果更佳!?有人穿一只鞋的吗!!!”

    殷正平吐槽不断,但很快他就变得无力吐槽了,因为他又接连发现了“清风之平步青云袍”和“清风之五海八荒裤”。

    殷正平强压着吐血的冲动,一件一件的看了下去,但当他看到最后那个“清风之四角生平裤”时,在胸中蕴育良久的吐槽之力,就再也压抑不住了,然后殷正平神奇的发现,自己吐槽的能力恢复了。

    那平步青云袍和五海八荒裤,不用说,自然就是清风身上的粗布道袍和蓝布长裤了,这两件东西虽然有些破旧,但起码还算完整,没像那追云逐日履似的,还少了一只。

    殷正平看到这里,多少还算冷静,最多也就是吐槽一下这名字,但这“四角生平裤”可就有点过分了吧!这不就是清风贴身穿的四角裤吗。

    你把这玩意扔人家店里也就算了,偏偏还给挂了起来,跟个小白旗似的,多他吗晦气啊!这藏珍阁的气运说定都被你这玩意给毁了,最少得走三年背字儿,你这一下,说不定都把人家的风水局势给破了。

    殷正平忍不住替藏珍阁叫屈,清风却已经非常开心的从里到外换了一身行头,对着镜子左右转了两圈,只觉非常满意。

    清风这一身虽然款式普通,但穿上之后还真多了几分潇洒,虽不见什么珠光宝气,但如若细看,可见宝光内敛,显然一针一线都不是凡物。

    殷正平看了,不由心下感叹,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清风本就长的俊俏,此时这身衣服一换,还真有几分名门子弟的味道,想想这毕竟是藏珍阁内的精品,于是有些好奇问道:“清风兄弟,这身衣服是何物所制?看着宝光隐隐,可有什么厉害的地方吗?”

    “厉害的地方?”清风纳闷。

    “就是像说书人常说的,内里布有防御阵法,然后什么飞剑难伤啊,水火不侵之类的。”殷正平解释道。

    清风摇摇头道:“厉害的地方还是有的。不过至于你说的那些,如果是普通的铁器或许难以划破,但若说飞剑难伤什么的就不可能了,一件衣服而已,哪来的什么防御力。”

    “那……那这……到底厉害在何处?”殷正平不解的问道。

    “价格很厉害!”清风点点头凝重的说道:“我刚才看了一下,据说是什么蚕,什么丝制成的,价格贵的吓死人。”

    “这就厉害了?”殷正平一脸的不信,实在很难将“贵”和“厉害”这两个东西联系到一起。

    “走走,那边还有一套,我带你看看。”清风说着,拉起殷正平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两人到了另一边,殷正平就见一袭黑衣挂在架子上,清风上前揭下铭牌,递给殷正平道:“看看。”

    殷正平接过一看,“我靠!这是衣服?”

    “怎么样?厉害吗?”清风问。

    “厉害厉害!”殷正平惊叹不已。

    殷正平拿着那铭牌,不敢置信的连连摇头,惊叹过后,一咬牙,心想反正事已至此,不如自己也厉害上一回,心中拿定主意,殷正平一抬头,就想把那衣服拿下给自己换上。

    可是……

    衣服呢?

    殷正平心里纳闷,接着就见清风随手往那架子上扔了一叠符纸,嘟囔道:“差点忘了,师伯还让我给他带套衣服来的。这一身黑的,到是正好。”

    殷正平一见那符纸,就知被清风抢先了,不由心下郁闷起来,更是莫名的就想到了之前吃饭的时候,明明早就告诫自己犹豫不得,没想到,到头来还是犯了这个毛病。

    不过转念一想,殷正平发现最郁闷的绝不会自己,这藏珍阁才应该是最郁闷的那个,遇到个拿明光符当钱花的清风,想想也是够受的。

    就明光符这玩意,就算拿来当纸钱,恐怕鬼都不会上当吧!真亏的清风此前敢说“以物换物,公平交易”呢,难到就不怕遭雷劈么?

    殷正平默默吐槽,见清风已将那黑衣收去,也懒得讨要,想着藏珍阁这么大,总不能就这么两套衣服,自己再另找一件就是。

    殷正平刚想再往别处转转,却突然被清风拽住了衣服,接着就听清风说道:“走吧,时候差不多了,该干正事了。”

    殷正平一愣,“什么正事?”

    清风一脸嫌弃道:“你忘了我们是干什么来了?”

    “明月!”殷正平猛然醒转。

    清风耸耸肩,“是啊,走吧。”

    “走?去哪?”殷正平问。

    清风抬手指了指头上道:“楼上。”

    “明月姑娘就在楼上?你怎么知道的?”殷正平疑惑。

    “我当然知道啦,这楼门一开我就知道了。”清风说着回身一指那楼门说道:“这楼里应该是有什么禁制,大门关上时切断了我跟灵希的联系,不过进到楼里后,我跟灵希恢复了联系,自然就知道了。”

    “那你怎么不早说,她俩情况如何?可是遇到了危险?”殷正平连忙追问。

    “危险么?也算是吧。”清风想了想后说道。

    “那还不赶紧走,你就不急么?”殷正平说着已往楼上走去。

    清风很坦然的答道:“当然不急。”

    殷正平回身皱眉,“怎么?”

    “因为她俩说没关系,可以晚点再上去。”清风一摊手。

    殷正平气急,“到底怎么回事?”

    清风起身往楼上走去,说道:“先走着,等到了上面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