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 心里在滴血

    更新时间:2017-11-10 23:40:32本章字数:2179字

    张管事好不容易才爬到现在的位置,当然不会拿自己的前程开玩笑,所以尽管心里不忿,却也不敢接灵希的话茬,呆站在原地,一时间走也不是,说话也不是,只能拼了老命偷偷抚慰自己受伤的心灵,暗暗告诫自己不要跟这个黄毛丫头一般见识。

    哪想就在张管事即将把自己治愈的关键环节,明月幽幽的道:“这位管事先生真的不考虑考虑?虽然只换一样我们有些亏,可既然我师妹开口了,我这当师姐的也不能扫她面子不是,不过我看管事先生似乎囊中羞涩的样子,而且直接点名要那几样宝物也有些强人所难,不如这样,我再给先生打个折,就按照整百年灵笋的价格算给你怎么样?而且不必以物易物,用凡俗间流通的金银一类交付也可以。”

    赚!特别赚!

    张管事一听这话,就知道自己绝对赚大了!以这竹笋的价值,刨去补阳丹不算,换其余四样,换两个有余,换三个藏珍阁小亏,至于具体如何就只能按各方所需来谈了。

    更何况明月说只按百年的价值来算,要知道多出这四十年可不是加减法那么简单,那价值可是翻着番的往上涨,所以明月给出的这价格是绝对的优惠大酬宾,属于不买就会后悔终身的系列。

    但是很遗憾,就算是百年生的竹笋他张管事也买不起啊!从明月开口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他张管事要悔恨终身。对一个商人来说,还有什么是比便宜就在眼前,可自己却占不到更痛苦的么?

    于是张管事眼看就要愈合的心灵又受伤了,重伤!那心里哪是滴血啊,早就血流如注了。天大的便宜就摆在面前,可是……可是自己不中用啊!

    张管事好急啊!张管事好恨啊!张管事没钱啊!

    王青把事情看在眼里,他清楚这事对张管事的伤害有多大,对这个跟自己不对付的管事,王青私下里也调查过,对他有多少身家也知道个大概。

    按王青估算,如果张管事再努力个三年五载的,绝对能把这便宜占下来,但问题也就出在这三年五载上,所以最痛苦的绝不是有便宜却占不到,而是这便宜差一点就能占到。

    见这个总是跟自己做对的张管事吃瘪,王青心里也是暗爽,不过这张管事毕竟只是个下人,在城主府一方是,在王青长老眼里也是,王长老可从没把张管事当做什么对手,只有城主府那哥俩才是能稍微跟他对抗的存在。

    而且也只是“稍微”罢了,王青心里清楚,只要他王青往藏珍阁一站,这地方就还是由藏珍阁为主,任你城主府一方如何蹦弹,也只能为辅罢了。

    所以管你城主府如何安插人手,张管事如何挑事做对,王青也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触及藏珍阁的核心利益,就完全懒得搭理对面。

    此时眼见张管事被二女挤兑的嘴唇发抖,心急的面无血色,王青感觉也差不多了,下人嘛,略微惩治一下就是了,没必要太较真,细说起来王青有时还挺可怜这人的,自以为风光无限,其实夹杂在两方势力之间,过的是朝不保夕的生活,指不定哪天就淹死在双方势力的对冲之中。

    但不管怎样,对外来说张管事终归是藏珍阁的人手,王青做为主管长老也不能放任不管,于是王青拍拍了张管事的肩膀道:“不要想太多,你先下去吧。”

    张管事猛的惊醒过来,心知自己刚才的状态很危险,若是没人点醒,很容易就是个伤及心神的下场,说不定还得自掏家底求购个竹笋补补心神才行,不由略为感激的看了王青一眼,放下竹笋,一抱拳,也不言语,转身就走。

    只是没等走出两步突听灵希说道:“诶,管事大人怎么走了啊?天大的便宜都不占多可惜啊?钱不够?没关系,我再给你打个折啊……呜……师姐……”

    张管事一听又打折,心里真是又急又怒又狂喜,不由得心内狂呼道:“少瞧不起人啊!今天就让你两个黄毛丫头知道瞧不起人的代价!”

    张管事来不及细想,连忙转身,就要开口将事情答应下来,免得二人反悔。哪曾想转身见到的就是灵希挑衅的神色,口中叼着的竹笋,以及明月还没有收回的手。

    蛮横的将竹笋按在灵希嘴上,明月慢悠悠的嘟囔道:“吃那么多东西,也堵不住你的嘴。”

    “咔”的一声脆响,灵希顺势咬了一口,揉了揉生疼的嘴唇,有些委屈的埋怨道:“师姐,你干嘛……”接着又将手里的竹笋向前一伸,对张管事道:“喏,你还要不要?被我咬过了,就算你五折好了。”说完又咬了一口。

    张管事“噔噔噔”连退三步,好悬一口血吐在原地,心中那份惊怒就不说了,但更主要的是心疼。

    吃了!她居然就这么给生吃了!张管事心疼啊,暴殄天物啊!张管事的心好痛。现在别说五折,就是白给都不要啊,都说灵物认主,这斑竹林的竹笋也有着类似的效果,谁咬了就是谁的,所以这竹笋都是先处理过后再拿来入药,这样效用才是最佳。

    而此时心疼的可不止张管事一个,就连石大公子见灵希真的一口咬了下去,都不由咧了咧嘴,那一口一口的可都是钱啊!

    王青此时却深感有些不值得,只是置个气而已,做到这样确实有些过了,好好的宝物就这么毁了,岂不可惜?

    想到这里,王青不由多看了明月两眼,灵希的喜怒哀乐全写在脸上了,没什么好说的,可这个明月姑娘,此前看着挺沉稳的啊,而且眼睛毒,心思深,能在短短时间内判断出张管事的身家,然后卡在“百年”这个点上让他难受不已。

    就是这么厉害的一位姑娘,怎么会跟着那灵希一起胡闹呢?

    就在王长老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见灵希将那咬了两口的竹笋向旁一扔,有些嫌弃的道:“难吃死了。”

    这举动连见惯了场面的王青都看得眉头一跳,不由哀叹,糟蹋东西啊!这样的灵物,你直接生吃了就已经很罪过了,但你咬两口就不吃了,更罪过啊!

    眼看着好好的宝贝就这么糟蹋了,王长老的心里也不禁开始滴血了,可没想到的是,下一个瞬间就同样变得血流如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