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进化

    更新时间:2018-01-09 15:43:34本章字数:2119字

    在场众人能用这样语气跟张管事说话的,自然就只有石大公子一人,而且石公子着重强调了“身份”二字,当然也是意有所指。

    张管事也是明白人,知道石公子是什么意思,可一听这话,心里却老大的不耐烦,你们都有病吧!一说话就咬字,玩什么一语双关,搞什么意有所指啊!就不怕咬了舌头吗!?

    不过吐槽归吐槽,张管事此时也回过味了,自己不是闲的么?平时巴不得这老头出点差错,今天怎么还提醒他去了?今天暂且罢了,待以后总部派人下来,到那时好好告他一状就是。

    张管事脸色阴晴不定的悄悄动着小心思,石公子则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道:“王长老受命主管石青藏珍阁一切大小事务,张先生哪敢质疑您老的决定?二位虽然意见相左,不过我看他并无恶意,长老就不要与他计较了吧。”

    王青待石为开说完,翻着眼睛看了看张管事,又看了看石公子,也没说话只意味不明的哼了一声,便不再搭理二人。

    石为开如何也没想到自己给足了面子的圆场,只换回了鼻孔里的两道冷气,不禁有些下不来台,心下恼怒不已,不过见王青不再理会这边,只得咬咬牙强行忍下,自行解围道:“张先生你来,我有些事情要请你指教。”

    张管事也是有台阶就下,打着哈哈道:“指教可不敢当,公子有事但问无妨。”

    张管事说着话已凑到石公子身边,一主一仆虽然关系众人皆知,却仍维持着表面的客气,好似不相干的人一般。

    王青将二人对话听再耳里,往日并不觉得如何,今天却没来由的一阵心烦意乱,只觉恶心无比,不由斜着眼睛再次往二人的方向瞥了一眼。

    石为开一见,心里这怨气更足了,低声道:“这老东西今天吃了什么药?火气这么大?冲你也就罢了,这会又摆个臭脸色给谁看呢?”

    张管事心里默默甩了好几个大白眼过去,这话也没法接啊,虽然心里不大高兴,却也只能认了,知道石公子只是牢骚一句,只好干笑几声把话题岔了开去。

    且不说主仆二人坐在那边窃窃私语,灵希却有些不耐烦了,初至石青城那股兴奋劲一过,现在只觉无趣的紧,反倒惦念起无游子说要在村子中看相的事情,只盼着赶紧了结此事好快些回去。

    所以王青才刚回身坐下,灵希就急不可耐的追问道:“怎么换,怎么换?到底听谁的啊?”

    王青似乎余怒未尽,一挥手道:“当然听我的,听他的有屁用,他说的又不算!”说完,似乎觉得自己语气太冲,忙又道:“姑娘放心,交换方法就按我刚才说的来,这个主,老夫还是做得的。”

    灵希性子中那不肯吃亏的劲可是体现在方方面面的,虽然对几样宝物的价值完全没概念,但像是换三个和换两个,这种简单的数量问题还是非常清楚的。

    脑中简单处理了一下信息,能换三个,嗯,不亏!既然不亏当然要高兴,那脸上自然就写满了开心俩字,由衷的称赞道:“还是老先生大方、果断,不像那边坐着那位……”说着往张管事那边努努嘴,摇着头道:“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小家子气,而且废话还多,左一句右一句的,烦死人了。”

    王青被灵希的话逗乐了,接着道:“可不是,本想叫他过来长长见识,哪知道废话那么多,若是提提意见也就罢了,偏偏还要拿总部的名头来压我,也不想想自己什么身份,一个偏僻小地的破管事,还想翻出天去不成。”王青说着说着,也是越想越气,忍不住再次横眉瞪了张管事一眼

    灵希也跟着往那边扫了一眼,“你看他贼眉鼠眼的,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依我看,老先生以后可得防备着点,没准这会正恨着你呢……”

    王青这边听的连连点头,却把张管事看的堵心不已,又凭白添了一肚子火气。

    至于张管事为什么是看的堵心,这里却得说上一句,要知道这藏珍阁的三楼是谈事情的地方,按藏珍阁的经营范围,这里面难免就有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这三楼的桌椅都是布着阵法的,一旦压低了音量,除了同桌之人,旁人再难听见分毫。

    此前石为开敢说王青摆个臭脸色,也正是仗着这点,否则这修者都耳聪目明的,管你如何压低了声音,总能听个真切。

    因此张管事也不知道二人在说些什么,不过就看这二人说说话就往自己这边瞥上一眼,显然是在谈论自己,而且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没什么好言语。就这,张管事心情能好才怪了,猜想着二人编排自己的说辞,可不又添了一肚子气么。

    而且张管事猜的不错,同桌而坐的明月亲耳见证了,张管事是如何从一介宵小进化成大奸大恶的全过程。

    如果单听灵希的话,张管事显然已经到了,不除不足已平民心,不杀难以谢天下的地步,而这会灵希正撺掇着王青要先下手为强,以绝后患呢。

    明月伸手捂额,心知这是灵希绝对错不了,否则还以为是清风在这里胡言乱语呢,这胡说八道的劲头跟清风真是太像了,看来以后可不能让这两人总往一起凑,好好的姑娘,才重生这么几天,白纸似的,就快被清风带坏了。

    当然这念头也只是在明月的脑中一闪而过,她现在可没功夫深究这个,若是往常她早就出言打断灵希的胡言乱语,可现在实在没心思理会这个。

    明月这半天低头不语,倒也没闲着,仔细梳理了一遍上楼之后众人的情绪变化,再看看灵希和王青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的凑在一起编排张管事。

    如果抛去二人的谈话内容,单看场面跟孙女哄爷爷似的,如果说只是灵希自己胡闹也就罢了,但王青堂堂的主事长老,竟也全程陪了下来,可就有些不对劲了。

    明月低头凝眉,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猛地心头一跳,又想起无游子此前的话来,顿时更觉不妙,心知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还是赶紧了结了事情,快些回去才是。

    想到这,也不敢再拖,明月一抬头,轻咳一声打断了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