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 狂教徒

    更新时间:2018-02-24 23:14:20本章字数:2110字

    说起来,王青也算是如愿以偿,他还真被吓了一跳,而且是一大跳,不过想象中的,灵笋码成堆的场面并没有发生,因为明月只取了一样东西放在桌上。

    明月因为心存去意,想快些了结了事情,所以也不犹豫,在说了一句“没关系的”之后,一翻手再次从百宝囊中取了一物放在桌上,言道:“另两样就用这个换吧。”

    明月的语气很平淡,内容也只是简单的陈述,但放在此时此刻却显得有些不太合适,因为明月那话里完全没有商量的意思。

    这不是一句应该出现在生意场上的话,何况还是关于补阳丹这样的大买卖,起码在王青印象里,但凡是涉及到补阳丹的交易,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语句和语气,好像算准了自己一定不会拒绝,除非……

    除非明月所拿出的东西,价值上还要远超补阳丹,而且不仅是补阳丹,还得是补阳丹加上洞明膏才行。

    明月将东西放在桌上,又把手移开,王青好奇去看,入眼却只有一团幽光,定了定神,待那光散了散,这才看清了桌上的东西,就见小小一物摆在桌上,约摸手指大小,其状如伞,盖如网,柄如玉,伞盖正中一圈幽紫,其余处皆是碧绿,小巧精致无可比拟。

    见了此物,王青先是愣了愣,接着像似想起什么,猛地站起身,就听啪的一声响,却是起身时势头太猛带翻了凳子。

    王青指着桌上,惊讶道:“这……这是……”

    就这时,又是一声响,王青转头一看,就见张管事同样带翻了椅子,又往前紧走了几步,也不敢太靠前,站在半远不远处,向桌上仔细看了几眼后,忍不住惊呼出声,“这……这是……”

    王青一看张管事那样子,就知他识得此物,不由微微有些意外,要知道,明月拿出的这东西,已绝迹数百年,早被人们淡忘,就连王青自己都不曾见过,若不是此次发配石青城前与一位前辈闲谈聊及此物,恐怕都得分辨个一时半刻。

    见张管事也识得此物,王青不由暗暗感叹,这货还真是干这行的好材料,可惜是城主一方的人,否则的话,会成为自己的好帮手也说不定。

    王青这边刚感慨一句,忽听又是一声椅响,就见石大公子睁圆了眼睛,同样手指这边,疑惑着道:“这……这是……”

    若说张管事识得此物,王青虽感诧异,但也不觉得如何,但见连这个纨绔都识得此物,王青这心里可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所以王青震惊了,靠,难到这个纨绔,竟跟自己有同样的知识贮备?

    王青心内不安,殊不知此时此刻还有一人,跟他有着同样的想法,而且也不是别人,正是张管事了。

    见石为开竟跟自己说着同样的话,张管事也震惊了,靠,这个草包怎么会认识这个?

    心里念叨着同样的事,王青和张管事两个罕见的不谋而合,一起向石为开盯了过去。

    石为开才刚开口,就见两人盯了过来,也说不清是为什么,心里竟隐隐有些发毛,支吾两声,才接着道:“这……这是什么啊?”

    王青和张管事心里那个气啊,一起甩了个大白眼过去,不认识你激动个什么劲,好好坐着得了,臭不要脸的瞎起什么哄。

    这两人难得想到一处去,但回应可就不同了,王青眼睛一翻,也懒得搭理石为开,转对明月道:“有什么要求?”

    一句反问,主客相易,王青竟反问起明月有什么要求来。

    张管事原本还有些拿不准主意,此时一听王青这话,心道,准了,这绝对就是那事物了。又向那小伞般的东西望上两眼,这才压着心中激动,返身回到了石为开身边。

    石为开早就急不可耐,一见张管事回来,连忙问道:“那是什么?”

    “好像是竹荪。”张管事嘴上应着,眼睛犹自盯着那边桌上。

    “竹荪?”石为开嘟囔一句,样子有些迷茫。

    张管事连忙解释道:“相传此物能治各种心智损伤,有奇效。”

    石为开在心里仔细分析了一下心智受损时的各种症状,嘴一撇道:“嗨,你就直说专治各种痴呆傻不就结了。虽然也是个好宝贝,但依我看可抵不上补阳丹的价。你说那人都痴了,傻了,哪还会知道给自己买药吃,可不是笑话吗。就这也能换得补阳丹?要我说可抵不上补阳丹那等神物分毫。”

    张管事心里那叫一个气,心说我若是买得起这竹荪就先给你用上,好好治治你这智力低下的毛病。那补阳丹不过一个补药而已,虽说挺珍贵的,可到了这货嘴里怎么就变神物了,在看他那样子,不过是念叨了两遍补阳丹的名字,且不说双目放光,连神色间都不自觉的带上了几分虔诚,那满脸的信仰之力,不知道的还以为在谈论什么前辈大德呢。

    张管事虽然很想边抽他嘴巴,边解释两者的价值关系,但一想到这货的作风,心里倒也有几分释然,心想就凭他那点身家,对补阳丹求而不得,如此将补阳丹奉为神物倒也不过分。可就算如此,也不用表现得跟狂教徒似的吧,难到……

    想到这里,张管事忍不住往石为开的裆部偷瞄一眼,难到是已经不中用了?否则又何必如此推崇补阳丹?

    不过就冲石为开刚才那表现,张管事十分怀疑石为开就算真的得到补阳丹,也会舍不得用,说不定还会供起来,每天插三炷香好好拜一拜。

    短短一瞬,张管事想了很多,虽然心内哀叹这货没救了,但该解释的还得解释,而且还不能太直白,跟一个狂教徒说你信的神不灵光了,可不是找事情么,不说别的,绝对会惹上一身骚。

    略一组织语言,说道:“公子你看,现今世上天魔横行,一旦被找上,就算侥幸逃得性命,可因此心智受损的也不在少数,若是那独行的散修也就罢了,痴了,傻了,只要不到处伤人,也没人理他。但有一些人,不论是疯是傻,可都是有人管的,例如我们二公子新近结识的那位老人家,在修界也是大名鼎鼎,呼风唤雨的人物,只有一个独子宝贝的不行,偏偏这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