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紫炎城

    更新时间:2017-06-14 17:02:08本章字数:1917字

    秋风萧瑟,落叶纷飞,在这个靠近落日山脉的小城中,依旧人来人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冉冉皆为利往。城中一到夜晚灯火阑珊。好不热闹,街上到处都能听到叫卖声。还有一些到落日深林里寻宝的猎人们,外围深林里珍奇野兽的皮毛是那些远在千里之外--羲和城那些商贾巨富,达官显贵们的首选。

    林府,坐落与这座繁华紫炎城的东北隅,远离了那些市井的吵杂声。夜幕悄悄来临,热闹了一天的紫炎城也开始安静了下来,明月当空,繁星点点。大街上的人也悉数尽回。

    有一人显得格外显眼,仿佛与这繁华的市井格格不入。右手拿着一块相师的破幡。上面用苍劲的篆书写的几个字“神算相师”,这幡上面有稀稀疏疏的贴着几张符箓。看来是双行的 即是算命的也是帮人做法的 。这年头相师骗吃骗喝的却也不少。身上的袍子也不知是什么布料做的,似乎好久没换洗过了。

    看起来像是有些年头了,但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有神。颇有仙风道骨之意。不紧不慢的在大街上走着,嘴里也不知在说什么。

    突然天空中不断聚来紫气,如果不抬头仔细看是不会发现的。紫气越聚越疯狂,形成了一个实质的漩涡不断的在空中快速旋转着,紧接着一颗看似普通不能在普通的“流星”【也许是叫流星吧】划破夜空,透过那个紫色的漩涡飞向大地。

    而那方向赫然是林府,紧片刻后紫气消散,夜空仿佛什么都么发生过。一点痕迹都没有。这一幕被相师看尽眼里,脸色沉重。又略些疑惑。

    进而,朝林府的方向走去,随之听到一老妪惊喜道:“恭喜老爷,林夫人生了,是男孩。”中年男子激动道:太好了,有劳了。 无名相师低头暗道:此时正逢子时,刚八月十三,辛卯酉庚午丙子。

    随即整个人便消失在了原地,这一幕要是被夜巡打更的看到还以为是见鬼了呢。

    下一刻便出现在了林府之内。林昊天只觉得周围的空气被抽空扭曲了一样,一阵头晕目眩,眼前就这么突兀的出现了一个人,此人一身破旧的袍子,右手持破幡一帜,正是那无名相师,林昊天被眼前一幕震撼,警惕道:”相师,是何人?有何指教?”

    相师淡然道:“林将军放心,我只是云游天下,恰好近几日刚到此地。方才天有异象。虽来此。”

    “那你是修真之人?”林昊天惊声道,看到有这样的神通。他只能是这么认为了。

    “修真?哦!也可以这么说吧”相师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看着怀中的婴儿到道:“哈哈、好一个帝王命。好,好,好….”连声道了三个好

    林昊天疑惑道:先生,所说的好是什么?为何还连道三声,望先生指点。

    无名相师一脸严肃道:“扶月之金,当权得令。外阴内阳,坚刚之性,有火炼之,紫阳城中,有火有风。火借风势。逐成大鼎之才。金多火旺,子水性寒。如遇天水,得此淬炼,方成帝王。”

    林昊天惊奇道;遇水是为何物?

    “出火之金不能无水来淬,遇天水则大圆满。此帝王非彼帝王。此子,道路坎坷,命有大劫。能否安然,就看他如何让抉择。”

    林昊天低头沉思片刻,当他正要继续追问,却发现那相师早已不见踪影。只听见宛若凭空传来的神音:诸神已陨落,轮回将开启,”抬头一看空无一人,只剩下虚空中传来的回音。

    顷刻后,他一转头看到地上有一副隐隐泛着紫光的一幅画轴。

    林昊天低声疑惑道:这画卷,怕是随那道光而来的吧。

    殊不知,那相师也不知会有这一副画作的出现。

    轻声走过去弯下腰,便小心翼翼的拿了起来。缓缓打开一看,只见卷轴上 山海图 三个字古拙苍劲。打开一看赫然是一副气势磅礴气吞山河之作。真是江山如画 画如江山。每一笔,每一画淡浓之墨恰到好处。涛涛的江水千转百回流向了远处。崇山峻岭。悬崖绝壁。把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展现的淋漓尽致。整幅画下来仿佛一气呵成,流畅的笔法。让他也是颇为惊叹。

    好似这幅画里便是一个山河的世界。片刻的震惊之后。抬头看到这点点繁星的夜空。一阵迷茫。

    注【山海图 当时被身处绝境的蚩尤 强行破开时空 把它扔到时空乱流中 希望有缘人能得之 继而带领妖兽一族,完成他的夙愿】

    春去秋来,时光荏苒。这片大陆各小国之间战乱不断,哀鸿遍野。二十多年后。紫炎城已不是当年那般热闹,落寞了几许。这日蔚蓝的天空,缓缓的飘着几朵白云,阳光透过小竹林,碎碎的撒在了下面的草地上。

    一位二十三四岁左右的少年,身穿月白色的绸衫。袖口绣着天蓝色的回形龙纹,腰间绑有一根带有卷云纹的锦带。一头飘逸的头发,有着一双湖水般清澈的双眸,

    双手放在脑后,嘴里含着一片刚刚摘下来的竹叶,静静的躺在那里,透过小竹林遥望那天空的尽头。

    “哎,也不知道,父亲这次能够顺利退敌吗?”一声叹息。

    “林少爷,原来你在这儿啊!林将军让你到后面的祠堂。 ”是一个中年男子传来的声音。

    “嗯!知道了王伯,我这就过去。”王伯是林昊天在当年出征广云国的时候在途中救下的,看他为人忠义,身手矫健便带回林府,做了林家军的教头,二十多年来为林府培养了不少精兵。

    “少爷,那我先过去了。不要让老爷久等了。”王伯说完便先行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