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异象出

    更新时间:2017-06-14 17:10:49本章字数:2016字

    夜幕已悄然降临紫炎城如今却也不是那般热闹 大街小巷的除了城里的巡逻小队 再也没人闲逛了夜巡的军队一遍一遍的巡视着林昊天担心越是这个快要决战的前夕 决不能松懈 不能让谢飞虎的人趁夜偷袭进来 如若发现异常 立马就地解决 决不能动摇军心和民心 。

    已是夜深人静了,林昊天在房间内刚刚看桌上的秘密情报,此次谢飞虎看来是不会罢休的,现在十万大军已然驻扎在离紫炎城仅有百里之外的溪溪平原上,也许明天就会大军压境。

    林昊天 “这么晚了 你还在练剑”

    林逸云停下手中的剑道:“我觉得这剑谱似乎 还欠缺一些很重要的东西每次快要到全力施展的时候 总觉得缺少点东西让它全部发挥出来 ” 

    “我也不太清楚当年你爷爷带回来的时候 只是说一位仙风道骨的高人所授予他的”

    “那爷爷遇见的那位高人 传给他的是否是不完整的呢残缺的剑谱呢”林逸云疑惑道

    “也许是吧”能察觉出功法是残缺 看来你对武学的悟性还是挺高的一般那些皇族的子弟们也只是按照 他们皇家的功法按部就班的练习 

    “好了不早了 ,明天就要战斗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也休息了 ”林昊天道 便走向自己的房间了

    看着父亲 有些疲惫 落寞的身影,自从林逸云母亲去世了,父亲都是一手把他培养出来。这么多年更是没有娶妻纳妾。如今真想为父亲解围 却也。。。。哎 

    夜深了,林逸云却是翻来覆去睡不着,躺在床上看着窗外那深邃的夜空 零星点点 外面的风吹动着小院内的竹林,莎莎的声音 偶尔还有夜间的蛐蛐传来的声音 如此的自然 宁静 ,

    林逸云觉得重来没有如此的放松过,从小就在父亲和王伯的监督下练功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打在了房间的墙上。 山海图在月光下 看起来更有不一样的风格,隐隐约约有光晕在这幅画上, 以前也没发现这幅画是如此的气魄,

    他觉得奇怪,便是仔细端详起来了,片刻后仿佛 那副画似活了

    在这月光下 渐渐的有些人影浮动仔细看下 还有一些没见过的飞禽异兽,画面中间仿佛有一个 面如牛首,背生双翅 三头六臂的人形 正在和天空中的一些人激战。下面还有数不清的神兽 还有龙形的动物。 一片厮杀的情形。那透出的能量足以让山崩地裂 。令日月无光,仿佛整个世界都被笼罩了。空气里到处弥漫着 血腥味。犹如修罗。林逸云好似进入了山海图内 眼前的景象太过震撼了,压的他喘气都很困难。 那个人的眼神是那么的不甘,看着他身后的数万部下。最后引爆自身。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结界。为他的族人撤退争取了最后一丝希望。

    这一举动 深深震撼了林逸云。他明白那是一种对全族的一种重重的责任。哪怕是去牺牲自己,也是没有一句怨言。那个人的举动深深的影响了他,

    此刻他对他,只有那沉重的敬畏。

    同时也被这股能量影响 随之 眼前一黑 昏迷了过去.

    如果这时林逸云清醒的话 会看到 墙上那幅挂了十几年的 山海图化作一道亮光飞进了它的体内。

    此时,在紫炎城西方几百里之外的一处平原上,宽敞的帐篷中,一人正坐在中央看着桌上的最新军情身后是一张精美的此次作战的地图。此人正是谢飞虎 

    对旁边的黑衣人道:“你这次的消息准确吗???”

    黑衣人道:“将军 您放心,当时从落日深林 散发出那白光来看,定是一件非同寻常的宝物。”

    “你说当时在落日林,就你一人看到了异象。那么大动静怎么会就你一人知道呢”

    “回禀,将军。当时确实的偶然发现,更可况白光四溢那会虽然有异象。但那夜深了。在落日森林深处人都休息了。在方圆十里外不会再有人发现的。估计在有些时日,宝贝必将出世。”

    “天下之宝本来就是有缘者得之 ,这次我要是得到,进贡给血月宫的修士。他日定能一展宏图。我看那些不学无术的皇族们,还怎么看不起人。定要将他们踩在脚下。最重要的是还有血月宫这次派来的修真高手。一人足矣抵万军了。以后我看广云国就该姓谢了。 哈哈”

    “ 以将军之才,定能荣登宝殿。”

    “哈哈,说的好”

    “哈哈,说的好”

    “还能血洗十五年前的耻辱”满脸一幅狂傲的神情。好像马上广云国就是他的一样。

    第二日 清晨从山间传来了阵阵鸟声,外边的小竹林莎莎的身影 清晰的空气从窗户吹了进来 多么狭隘的时光只是不知道这样的生活还能有多久

    “啊。头怎么这么痛,难道昨晚没睡好么?”林逸云用左手轻轻的锤了锤自己的后脑勺。然后摇了摇头。回想起昨夜发生在他身上的怪事。

    “ 对了昨晚 那震撼的一幕 是我的梦么?要是梦的话可感觉 却是那么真实 那种感觉前所未有,从来没有这么逼真的梦里体验 。那里的画面却又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 见都没见过,想都没想过。 仿佛离我又那么遥远 。算了不去想这些了。 肯定还是做梦”

    他还沉浸在昨晚那个奇异震撼的世界里 十分敬畏那个牺牲自己的英雄,我若有那开山劈海之能十一就可以力压广云国 。 想起父亲常常对他说的一句话:“能力越大,责任便是越大,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保护自己,家人。有资本去争取自己喜欢的人。”

    正当林逸云起身一刹那,看到墙上的那幅山海图 不见了?

    嗯?怎么会不见呢??

    也许,是昨夜有人潜入我的房间,将山河图盗走了?也只有这个是比较合理的解释了吧。难不成是自己跑了。

    当然作为一介凡人的他,怎么会想到是山河图自己飞入他的体内了呢?

    今天是和谢飞虎对战之日 想到此 林逸云顾不得去想为什么会不见 ,

    便起身便飞奔向城门那个方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