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落日林

    更新时间:2017-06-14 17:18:04本章字数:2038字

    林逸云一口气跑了三四里地。找了一个相对比较安全的地方。看了看四周,在确定了那些人不会有人追上来了,便直接躺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终于是替那些紫炎城的兄弟们报仇了。

    此时的他身体动都不能动了。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不知不觉中便睡着了。他这几天太累了

    第二天破晓之初。一滴滴朝露从上面的树叶下掉落了下来,打在林逸云的脸上。

    他艰难的睁开双眼,看到四周这深林里陌生的景象 ,心里马上警惕起来。在这落日深林危机四伏,谁也想不到什么时候会突然冒出一只野兽来。

    定了定神想起昨天晚上的事,那些夜出的群狼、豺豹。也应该都回去了吧。终于等到了日出。可是一晚上都是隐匿在草丛中。提高十二分的警惕。总算是暂时安全了。

    看着周围这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每棵大树都应该有几百年的历史了。五人都未必环抱住。并且不远处都是小一人多高的杂草。

    肯定是回不去了。想想还是怎么能有命走出这落日林吧。林逸云一直朝东方走了一段路之后,赫然发现有一小河。

    真是太好了 

    马上洗了洗脸。喝了几口水之后便是沿着河流走。相信终会走出去。找个机会去安宁城和王伯会合。

    这里虽然最不缺的就是野味,但要是遇上凶兽你也许就是它最美的野味了。想想被一张血口大盆活生生的吞下去的画面,简直了。身体不觉打了一个冷颤。

    在杂草丛中小心翼翼的行走了一段时间后,抬头一看快到午时了。眼前不远处又是一片密林,

    还得继续往前走,一定要走出这落日深林。此刻他心中唯一想的就是紫炎城现在到底怎么样了。父亲。我不会辜负您的重托的。 突然想起 决战前那晚,不知是梦还是幻觉的惊天动地的场面,那估计是他这辈子都难以忘记的画面。但却那么的真实。想起那个牺牲自己换取全族最后希望的那个人。想起自己的遭遇,不知不觉的将他当做英雄般的仰慕。 他要像他一样。肩负全城百姓的希望。和父亲的嘱托。

    这就是 责任。他必须承担起来。他必须走出落日深林。

    在穿过一片密林后。

    赫然发现前方的空地上有一只 蜥蜴一样的巨型生物。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大动物,从小到大见的最大的也就是小时候那些猎人从这里打到的黑熊了吧。

    只见它身上的落叶,已经飘落了那么多了。它的麟是血红色的。这是什么生物。纵然是从小熟读《异兽志》 也没见过这种身披血红色的麟甲的无名兽。

    马上停止了脚步,背后的冷汗慢慢的流了下来。缓缓的蹲下身体。藏匿在半人多高的草丛里。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只是在那里静静的等着。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被这巨兽发现。还没等他走出这险地。便先成了它的腹中餐了。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分过去了。林逸云还是没有挪动一下身体。正当午日时分。烈阳高照。背上的汗水越来越多。不行。忍不住了。悄悄的探出头看看那头巨兽还爬在那里,一动不动。

    仔细定眼一看,那头样子像蜥蜴的巨兽身下依然是一条红色的血液流淌过的痕迹。不过看样子已经是有一段时间了。并且那头巨兽没有呼吸。难道它已经是死了。

    但现在林逸云还是不敢大意。下定决心 随手拿起一块石头,狠狠地扔在了那个大块头的旁边。果然,石头落地的响声没有刺激到它。

    此刻的林逸云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里的危险程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这么一个庞然大物都会被其他凶兽杀死。可是也没听以前那些老猎手说过 。估计是昨晚自己迷失了方向。跑向森林的深处了。

    在确定了这巨兽应该是已经死了一段时间了之后。

    林逸云绕过了此处继续向东方前进。他现在白天的时间是异常宝贵的。要全部用在赶路上。到了夜间必须隐匿起来。只有这样才能有最大的机会活着走出这座森林。他内心不知一次的期待能碰上来落日森林的猎人。他们老道的丛林经验,一定能带他走出去。但是他为了给那些战士们报仇。孤身诱敌 太深入了。他也知道一般的那些老猎人是不会太过深入到这里的。他们有一种天生的猎人意识,即使猎物在怎么诱人,一旦闯入森林深处,他们都会就此驻足。不再前行捕杀。

    好几天了一个人影都没见到。在前行了大约两个半时辰后。看到天快黑了。必须在日落前找个安全的地方隐匿起来。突然看到前面有一处绝壁。下面应该是藏身的好去处。便向那边走了过去。

    穿过了那些参天巨树后 ,在一人多高的杂草后面,有一处积水潭。

    “恩?眼前的一幕上林逸云很是诧异。

    那里竟然有人,仔细看上去。只见是一身紫衣。头上精美的发髻。在那里跌迦而坐 微微低头双眼紧闭。应该是位女子。

    “糟了,有人来了”此时的芊儿在重伤在身动弹不得。前几天使用超级黑暗魔法召唤术 召唤了炼狱魔蝎才将血钾龙蜥所击杀 但自己也身负重伤。用水疗术疗伤后。体内的能量便不受控制。横冲直撞。差点走火入魔。

    最后迫不得已用运【禁魔枷锁】强行封印那些狂躁的能量。而后便如玄武定那样处于假死之态。但她的神识却不受影响。依然可以观察的很清楚。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青年出现在那里。

    一身月白色的绸衫上面有大大小小的裂开的划痕。脸上还有几处浅浅的划痕,想必是在这落日深林里迷了路了吃了不少苦头啊。看到他那满脸狼狈的样子。全身上下一点灵气波动都没有。不像是正派那些有道行的弟子。走丢的猎手?可是也没发现弓箭之类的捕猎工具,应该是普通的一凡人,哼,区区一个普通凡人也敢一个人来这种地方,简直是不要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