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1章. 失败的英雄

    更新时间:2017-07-01 09:21:25本章字数:3157字

    冬日的大雪后, 天空一碧如洗,宛如一块洗过的蓝宝石一样。太阳好不容易透过厚厚的云霞,尽管依旧显得有些苍白,还是露出通红的脸庞,向人们宣告着新的一天的到来。

    暴熊山谷中,被绵绵白雪装点着,琼枝玉叶,粉装玉砌,浩然一色,显得格外美丽。天连着地,地连着天,茫茫无际,仿佛变成了一个童话般的世界。原本连绵不绝的树木,也变成了画笔,勾勒出高低不同,深浅不一的线条,让这个仿若世外桃源之地,显得更具生机。

    白雪之下,一片青瓦房零零散散的显露出仅有的痕迹,组成一个如同原始般存在的部落,伴随着几声鸟唳突然响彻长空,以及燃起的几缕炊烟,原来寂静如画的山谷,又一次随着人们的活动开始动了起来。

    一条弯弯曲曲的河流,早已冰冻,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刺眼的光芒。随着一串细微的脚步声响起,河流的另一边,缓缓出来一道纤细的身影。在雪地里留下一长串脚印,渐渐走来。

    他十五六岁模样,身穿一件黑灰色皮袄,腰间绑着一根粗布纹带,一头长若流水的黑发披至肩上,显得格外潇洒。小麦般的脸庞上镶嵌着一对流云般的星眸,坚毅的望着前方,身形挺拔,透露出从容不迫的神采英拔。只是那微微皱起的眉间,隐约藏着一丝挫折和无奈。

    一步一步,很快就跨过了河流,望着越来越近的部落,他舒展眉梢,嘴角微微上翘,脸上也露出了微笑,顿时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他叫苏飞扬,前不久刚满十五岁,这次出发去参加浩阳宗的冬季宗试,希望成为浩阳宗的弟子,习得更好的战技,却不料还是同前几次一样,以失败告终。

    十五岁,已经是血脉觉醒的最后年龄,眼看自己就要错过最后的时期,苏飞扬的心中自然有些失落。这些年来,部落似乎越来越难支撑,苏飞扬也希望为部落出一份力,可是在这个以武为尊的时代,血脉都未能觉醒,他又能做什么。

    所以,无论浩阳宗的夏季宗试还是冬季宗试,苏飞扬都会去参加,就算只能以体力合格加入,能够习得一些练体之术,也与现在完全不同,说不定在众人眼中是只会蛮力的蛮子,也会闯出另一翻天地。

    “阿公,我回来了!”隔着部落还有一段距离,苏飞扬就扯开了嗓子,极具穿透力的声音顿时在整片天地响彻起来。声音顺着雪地传得很远很远,仿佛这个冰冻的世界因这一道声音而苏醒。

    许多简陋的房门被推开,一道道人影衣着朴素,走了出来,然后围在部落中央的石坝子上,望着略显单薄的苏飞扬走近。

    “怎么样,飞扬?成功了吗?”很快,石坝子上就来了近百人,男女老少均有,一双双极为期待的目光,不断打量着苏飞扬,语气中满是急切和关心。

    “哥哥,你回来啦,小小可想你啦!”一道娇小的身影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脸色微红,快步跑向苏飞扬,然后双脚一蹬,跳了起来。

    苏飞扬微笑着接住小女孩,用脸庞轻轻地在对方的稚嫩的脸上碰了碰,故意黑着脸,“小小你又调皮了,告诉哥哥,这些天有没有听阿公的话?有没有惹事啊?有没有……”

    她是苏飞扬的妹妹,叫苏小小,还未满十二岁,个子娇小,扎着两个羊角小辫,听到苏飞扬没完没了的问责,很快就嘟着嘴瞪着眼从他身上溜了下来,一边往人群外挤,一边咕噜的说着“没良心,我不喜欢你了,真的不喜欢你了,哼!”

    “各位阿爷阿婆、叔叔婶婶们,”苏飞扬望着苏小小的身影消失之后,摊了摊双手,望着周围的一张张熟悉又质朴的脸庞,有些抱歉,又有些无奈。“这一次宗试,我又失败了,让大家失望了。”

    “不失望不失望,还有机会的,飞扬你可不能放弃!”一位虎背熊腰的中年男子,一脸正气,安慰地上前拍着苏飞扬的肩膀。

    “是啊是啊,飞扬,你是最棒的,你看我们家裘儿,那才是没得希望了。”一位中年妇女也赶紧附和着说道,话刚说完,似乎又觉得自己这话有些不太对,快速用手捂了捂嘴巴,尴尬的干笑几声。

    “飞扬,要相信自己,天翊还指望你教他呢。”另一位中年男子也凑了过来,笑呵呵地拉着苏飞扬的手臂。“你看看你,就算现在血脉还未觉醒,论力气,除了我们几个老一点的以外,还有谁敢和你比。说不定你会开辟一条新的修炼之路呢。”

    “就是,就算这次没成功,你依然是我们心中的英雄……”

    “对对……”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安慰着苏飞扬,尽管在他脸上看不到失望,但大家都知道,这个看似已经成年的小家伙,心里一定是难过的。也是因为未能觉醒血脉,所以苏飞扬一直在阿公的指导下煅练身体,力大无穷,在十岁的时候就成为部落歼兽队的成员,跟着大人进山打野兽,好几次还将几位大人多野兽的口中救出,早已成为大家心目的小英雄。只是,如果苏飞扬一直无法觉醒血脉,或许未来的成就……

    所以,整个部落的人都非常同情苏飞扬。

    从小就没有爹娘陪伴,又因血脉的问题,似乎让这个孩子过早的懂事,去承担了本不应该承担的责任和压力。

    “那个没良心的人,阿公叫你去,哼!“一道稚嫩的声音突然响起,在场的人听到时都不由得笑了起来。因为苏小小不知何时又出现在这里,正双手叉腰,瞪着苏飞扬,嘟着樱桃般的小嘴,一副不满的模样,甚是可爱。

    苏飞扬斜着眼睛挑了个眼神,脚下猛然加速,扑向了小小。小小哪里反应得过来,还没来得及尖叫,就叫苏飞扬抱了起来,一个劲的挠起了痒痒,痒得小小只有求饶的份。

    石坝上的人们偷偷地叹着气,苏飞扬毕竟还只是个孩子啊。

    “哥哥……小小错…错了,哥哥……你……”苏小小已经痒得说不出话来,被苏飞扬抱起,走向了部落中间的一座房屋。

    这间房屋,除了门前摆放着两尊妖兽模样的石像外,并没有其他不一样,同样的破旧的木板钉成的房屋,早已被岁月烙下了无数的破痕。半掩着的木门有些歪斜,透露出房间内模糊的光线,似乎随时都会掉落。

    到了门前,苏飞扬放下小小,检查了自己皮袄还算整洁,这才牵着小小的手,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的光线非常暗,一声吱嘎声响起,有人推开了窗子,房间里的一切这才慢慢显露出来。

    房间里摆着一张四方桌,黑漆漆的看不清什么材质,几把破旧的椅子整齐地摆在四周,房间两旁各有一道门,是供人休息。光线透过窗子,还能看清房间里的灰尘正在慢慢飞舞,显示非常安静。一道苍老的人影正站在窗子旁,微笑着望着苏飞扬。

    花白的胡须整洁地挂在脸上,如一挂瀑布飞流直下。脸庞上满是皱纹,却又红光闪烁,显得格外精神。一双清澈的眼睛并不像大多数老人那样浑浊,反倒像一道镜子似的,能够照射出心里的一切。

    老人名为苏陌,是这个部落的阿公,一直指导着村里的孩子修炼,所以在整个部落里,德高望重,是大家的精神支柱,没有人敢,也没有人会违背他的意愿。“扬儿,你回来啦,没遇到什么麻烦吗。“

    苏陌没有问宗试结果,只是从头到脚打量着苏飞扬,似乎在他眼里,这个孩子的安全比其他都重要。当他的目光第二遍扫过苏飞扬时,平静的目光中突然闪过一道诧异的光芒。只是这光芒一闪而过,苏飞扬兄妹二人并未发现。“嗯,还不错,这些日子也没有偷懒,功法倒是没有落下。“

    “阿公,我没事,只是让您失望了。“直到此时,苏飞扬心中的失望这才显露出来,仿佛面对着阿公,自己脆弱的一面才敢呈现。说着,苏飞扬一把扑进了苏陌的怀里,任由后者略显干枯的手掌轻轻抚过自己的头发。

    “只要你们没事,阿公就不会失望。“苏陌的目光透过房门,望着外面寥若晨星的人影,喃喃说道。“阿公只希望一切都还平安,平安……”

    随后,苏飞扬将这次宗试的过程都述说了一遍,听到最后,苏陌的情绪突然变得有些激动了。“你是说你的体力测试刚刚达到极品,浩阳宗的人就阻止你继续测试了?”

    “对,而且我还发现,这三次宗试,都是同一个人为我进行体力测试。他似乎并不喜欢我,不希望我测试通过,不希望我们苏家河的人通过。”苏飞扬点了点头,回想起这几次的宗试,似乎也发现了什么。“而且,我相信我的体力测试肯定不止极品,这背后肯定有……”

    “没关系,扬儿,你现在给我听好了!”苏陌出奇的凝重起来,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阿公现在交给你两件事,第一,你和小小都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千万不能有任何闪失;第二,无论如何,下一次的宗试,你必须通过,不管遇到什么麻烦,必须通过,必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