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4章. 暗夜生惊变

    更新时间:2017-09-20 09:30:19本章字数:3158字

    “我师父?”苏飞扬不明白武姜为什么要这样问。难道是他知道了自己与沙冠宇之间的恩怨?还是另有目的?

    “别介意,随便问问而已。”武姜似乎已经得到了答案,毕竟苏飞扬的表情已经告诉了他。“今天找你来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不过此事与沙长老有些关系,所以我需要向你说明。”

    武姜像在讲故事一样,时说时停,不断吸引着听众的心。“想必你也知道,我们浩阳宗分为东西两院,我属于东院,南宫战是西院的人,沙长老也是西院出身。”

    原来如此!

    “但是,沙长老明面上属于东院,也就是说,沙长老是西院安排的线子。”武姜平静地讲着,肖虎四人也端正坐着,不敢轻易搭话。“而且,沙长老还有两个弟子,你知道吗?”

    师兄师姐?苏飞扬心中一沉,不过表面是却显得很平静。“大概知道一点。”

    “嗯,知道一点已经说明沙长老早就对你动手了。”武姜有些吃惊,上下打量着苏飞扬,可是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你的师兄叫东方江,曾经的虎榜第二,身法了得,实力逆天;你的师姐叫何雪,从不上榜,但榜上的人对她相当忌惮,就连龙榜上的一部分人都不愿与她发生争执。”

    苏飞扬算是知道了师兄师姐的一些信息,可是武姜接下来的话,让他彻底震惊。“然而,沙长老以师之名将二人招揽,却暗中下手,让这两位天才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先不说人身遭到限制令人寒心,他们还能活多久,才是让人最难受的。”

    苏飞扬无话可说,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师兄师姐的房前那么荒凉,如果武姜所说是真,那么沙冠宇的确是浩阳宗的罪人。“难道浩阳宗就不管吗?”

    “管?怎么管?”武姜摇了摇头,似乎有些诧异苏飞扬会这样问。“实话告诉你吧,我们的宗主都没有自由,又怎能管理整个浩阳宗。更何况,你知道龙榜第一是谁吗?那是西院的绝对代表,是沙长老的侄儿。”

    苏飞扬完全没想到光鲜亮丽的浩阳宗,居然是这副光景。可是当初阿公为什么要强烈要求自己加入呢?诸神泉又在哪里?

    龙榜的信息他在藏书阁看到过,正是一个叫沙飞尘的人占据着排行第一,记录上对他的描述也没有,仅仅提到一句“待查”,原来是受人保护。

    难怪沙冠宇在宗内可以如此大胆,原来有这么多层关系。或许整个浩阳宗不过是个傀儡,沙氏一族才是幕后真正的掌权人。

    那么龙子又是谁?

    事实证明,苏飞扬猜得没错,沙氏一族的确暗中掌控着浩阳宗的一切,仿佛在筹划一场巨大的阴谋。可是武姜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而且他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

    所以,武姜不断拉拢心性不错的新人,不仅为了壮大东院,还是为了与沙氏一族争斗,尽早让浩阳宗回归正常。

    武姜的理想不可谓不远大,令苏飞扬佩服。“那请问龙榜第四的武凌风与你是什么关系?”

    武姜淡然一笑,与肖虎几个对视一眼,满是欢喜。“那是我大哥。”他没有否认,反倒是介绍起关于武凌风的一些事情。“而且,你刚才使用的战技,名为龙渊,是我武氏一族的不传战技。所以,我想知道,你究竟是谁?”

    “我是苏飞扬啊。龙渊是我偶然所得。”说到最后,苏飞扬开怀一笑,问出一个看似有些白痴的问题。

    “是不是在药囊崖中得到的?”武姜严肃地问道,当他看到苏飞扬微微一愣时,已经得到了答案。随后话锋一转,有些担忧地提醒道。“注意身边人。”

    苏飞扬明白,这是武姜在提醒他,身边的小婉不可信,或者不可全信。

    他又何尝不知,小婉是沙冠宇安排在他身边的线人。或者自己的师兄师姐沦落到如今的境地,也是在这样的方式下完成的。

    可是这些天来,他与苏裘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最终,苏飞扬明白了武姜的一切苦心,如今的浩阳宗,处处充满了危机,一步走错,或许就会死无葬身之地。只是莫强却不是武姜指使的,连武姜都不能确定莫强的背后是谁,他甚至猜测,浩阳宗里出现了第三股势力。

    一切,就像一个迷,而且苏飞扬已经进来了。

    当苏飞扬回到自己的住处时,已然天黑,小婉正忙活着做饭,苏裘却不知去向。苏飞扬正在房间里思索着武姜的话语,外面却响起了敲门声。

    “飞扬哥,你快来……”小婉惊呼,似乎受到了刺激。

    苏飞扬很快就来到门前,门外,一个披着黑色披风,戴着黑色斗笠的身影正在门前张望,见苏飞扬出现,赶紧掀起斗笠,低声叫道。“飞扬哥,是我。”

    “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苏飞扬暗道一声不好,此人脸上全是脓包,眼睛肿得几乎快要闭合,头发掉落,令人作呕。可是苏飞扬还是认出了这个人,因为她是程晓彤。

    小婉已经继续做着她的饭菜,她根本就没发现,苏飞扬正在悄悄观察着她。

    小婉的心里是纠结的,苏飞扬对她的好,是她如何也想不到的,可是沙长老的命令……还有她的家人,都是她不能舍弃的。

    “我能进去吗?”程晓彤哀求道。曾经光鲜亮丽的她,如何也没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本来他离开苏裘而去,找到了另外值得依靠的人,没想到突然变成了这样,那个人嫌弃她不说,还打骂于她。所以,在浩阳宗里找不到靠山的她,又回来了。

    曾经她以为苏飞扬身故药囊崖,所以离开了苏裘,认为苏裘已经没有利用的价值了,没想到天公不美,出现了这么一个变故。

    “不能。”苏飞扬虽然可怜眼前的女子,但是良心告诉他,不应该与这样的人再继续交流下去。

    程晓彤心中一凉,没想到苏飞扬如此绝情,“难道你忘记了我们曾经的友好吗?难道你忘记我对苏裘的好了吗?我对苏裘是真心的,可是他却花心到了极致,是他舍弃我的。”

    可是苏裘不是这样说的,苏飞扬只会相信自己的兄弟,而不是外人!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再回来?既然如此,当初苏裘受人欺负时,你又在哪里?”苏飞扬的声音冰冷如寒冰,字字深入灵魂。程晓彤心灰意冷,不断地摇着脑袋,脚下踉跄,慢慢地向后退去。

    咣!

    大门闭合,程晓彤不用回头都知道,苏飞扬关上了对她的最后一道门,从此她与姓苏的毫无关系。

    透过窗户,苏飞扬心情复杂地望着程晓彤的身影被黑暗吞噬,“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道真如武姜所说,是小婉?可是自己和肉团子为什么安然无恙呢?”

    他想不通。

    程晓彤慢慢行走在黑暗里,丝丝月光酒在黑色斗笠上,透过黑色的面纱,映在孤独的目光里。绝望,无尽的绝望。程晓彤怎么也没想到,曾经的鸿级极品天才离他那么近,却因为一时的不放心彻底无缘。

    从宗试开始,程晓彤就不断以自己美丽的外表与多人套近乎,最终发现苏裘的身边有一个天才人物——苏飞扬。

    对苏飞扬的持续观察中,程晓彤看到了希望。只要苏飞扬不倒,她的愿望就可以达成;只要牢牢抓住苏裘,尽管他有些猥琐,但至少有苏飞扬在身后,她将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害怕。

    然而,一切都像做梦一样。

    通过各种关系,程晓彤得知苏飞扬会去药囊崖执行任务。所以在苏飞扬进入药囊崖之后,程晓彤就一直关注着他的消息。没想到,她等到了钟万离回来的消息,也等到了武姜等人的回归,等到了南宫战的回归。

    但是并没有等来苏飞扬回归的消息。

    一股黑暗中的谣言开始疯狂传递,然后各种各样的人,开始打压与苏飞扬有关的人。洪月受到了影响,但是有武姜护着。小婉受到了影响,但她唯有关在房屋里。苏裘因为他早出晚归,所以被人拦截,结果落得四处逃跑的下场。

    苏裘四处躲避,寻求帮助,可是即使武姜等人维护,也很难遇到他本人。这个胖子就像泥鳅一样,怎么都找不到。然而,就在武姜找到他时,那个她一直都没盼回来的天才人物,却凭空出现。

    为什么?

    程晓彤不甘,为什么她坚持了那么久,却因一时糊涂犯下了可能是终身都会后悔的过错。

    为什么……

    近乎嘶哑的声音狠狠地在浩阳宗中的夜晚里穿透,无尽的绝望仿佛一纸苍凉,钻入那些听见的人的灵魂。

    为什么……

    程晓彤仰天长啸,孤独而失望,所有的不甘,都在这一声长啸中彻底释放。然而,就在她孤独地落下热泪时,一抹黑色瞬间划过夜空。

    啊……救……

    程晓彤的声音还未说完,已经消失不见了。

    一道道气势磅礴的身影快速出现在声音发出的位置,可是,他们什么都没找到。那道声音就像来自于黑暗,来自于地狱。

    就连苏飞扬也在声音发出的第一时间破门而出,可是他同样什么都没找到,仅仅看到一道道一脸茫然的长老或者执事。

    众人面面相觑,脸上都挂满了诧异的神色。

    苏飞扬心有不安,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