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5章. 终见二师姐

    更新时间:2017-09-21 09:41:18本章字数:3105字

    随着一道又一道身影快速在黑暗中掠过,全部聚集到声音消失的地方时,整个浩阳宗内都蒙上了一层神秘而诡异的气息。

    苏飞扬静静地站在一棵大树下,望着不远处的长老们来回走动,试图找到蛛丝马迹,可是最终却什么都没找到。随着长老们逐渐离去,幽静的黑暗里,只剩下些许发着光亮的晶石,微微闪动。

    “没什么发现吗?”不知什么时候,一道声音在身后响起。苏飞扬心中一惊,转过头去,正好看到一身白衣的龙子,缓步而来。

    苏飞扬惊起一身冷汗,尽管龙子对他不错,但是如此近的距离都没有发现对方,实在是太危险了。是龙子的实力太强还是?

    苏飞扬有了一瞬间的判断,自己刚刚一直沉浸在观察黑暗中的长老们,仿佛黑暗中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吸引着他,所以尽管他站在这里,却又像在这个世界之外。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见过龙子。”苏飞扬微微一笑,赶紧行礼。

    “不必多礼。”龙子淡然,皱着眉头往四周看了看。“如今宗内有些不太平,你要小心一些。”

    丢下一句话之后,龙子就、走出了大树的庇护,直接来到刚刚长老们站立的地方,仔细确认之后,也快速离去。

    刚刚那道声音绝对是程晓彤的,可是苏飞扬根本就找不到丝毫关于她的气息。如此两天之后,他也尝试在浩阳宗各处寻找,也同样没有得到任何关于她的消息。

    那些曾经与程晓丹接触过的人也根本就没有任何关于她的记忆,连苏裘也一样,问起程晓彤时,更是一脸懵懂,“程晓彤是谁?”

    程晓彤就像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样,完全消失了。

    可是苏飞扬的脑海里还有着关于她的清晰的记忆,而且龙子应该也有,还有长老们,也一定有。可是,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苏飞扬突然感觉到一向高高在上的浩阳宗,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笼罩着,极其危险。

    程晓彤的事情如此又过了三天,浩阳宗仿佛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可是越是平静,苏飞扬就越感到不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不断萦绕在他的心头。“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苏飞扬并不认为程晓彤是假的,因为从开始遇见她到她离开,一切都是真的。苏飞扬也不相信,一个大活人会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除非被极其强大的人瞬间将她带走,然后将浩阳宗内所有与她有过交集的人的记忆全部抹去。

    因为当初的苏敏就拥有这样的能力。

    可是为什么除了宗内长老之外,其他人都没了关于程晓彤的记忆,唯独苏飞扬还有?

    这是故意而为之还是另有原因?

    苏飞扬想不通,不知不觉中,他发现自己居然到了二师姐的房屋前。望着这座爬满了青苔的房屋,一种说不出的孤寂感油然而生。

    略微停顿片刻,苏飞扬直接向房屋走去。

    踩在青苔上,发出细微的水渍声,这里不知有多久没人出现过了。所以苏飞扬一路走过,脚下已然留下了一长串脚印。

    青苔长势茂盛,很快就打湿了苏飞扬的鞋子,苏飞扬开始并未在意。当他来到已经有些发臭的大门前时,才感觉到脚下有了异样。低头一看,鞋子居然多了几个洞。

    “这青苔有毒!”苏飞扬诧异不已,他不敢确定这屋子里到底有没有人居住,或者说自己的二师姐是否真的还活着。如果推开门时,看到的只有一具白骨,又该如何?

    右手已经轻轻碰到了大门,刺骨的寒冷直袭而来。苏飞扬有了迟疑,是进还是退?如果里面是个圈套,是故意等自己来呢?

    苏飞扬谨慎地思索了片刻,最终还是微微手力推开了大门。

    吱嘎……

    破旧的大门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掉落,散发着浓浓的腐朽味道。一股刺鼻的气息扑面而来,苏飞扬赶紧用衣袖捂住了鼻子和嘴巴。

    难闻的气味缓慢消失,苏飞扬皱着眉头,跨了进去。这里与大师兄的房屋一样,无论自己如何用灵魂力查看,都一无所获,仿佛只是一座被人遗弃多年的地方。

    “你终于来了啊……”就在苏飞扬刚刚踏进房屋时,漆黑的屋里居然突然响起了一道苍老的声音,气息不稳,声音极轻,仿佛就只剩下一口气似的。

    苏飞扬心中一惊,难道是自己的二师姐?可是这声音完全就是一个老太婆的声音。

    寻声而去,苏飞扬小心的穿过了两个房间。房间里布满了蛛丝,黑暗如夜,同样充斥着刺鼻的味道。

    当他来到左边的第一个房间时,一双淡淡的绿光正在黑暗中闪烁,死死地盯着他。“你是谁?”

    声音里充满了惊恐、不安以及抗拒。

    或许在她看来,苏飞扬的出现是个意外,所以在极度惊恐之后,许久都不能安静下来。

    “何雪……师姐?”苏飞扬壮着胆子缓慢靠近,可是对方实在太抗拒了,不断向后缩卷着,还发出惊恐的吼声。没办法,苏飞扬只好靠在门口,小心地问道。

    透过黯淡的光线,苏飞扬能够看到,眼前的房间里同样只有一张木床,上面坐着一个女人,发丝如雪,一团乱麻,披在脸上,挡住了她大半张脸。不过那双露出来的眼睛,却异常明亮,居然还有着淡淡的绿光闪烁。

    然而,这个女人的皮肤却非常美丽,虽然苍白如雪,但绝对可以算是吹弹可破,所以苏飞扬才敢小心地叫出师姐二字。

    女人的不安,却因为一个名字瞬间安静下来,偏着头,开始打量着苏飞扬,良久之后,这才缓缓吐出一口气,“没想到还有人会记得我,哈哈……哈哈……对了,你叫我什么?”

    “师姐。”苏飞扬确定这个女人正是自己的二师姐何雪,所以语气上也更加肯定了。“我是你的师弟,苏飞扬。”

    “果然……他还是不甘心呐。”何雪并没有因为多了一位师弟而高兴,反而变成更加不安,突然间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双眼瞪得大大的,“你赶紧走,走,永远都不要回来。”

    “没事,师姐,能告诉我为什么吗?”苏飞扬并不担心,以他现在的实力,沙冠宇奈何不了她。所以,既然西院想要谋变,沙冠宇肯定会有所图谋,而他苏飞扬自然要阻止,至少他要在离开前找到诸神泉。

    尽管苏飞扬并不知道诸神泉是什么地方,但可以肯定的是:苏家河需要他。

    “不不……不……你快走,你快走啊!”何雪的情绪几乎崩溃,摇晃着脑袋,任由白发将自己掩埋,悲哀的声音里充满了不甘、惊恐以及无奈。

    苏飞扬甚至不敢想象,就是这样一个风华正茂的女子,究竟受到了什么样的磨难。

    “师姐,相信我,我可以帮你。”苏飞扬心痛,尽管这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师姐,但是他却感受到了对方的好意,至少让他明白,这里是不安全的。

    可是苏飞扬越说得多,何雪的情绪就越激动。

    或许因为太久没有见到过生人,所以何雪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然后变得格外激动。在得知苏飞扬是她师弟时,那份担忧更是愈发愈浓。

    苏飞扬站立不动,任由何雪发了疯似的在床上滚来滚去。当一声叮当声响起时,苏飞扬更是一惊。

    何雪的身体居然被人用铁萦绑着,所以她的活动范围只限于木床,或者说木床上的一小块地方。

    难怪自始至终何雪都不曾离开木床半步,原来如此。

    这些都是沙冠宇做的吗?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苏飞扬如此想着,突然转身向外拍出一掌,一道无形的灵力瞬间穿过黑暗,直接到达大门处,随后发出一声巨响,整个房屋都在颤抖。

    “师父?”灵力四散之后,露出一道熟悉的身影,不是沙冠宇还能有谁。

    沙冠宇似乎并不在意苏飞扬这一掌,嘿嘿一笑,走了过来,当他来到苏飞扬身旁时,还不忘叹息一声。“你师姐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啊。”

    苏飞扬没有回答,他在分析这句话究竟有几分可信。他进屋之时,何雪明明就说了一句“你终于来了”的话,说明沙冠宇很久都没有来过,何雪肯定需要沙冠宇的什么帮助,否则不会那么期盼与无奈。

    当苏飞扬出现时,何雪反应强烈,异常惊恐,或许她在猜测是沙冠宇派来的杀手。如今沙冠宇出现,何雪反倒是平静地望着他,没有说话。

    这不符合常理!

    “终于想起来看你师姐了,很好。”沙冠宇的语气里充满了肯定和赞赏,轻轻拍着苏飞扬的肩膀,“只是你师姐中毒太深,所以为师也不知道究竟还有没有办法了。”

    “当初叫你去药囊崖寻找天心草,就是为了给你师姐治病。只可惜效果并不明显,所以她依旧时好时坏,神志不清。”沙冠宇继续说着,突然看到露出一截铁索,又赶紧补充道。“为了防止她出去乱来,所以不得已之下将她困在了这里。”

    “那你来是给她送药的吗?”苏飞扬不信,因为他更信有过生死之交的武姜。尽管武姜同样有目的,但至少是光明正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