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6章. 浩阳宗密地

    更新时间:2017-09-22 09:41:39本章字数:3333字

    沙冠宇静静地望着何雪,良久才回过神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摇着头“算是吧。不过这里很危险,你没事就不要来,否则后果你承担不起。”

    苏飞扬明白,这是沙冠宇在威胁他。

    只是沙冠宇心中狐疑,为什么苏飞扬和苏裘到现在都安然无恙,难道是自己的人出现了问题吗?仔细打量之后,依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弟子明白,不过弟子想知道,师姐要如何才能恢复?”苏飞扬试探性地问道。“大师兄是否也是这样?”

    “为师也不知道,你师兄他也一样,不过情况要好一些。”沙冠宇露出一副惜才的表情,“都怪我一时大意,让他们二人受了如此的苦,哎……或许,龙涎果会有一些效果吧……”

    “我会尽力的。”苏飞扬告别。

    苏飞扬的离去,沙冠宇并未在意,头也不回,就那样静静地望着何雪,直到苏飞扬彻底走出了这座房屋的范围,这才露出了一丝得逞的笑容。“你倒是很听话啊,我的雪儿。”

    “赶紧给我解药。”何雪的声音突然响起,如黑暗中的惊雷,直袭人心。可是,任由她如何挣扎,身下的铁索依旧死死地拉着她。

    “何必浪费力气呢?”沙冠宇大手一挥,外面的房门直接关闭。缓步走向木床,在何雪那惊恐的目光下,轻轻地挑起了她的发丝。

    白发之下,是一张苍白的脸,精致之余,还带着一丝痛苦。可是就在她想要摆脱沙冠宇的手时,后者却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

    “别乱动。”沙冠宇的声音非常轻柔,他的脸庞都快与她碰到一起了,轻轻地嗅了嗅,摇了摇头,“这里终归是差了点,过段时间我带你去另外一个地方,嘿嘿。”

    “不,不,我不去!”何雪想要挣扎,却根本就使不上力气。她明白,另外的地方绝对是她的归宿,她心有不甘,又怎能愿意。

    离开的苏飞扬,心情沉闷,感觉整片天都压在了自己身上。房屋前面的青苔上,只留着一行淡淡的脚印,这也是一个令人不解的地方,沙冠宇是怎么进来的?而且沙冠宇从拒绝自己接触师兄师姐,到现在的撞见时显得很平静,让他非常不安。他甚至在想,二人见面之后大打出手或许更让人安心,但事实不是这样。

    沙冠宇究竟在图谋什么?

    苏飞扬快速回到了自己的房屋,小婉没在,苏裘也不在,刚一坐下,却突然惊起,赶紧带着东西离开了。

    这里不是久住之地。

    苏飞扬领着东西,很快就在一片树林中找到了苏裘。苏裘挺着个大肚腩,躺在石板上呼呼大睡,被苏飞扬叫醒后,还不明白什么情况就已经被拉走了。

    “我说飞扬,以你现在的名气,还能遇到什么翻天的事吗?”苏裘一边喘着气,一边不解地问道。“哎哎……你就不能慢点吗,哎……我的腿……”

    苏飞扬没有理他,他实在想不到苏裘来到浩阳宗是为了什么。

    二人很快就来到了武姜的房屋外面,敲门之后,是肖虎开的门,见到苏飞扬之后,似乎并不觉得惊讶,恭敬地让他们进屋去了。

    “这是……这是武姜住的地方?”苏裘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一屁股坐下之后才发现这里有些熟悉。

    “武兄呢?”苏飞扬没有理会苏裘,礼貌性地笑了笑,问起了肖虎。房屋里只有肖虎一人在,其他几人不知去向。

    “他们应该快回来了。”肖虎依旧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赶紧应道。“我这就去看看。”

    “飞扬老弟,你怎么来了?”就在这时,武姜居然回来了。进门一看苏飞扬居然在,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武兄,我想在你这里住上一段时间。”苏飞扬开门见山,直接道明了来意。“只是晚上,白天不用管我。”

    “那当然好啊。”武姜做梦都没想到苏飞扬会选择住在他这里,如此一来,谁都明白苏飞扬与武姜是站在同一阵营里的。对于武姜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飞扬啊,我们有住的地方,为什么要住在这里呢?”苏裘却嘟着嘴,非常不解。“而且,小婉怎么办?你忍心让小婉一个人独守空房吗?”

    “放心,我会去找她。”苏飞扬何尝不知道苏裘在想什么。

    随后苏飞扬与武姜二人单独聊了一下他的猜测,武姜也告诉他,西院最近似乎在安排一场大的行动,只是具体是什么还不清楚。

    苏飞扬将苏裘丢在武姜这里就离开了,他必须找到小婉,尽早弄清楚她是好是坏。而且进入密地的时间也快到了,想必苏裘住在这里会安全很多。

    这些天,苏飞扬与往常一样,呆在属于自己的房屋里,不过什么都不做,整天无所事事,看上去就是在浪费时间。小婉也中规中矩,做着她该做的事情,完全没有表现出令人值得怀疑的举动。

    只是到了晚上,苏飞扬就悄悄离开,来到武姜这里。

    一切,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直到有一天晚上,一声尖叫声再次惊扰了黑夜,苏飞扬心中的警惕更加浓烈。可是与程晓彤消失那晚一样,所有长老和龙子都出现了,却什么都没发现。

    不过苏飞扬却在不经意间,听到有人低声说了这样一句话。“这已经是第十八个了。”

    第十八个?

    是不是指以这样方式消失的人已经有十八个人了呢?

    苏飞扬越想,就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或许因为程晓彤他们的特殊性,所以遇到了麻烦,至于生死,谁也无法意料。

    “小婉,过两天我就要离开一段时间,你可以随意安排自己的时间。”午饭之后,苏飞扬坐在院子里,带着些许试探性,问着小婉。

    小婉刚刚收拾完屋子,额上还沾着一些水滴,打湿了几楼发丝,显得有些可爱。听到苏飞扬的话之后,微微抬头,“飞扬哥,你要去哪里啊,多久才会回来?”

    一切正常,小婉并未表现出什么不对的地方。

    “宗内密地,十六。”苏飞扬的目光依旧放在小婉身上,可是他失望了。

    “哦,还有两天就到了。”小婉显得有些难过,“小婉哪里都不去,就在这里等你好了。”

    “行!”苏飞扬说完,就闭目养神。

    小婉找了个边沿的地方,也坐了下来,靠在树干上,静静地望着苏飞扬。眉目轻动,流光如水,极为动人。

    十六,眨眼便至。一大早苏飞扬与武姜二人就来到了宗内的后山之中。除了他们二人,还有达虎、秦亿、林沁等人。

    眼前是一道厚重的大门,大门是石头形成的,上面布满了各种各样的纹路,像是胡写乱画形成的,又像是刀剑在上面留下的痕迹。

    日上三竿,大门终于在一声轰隆中,缓缓打开,一股冰冷的气息顿时迎面而来。下意识地,苏飞扬感觉到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从自己身上扫过,不由得心中一紧,做好了防御的准备。

    “飞扬兄弟,走吧。”武姜侧身,示意苏飞扬先进。

    苏飞扬也不推辞,与大家一起走过了大门。片刻之后,大门关闭,四周顿时一片黑暗,可是南宫战和魏天霞并没有出现。

    噗噗噗……

    几道低沉的劲气闪过,四周顿时多了数颗发光的晶石,将周围的景象映射出来。原来这里是一个巨大的洞穴,四周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笼罩,所以苏飞扬在进来之前,并未查探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洞穴的最中央,是一个巨形圆盘,同样由石头组成。武姜率先走在上面,告诉苏飞扬这是一个可以移动的石头。

    苏飞扬跳上石头之后,才发现石头上有一个掌印,伸手贴了上去,掌印亮起,然后是武姜等人一一将自己的手掌贴了上去。

    “这是在进行身份确认,如果与虎榜不符的,将被排斥出去,并且会受到重罚。”武姜解释到。

    苏飞扬暗道一声神奇,还未来得及说话,脚下的石块已然开始动摇。石块下沉,很快就看不到原来的洞穴。四周漆黑一片,根本就看不见任何东西。

    直到一声轰隆声响起,四周才重新恢复了光亮。

    眼前的洞穴更大,周围亮起的晶石也有上百颗。一道狭长洞穴如同一支箭,贯穿了整个洞穴,向两端延伸而去。长洞的两端,也有两股刺眼的光芒发射出来,正好在洞穴的中央汇合,绕在刚刚移动的石块周围。

    “左边有十个石屋,刚好是虎榜前十的人的位置。越往里走,天地灵气就越浓厚,对于修炼也更有好处。按照我们目前的排名,你可以选择最里面的那个石屋。”武姜一脸期待地为苏飞扬介绍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如今的灵气却是越来越少了。”

    “果然是好浓厚的天生灵气。”苏飞扬暗道一声好,这样的灵气,最适合他了。

    达虎也是摩拳擦掌,就差直接跳进属于自己的石屋了。秦亿、林沁倒是显得要安静一些。

    “多了这两个石屋,难道就因为他们不来就空置着吗?”苏飞扬想着苏裘,以那个死胖子的懒惰程度,如果能有这样好的环境,想必提升得更快。

    “只能空着,当然,如果我们有谁愿意换,是可以的。”武姜的意思很明显了,这次南宫战和魏天霞没来,后面的人可以依次向前移动。

    “那边呢?”苏飞扬侧目,明显感觉到另外的光芒要庞大许多,而且天地灵气更加精纯。

    “那边是龙榜高手的地方。”武姜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解释着。“根据规矩,我们不能过去,否则会受到宗内严厉的惩罚。而且,如果因为自己的过失受到他们的攻击,宗内是不会管的。”

    “好的,多谢武兄讲解。”苏飞扬如此应着,心里却在想,龙榜少了谢琏,理应少了一人才对。

    空着也是空着,不如去试试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