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9章. 突破之契机

    更新时间:2017-09-25 11:16:48本章字数:3255字

    最终,苏飞扬占据了这个石屋,当然,极好面子的萧世远,也呆在这里,只不过与苏飞扬离得远远地,双眼中尽是怨气,却无法出去宣扬。

    正如苏飞扬猜测的那样,这个萧世远极好面子,像今天这样的丑事,他宁愿烂在心里,也不会说出去,更不会因此去找他人前来报仇。

    苏飞扬也不管,反正自己握有对方的把柄,也就没什么好害怕的了。找了个角落坐下,然后开始闭目平心,很快就进入了修炼状态。

    萧世远却没有心情修炼,因为他现在非常害怕苏飞扬,可是对方实力强大,强大到让他开始怀疑人生,为什么觉血境会那么可怕?为什么浩阳宗会收下苏飞扬,为什么苏飞扬偏偏就选中了他这个石屋,难道他之前在哪里不小心得罪过他吗?

    他也想趁苏飞扬修炼时突然出手,让后者走火入魔,这样一了百了,自己躲在这里修炼,直到身上的伤全部恢复了再出去,谁都不知道了。

    不过萧世远却只是想想,“他的确变态了些,但并没有杀心。如果我那样做,或许会不安一辈子的,这太不划算了。”所以他放弃了报仇的念头。

    “他肯定是急切想提升实力,一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才对。这样的天才,如果我现在帮助他,等他更加强大之后,我是不是就换来了一片保护的天空呢?”萧世远想着想着,居然都笑出声了。赶紧捂着嘴,看到苏飞扬并没有什么反应,也在心情愉悦的情况下开始修炼了。

    石屋里,灵气充足,仿佛吸上一口,实力都会提升似的。苏飞扬沉浸在血图中,静静感受着里面的变化。

    血滴子蔚然不动,仿佛时间早已定格,就连血图中的灵力,也慢慢静止下来。一切,都像达到了一个绝对饱和的地步,不可能再提升了。

    苏飞扬想不通,难道真的不可能突然九十九这个魔障吗?

    他不甘心,他想到了妹妹苏小小,想到了阿公苏陌的嘱托,想到了敏姑姑离开时的那份期待,也想到了已经模糊的父母,还想到了慕青秋,以及慕昊的约定……

    他也相信,如果他现在选择突破,化血为灵,相信实力依然不弱,但是他却感觉到如果这样选择,以后肯定会后悔。

    苏飞扬坚持了这么久,一直与压制着突破,为的就是博取那一分不可能。

    呼呼……

    石屋的灵气还在狂涌,一边涌向萧世远,一边涌向苏飞扬,直到某一刻,涌向苏飞扬的灵气停止了。

    日月交替,昼夜更新,一天又一天,时间在浩阳宗的平静中悄然流逝。石屋里,苏飞扬一坐就是二十天,衣上已经落了一层灰尘,就连发丝,也变成了灰白。

    “看来是不可能了。”苏飞扬的眼皮微微动了动,他从沉思中醒来,感受到血图中的确饱和,也有一些无奈和遗憾。

    睁开眼,对面的萧世远还在修炼,安静地坐在石屋的另一边,似乎是因为害怕他才坐得那么远。

    苏飞扬微笑地摇了摇头,他与萧世远无冤无仇,所以打斗激烈,不过是表面现象。一丝丝灵气像水雾一样,惹隐惹现,不断向后者涌去。

    “咦?”苏飞扬观察着萧世远的同时,发现了灵气的聚集与变幻,脑海里突然多了一个想法。

    是了,灵力汇聚,最终化作血滴子,成为了种子一样的东西,为武者的一生提供灵力。血图不过是寄养血滴子的地方,按理说也是一方空间,不过比较特殊。

    那血图是不是也可以当作一颗特殊的血滴子呢?

    就像灵力汇聚之时的那般,让血图慢慢改变,最终形成与血滴子一样的东西?

    如此想着,苏飞扬再一次沉浸于血图之中,感受到天地间饱满的灵力,开始实验起来。

    灵魂力缓慢伸入血图,控制着灵力压缩,可是非常困难。因为血图太过饱和,以致他无法再压缩多少。

    不过,有一丝可能就不会放弃,所以苏飞扬努力试验着。他根本就不知道,他现在的做法到底有多可怕,稍有不慎,将会身死道消。

    血图,是武者最重要的东西,一但受损,只能沦落为普通人,甚至死亡。

    但是苏飞扬就是有一股追求极限的精神,所以他不会放弃,哪怕他知道了后果的严重性,也依然会尝试。

    做了那么多年的“废人”,他根本就不在乎还会重新来过!

    因为苏飞扬的干扰,血滴子开始动荡,由最开始的缓慢摇晃到现在的疯狂旋转,灵力仿佛不受控制似的开始不断向外排泄。

    安静的石屋突然狂风大作,萧世远惊讶地睁开双眼,正好看到石屋里灵力动荡,仿佛要冲破这个禁锢。

    苏飞扬就像一个灵力提供的种子,越来越多的灵力不断涌出,石屋里的威压越来越强,萧世远仿佛看到了是苏飞扬在放气。

    “不对!他的气息在变弱!”萧世远突然感受到苏飞扬的气息变弱了,没有了开始的嚣张,也没有打他时的可怕,整个人的气息仿佛在快速衰减。

    萧世远想帮他,可是他发现自己根本就动弹不得,石屋里充斥的灵力就像透明的水,挤得满满的,他除了眼睛还可以动之外,其他地方根本就被压得死死的。

    萧世远再一次怕了。

    苏飞扬突然在玩什么?为什么他的气息变得那么快,难道是要自了于此吗?萧世远甚至在想,是不是对方要故意坑自己,死都要死在自己面前。

    可是,苏飞扬的气息的确变得很微弱了,如果他的气息开始可以比拟六品血灵境,那现在就只有六品觉血境,而且还在极速下降。

    五品,四品……

    血图之中,血滴子还在,只不过里面蕴藏的灵力却越来越少,就连旋转的速度都降到了最低,仿佛随时都会停止旋转一样。

    血图中的威压与灵力几乎全部消失,只留下一片沙漠般的空间。

    一品……

    苏飞扬的气息已经由武者变成了普通人,微弱的呼吸声,成了这个石屋里最吓人的动静。

    萧世远睁着双眼,只能望着苏飞扬的气息越来越弱,然后消失。

    “这……他…他…死了?”萧世远多想闭一闭眼,不愿看到对面坐着的是苏飞扬,可是他不能闭眼,因为石屋仿佛快爆裂了,可怕的威压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如果保持这样一柱香的时间,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也要死了。

    苏飞扬就那样静静地坐着,身上的衣袍都瘪了下去,他身上的血肉都在消失。脸颊凹陷,头发脱落,最终变成了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萧世远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变化,吓得脸都紫了,难道这个万年难遇的天才真的就这样死了吗?“我出去会不会被人误会?不对,这样的话,是不是就没有人知道我被苏飞扬打过?但是还是很可惜,他可是天才啊……”

    萧世远居然在想说辞,同时也在挣扎要如何离开这里。

    石屋里被灵力填满,就连开门的按钮都压得死死的,如果这些灵力不撤去,这里只能成为一方死域。

    就在萧世远为难之时,苏飞扬突然动了,干瘪的眼皮轻轻跳动,石屋中的灵力瞬间疯狂起来,形成一个巨大的球形,向他涌去。

    呼呼……

    潮水般的灵力,快速涌入干枯的血图,原本死域一般的沙漠,出现了生机。血滴子依然静止在空中,一丝丝生机却在衍生。

    越来越多的灵力回归,血图再次变成滋润饱满。灵力不断在灵魂力的压制下凝固,化为血图中的一部分。

    石屋逐渐恢复原状,苏飞扬的血肉也快速回归,就连脱落的头发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来了。

    萧世远张大嘴巴,根本就不相信看到的一切,可是苏飞扬是真实的,因为他身上还有伤痕,那是他不愿提及的伤疤。可是他实在想不通,原本已经没有生机的苏飞扬居然起死回生,而且气息还在增强。

    狠狠地吞了吞口水,萧世远努力闭上嘴巴,如果可以,他真的想马上叫醒苏飞扬,问一问发生了什么。

    只是萧世远没有机会,因为石屋里的灵力以及灵气完全消失,外面通道中的光芒突然躁动,快速穿透石门,涌了进来。

    “这怎么可能!”萧世远惊恐不已,外面的光芒也是能量吗?

    然而,事实就在眼前,光芒涌入,然后聚集在苏飞扬四周,渐渐消失不见。

    苏飞扬的血图中,已经完全凝实,跟血滴子一样。如此,他不仅看到了血滴的外表,还知道了血滴子内部的构成。其他干枯的血滴子也在光芒的吸收中,慢慢恢复着。

    七品觉血境,八品觉血境……一品血灵境……

    苏飞扬的气息越来越强,很快就到了五品血灵境,似乎马上就能达到六品。

    通道中的光芒疯狂地涌来,其他石屋中的灵气也在悄然减少,只是大多处于修炼中的人根本就没有发现。

    苏飞扬还在吸收,是血滴子自然而然的吸收,但是这速度已经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萧世远那惊魂未定的表情就足以说明,苏飞扬太诡异了。

    六品血灵境……六品巅峰……

    还有最后一颗血滴子等待恢复了,只有这一颗恢复,就达到了一百颗血滴子,化血为灵的契机,已然来临。

    气息越来越强,苏飞扬不敢有丝毫分神,因为在开始的过程中,他的确领悟到了死亡,那种完全与世界隔绝的感觉,并不那么友好。

    黑暗中,那一声仿佛冥冥注定的声音却突然响起,让闭眼的苏飞扬瞬间回归,好奇地打量着漆黑如墨的世界。

    “博观冥约,察闻百世,取一生孤战,得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