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蛊。1

    更新时间:2017-07-01 23:15:54本章字数:1059字

    还有三年,一千年期限就到,玉骨的伞还缺一根人蛊伞骨。

    七十二根伞蛊一成,可助她渡过一劫,无需堕入轮回。

    人间三月初春,乍暖还冷。

    清晨薄雾笼罩湖面,垂柳岸边,有霏雨绵绵。

    玉骨立于桥上望着远处,她的伞裹在油布中,任由发上挂了一层水气,眼睛直直地望着不远处停泊着的一艘渔船。

    她在找最后一根伞蛊。

    虽隔着一帘薄雾,但玉骨看得清楚渔船上青年的样子,隔了那么多年又活生生地在她面前了。

    可最后一根伞蛊怎么会是他呢?

    玉骨的伞以人心为蛊,人骨为架,七十一根伞骨,尽是天下间的痴情儿女。

    这一世,他情痴予谁人? 

    “姑娘,雨不大仍凉,天快黑了最好尽早定落脚之处,此处近来并不安平。”渔船上的青年不知何时,已让船家靠近了桥边,立于船头,面如温玉,笑如星月,递了一把伞过来。

    玉骨回过神来,看了青年一眼,内心虽起万千波澜,归于眼中却是一潭深水不着痕迹;之后既不接青年的伞,也不接青年的话,转身离开了。 

    青年只觉看着玉骨的背影觉得有些熟悉,却又实在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公子若是喜欢那姑娘,何不追上去问问是何处人家的?”船夫已有一把年纪,在这河上渡船已久,自觉人生百态早尽透看,更看多了青年男女眉目传情,“那姑娘分明也看了你许久。”

    “此话不可乱说,误了姑娘名誉。”青年摇了摇头,依然笑得温和,“我家中早有妻室。”

    渡船老汉摇了摇头,直说可惜,把船渡至河中间。

    玉骨并没走远,不过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凝神探听桥边,她好歹是妖,又十分在意这边的动静,于是青年哪一句早有妻室明明白白撞入她双耳,仿若撼动了她的全部生命。

    又是早有妻室啊!

    她总是晚了那么一步呢。 

    千载为妖,她从未想过修得功德,位列仙班。她为妖,不过为逃开人世轮回,免去人间之苦,却终究免不得情字之苦。 

    玉骨叹了叹气,油布裹着的伞却铮铮作响起来。

    此伞虽未还缺一根人蛊,对于修道捉妖之人的气息却异常灵敏,百里之内必有回响,因此玉骨几百年来虽取了不少人命,但却一直逍遥法外。

    随着响声,伞抖动得更厉害了。

    不好!

    这般大动静,说明对方道法高深,伞蛊并未能及时察觉,这道法高深之人,且在附近了。

    玉骨抱着伞就想离开,还是迟了。

    有一束银光凭空而来,当下击穿了玉骨的肩头,玉骨定神一看,不过是一指长短的普通桃木小剑,竟有这样的威力,她连从何处来都察觉不到。

    看来,今日躲不过了,对方想让她烟飞灰灭,简单得如同捏死一只蚁。

    玉骨捂着肩,脸色如同死灰,肩膀上伤口不大,血流的不多,但是被带有法术的桃木剑所伤,倒是为妖后来第一次觉得有了痛楚。她其实是觉得痛到有些愉悦的。

    只是这样了结,她终归是心有不甘。 

    可是伞却没有再响,安静下来,一切又归于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