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蛊。3

    更新时间:2017-07-04 23:59:47本章字数:1101字

    妖做得久了,难去想当年。

    玉骨已经不太记得为人的那些规矩,小至吃喝之间的讲究,大至与人之间如何相处,可她怎么就迷了心窍,辗转化了人像到了蓉城曲家呢? 

    她原本只是想来看一看被他挂在心上的南乔,甚至有过取她性命的念头,然而来了几日后发现,这个南乔对她真的很好很上心。

    再看看吧。 

    “我知你如今胃口不会太好。”对于这个多年未见,因远嫁的姨母过世前来投靠自己的表妹,南乔并无太多的疑心,“就算是念着姨母,可也顾及一下自己的身子才好,吃不的油腻的,那多少吃一些点心也好啊!”

    “我...”玉骨望着眼前一桌子南乔带过的点心,看着是十分的精致,努力笑了笑,“我等会儿再吃。”

    但看着南乔双眼,瞳剪秋水,清澈得没有杂质,一如当年的模样,就那样望着她,玉骨便心有不忍,下意识拿起了一块点心,默默地吃了起来。

    南乔欣慰,想起只有数面之缘的姨母,心里未免为这表妹哀愁。

    “算算日子,今日曲舟也应该回来,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你也见见他。”南乔说。

    玉骨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继续默默地吃着桌子上的点心。

    没到晚饭的时间,曲舟果然回来了,且不止他一人,从丫鬟处得知南乔在后院,行李随意丢给管家,兴冲冲就过来了。

    玉骨也在,正万般无赖地看着南乔绣花。 

    随在曲舟身边谈笑风生的那个年轻男子看见玉古时,似笑非笑。

    玉骨一抬头便看见了,这表情让她十分懊恼。 

    “这位是我在南镇结识的孟泽兄弟。”曲舟跟南乔说,眼中的兴奋散不开一样,“他作得一首好画,想在蓉城开一家画廊。”

    南乔放下手中的活,起身挽着玉骨一起,也笑了:“好。这是我表妹玉骨,我小姨母的女儿。”

    “是你啊...” 曲舟看着眼前的姑娘,想到前些日子南乔跟自己提过她那没见几面的小姨母,因身患重疾,修书托人带给南乔娘家,请帮忙照顾自己唯一的女儿那一桩事来,如今不见南乔姨母,想必已经身故,便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那时候还不知你是南乔的表妹,唐突了。”

    南乔疑惑地看着两人:“你们认识?”

    “只是见过。”曲舟走过来,对着南乔并无隐瞒,把那日的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是表妹呀。”一直晾在一旁的孟泽看着玉骨笑得不着皮肉,却是对着南乔说了句,“夫人信这时间巧合吗?”

    “我跟玉骨也算是有缘,那日我在街上看她孤身一人,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便看多了两眼,又见她身上掉下一物来,上前捡起原本是想还她的,却不料是我姨娘的遗物,若非我追着问了许久,兴许是问得玉骨生烦,还问不出她是一家人。”南乔拍了拍玉骨的手,仿佛在告诉玉骨,她并没有因为孟泽的话多想。 

    “或许是前世因,今世孽呢。”孟泽又说。

    玉骨忍着不去听孟泽的话,只是觉得有些待不下去,便学着人间女子,僵硬地朝着曲舟行了一礼:“表姐,表姐夫,玉骨有些头晕,可否先回房休息会儿,晚些再陪你们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