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蛊。4

    更新时间:2017-07-05 23:21:01本章字数:1004字

    “孟兄多日赶路,现在也应该是累了吧,南边厢房已经准备好了,孟兄要不要先去休息一番?”曲舟跟南乔认为玉骨因着孟泽的话多少有些不舒服,可孟泽到底是客,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累倒是不累,口渴得很倒是真的。”孟泽笑言,心里也明白自己这话说得不是好情好景。 

    玉骨没多说句话,礼毕之后人已经走远了。南乔匆匆跟了上去,挽着玉骨对她笑了笑,没说话。 

    南乔跟玉骨离开后,曲舟跟孟泽便也去了偏厅喝茶。

    晚饭时,玉骨虽做好了准备,心知孟泽也一定在,孟泽却没接着下午的话题再说什么。可玉骨吃了一两口,还是觉得那孟泽的眼神偶尔扫过来的时候,让她如针芒在背一般,便索性又以身体不适为由,吃了几口便离席了。

    随后接下来连续几日都躲在房间里,再不肯轻易出门,这一直持续孟泽的画室选好了地址,也选好了一处现成的住宅迁出了曲府,终于肯出了房门,可依旧只限于曲家门内。

    南乔看不下去,硬是拖了她出门。 

    蓉城偏北,天日干燥,常年少雨;玉骨当年投湖自尽,最后附身于伞,因着一些缘由入了妖道,可毕竟是与水鬼有些渊源,蓉城的节气她并不喜欢。而曲家虽处蓉城,但宅中四面环水,树木又四季常青所以她更喜欢曲家待着。

    终是拗不过南乔,随了她出来;玉骨也想不明白,分明前世两人算是宿敌来着。玉骨心不在焉敌跟着南乔,只是在蓉城逛了大半日,便觉妖力涣散,有些难以维持人状,脚步都虚浮了。

    蓉城是要大旱吗?玉骨捂着头,这样可不妙,再逛下去她大抵是要原形毕露的。 

    “好巧。”就在玉骨乱想之际,孟泽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微不可觉地扶了她一把,也是这一扶,孟泽趁机给玉骨涣散的妖丹输入了些灵力。

    就这一把扶的功夫,玉骨觉得自己好了许多,知是孟泽帮了她。也才明白原来他是修仙人,却不知孟泽何意,疑惑至极:“你...” 

    又见南乔有些防备地走了过来,挽着玉骨的手,望着孟泽的眼神有些责备意思。

    “刚刚我差点摔倒,是孟公子扶了我一把。”玉骨也不知道为何要解释,话就这样说了出来。

    “这样啊。”南乔若有所思看着两人,一时也搞不明白,便没多说什么,随后看了看玉骨,“你面色不太好,是不是走得累了?”

    “有些。”玉骨低下头去,不看孟泽与南乔。

    随后南乔与孟泽客套了两句,便带着玉骨回了曲家。

    回到曲家后,玉骨好了许多,本想趁着大家不注意,偷出去问一问孟泽,他为何帮他,又怀疑他是不是那日南镇放过她的人。

    可南乔因为她不肯就医,足足守了她大半日,等到她得空,整个曲府都被设了结界。

    若是人出入自然无碍,可她是妖,便生生被困在了曲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