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蛊。5

    更新时间:2017-07-11 23:45:58本章字数:1072字

    偏北之地多干燥,但初夏的傍晚仍有微寒,南乔担忧玉骨不适应,便找玉骨商量了下,把她安置在曲家最好的挽风苑中,挽风苑原是曲舟早故之母的住处,多树多花草,四处环水。

    玉骨纵使心里有事,但对于南乔这番安排,还是心里感激,面上多少表现得欢喜。

    “自上次出门后,你又多日宅在院中,常日下去,你不觉得闷吗?”南乔出嫁前曾跟她爹走过几趟远路,比起普通姑娘家更为外向许多,若非嫁入曲家之后,诸事多杂,她也不乐意成日宅在院中的。“我未出嫁的时候,阿娘总说我不定性,像是个野姑娘。” 

    “我觉得还好。”

    “说真的,我多少是有些不甘心这样的。”南乔又说,“只是许多的不甘心,嫁给曲舟之后,我也只能甘心了。” 

    玉骨笑了笑没有接下去这话题,也不知道如何接下去,为人时,她也曾是年少芳菲的姑娘,也曾多的是不甘心。

    那么多的不甘心,让她最后择了妖道。 

    然而人道多悲苦,妖道也多艰辛。

    南乔见玉骨又无端沉寂,只认为她身体不大舒爽,又有家中奴仆来找她,随意吩咐了几句后离开了挽风苑。

    南乔离开后,玉骨把自己锁在房内,抚摸着伞外的油布,心里仍是不安。曲家这样无端被设了结界,来的诡异,若是对付她,倒不需这样的阵仗。 

    为妖将近千年,玉骨从未信自己能够逃得开天道,因此也未曾想过要周全多少万千年。所以这番忧心,实际是为了曲家。 

    可是为什么会对于曲家的事突然上了心,她自己也说得不是很清楚。

    她有时候看着曲舟,心里才起杀意,可又想起千年前寻芳院中耗尽盘缠为她赎身的青年书生,对着他,便又下不了手。

    当然,还有一条路可以选的。

    若取南乔炼骨成蛊,也可制成最后一根伞蛊,对于她来说也是两全其美。毕竟三年不到的时间,真的很难再寻到合适的伞骨。

    可是她竟然对南乔也有了不忍下手的意思。

    真是失败啊,好歹也做了妖快一千年了,自由自在潇洒来去无所牵挂,是她的追求跟未来才是。

    “你实在没有一个妖姬的自觉啊!”玉骨正在胡思乱想,房中突然吹起阵阵冷风,紧闭的窗门开了又关,随后一个模糊不清的影子飘然而至,渐变清晰地站在玉骨面前,似笑非笑地说。

    分明是一个刚死不久的女鬼。 

    “作为鬼,你不也没有鬼的自知么?”玉骨甩了一下袖子,定了定房里的阵阵阴风,脸上扯出淡淡,同是似笑非笑的表情。

    她不至于连个鬼都搞不定。

    “你这么喜欢曲家少爷,肯定不会对我干什么呀!”女鬼笑言。

    这世道,每家每户住着一两个鬼魂再正常不过,在曲家的第一日,她便知曲家内有股淡淡的怨气,不过她从来不在意就是,也知道偶有鬼怪会经过她的地盘,但各自相安无事,她便也没深究。 

    可这鬼说的话,让玉骨眉头一皱,心中便渐有了诛杀的意思。

    对于曲舟,她自认从来未表现过一丝一毫,无论人前人后,鬼前鬼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