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蛊。6

    更新时间:2017-07-19 23:18:58本章字数:1007字

    “你来曲家之前,一定没探听过关于曲家祖先的事情吧?”那鬼虽然察觉了玉骨的杀意,却丝毫不曾畏惧,而是飘得离玉骨更近了。

    “这跟我并无关系。”玉骨后退了一步,看清楚了眼前这个女鬼,虽是脸色惨白,不难看出生前是个人间难得的美人,这定不是寻常人家的女儿,只是毫无血色的脸配上血点一半的唇,显得分外怪异,玉骨虽是妖,此时都觉得房内因着这鬼气阴森得很。

    “不过作为当事人,想必你自然比旁人更清楚。”女鬼又说。

    玉骨眉头一皱,不明白这女鬼说的意思,女鬼这番说话莫非是说与曲家祖先另有渊源?可她记忆,一千年前中并没跟曲姓的人又过多的瓜葛,且作为人时,她并未来过蓉城。 

    “大约是差不多一千年了吧,曲家逃难至此,才改曲姓。”女鬼看出她的疑惑,解释道。

    “你想说什么?”玉骨收敛了杀意,但将自己的伞抱得更紧了,心中有些莫名的不安。

    “我叫张渔,是曲家,也是曾经张家的后人。”女鬼脸色正经起来,望着玉骨说了这么一句话。

    “张罡是曲家的祖先?”玉骨手一抖,若说张家有渊源的,大抵也只有这个人了。

    玉骨为人时,一出世就被亲身父母嫌弃,抛在乡间远亲处自生自灭,最后还被远亲买入寻芳院。

    她出身翰林世家,可只因当年张罡在她百日宴上,不请自来,对她亲爹说她是妖星降世,留她在世间,必将使其家宅不宁。 

    “没错。”张渔叹了口气,“一千年前,张家世代为神棍,当年祖先之所以会说你是妖星降世,不过是因为受了人钱财,蒙昧良心的说话。” 

    “而我终究是作了妖。”玉骨苦笑,因此她后来再恨着张罡,也没去找张罡算账,因为她觉得也许这就是她的宿命,既是宿命,便怨不得人。

    哪怕她知道张罡不过是个神棍。

    “你应该也晓得曲家如今的状况,只剩了曲舟一人。” 

    玉骨浅笑,低下头去没有说话。

    她早从南乔的口中听说,曲家虽算富贵,可人丁单薄,至曲舟这一代,别说近故没几个,就连远亲都略略可算了。曲舟并无兄弟姐妹可帮扶,就连曲舟的父母,也在几年前相继过世,所以她才肯操持曲家的大小事物。 

    只有一个姐姐,幼时送去学术,多年未见,生死不明。如今看来,这张渔便是曲家送去学术的那个姐姐。南乔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她并不多予关注,也觉得无需深究,与她也不是很大的关系。

    她唯一想知道的是,一千年前,他心里有没有她。

    一千年后,她能不能争。 

    “我一直在等你。”

    “为什么?”玉骨抬头,笑了。 

    张渔叹了口气,说“我家祖先当年作孽不少,得罪了很多人,被人下了诅咒,而这个诅咒只有你可以解。”

    “所以?”玉骨看着张渔并非说笑的模样,觉得有些荒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