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雨夜

    更新时间:2017-07-04 22:39:47本章字数:2101字

    送走最后一位顾客已经是晚上九点,也正巧是我下班的时间,看了眼窗外,雨还在不紧不慢的下着,我不禁有点厌烦。

    并不是我讨厌下雨天,而是讨厌他这不依不饶的下法,不同于夏天的暴雨,这已经阴雨连绵三个昼夜。检查了一遍窗户已经关好,又关闭了美容院的电源,这才锁好了门,给自己点上一支烟往公交站台走去。

    我并没有带伞的习惯,我觉得那显得拖泥带水,以至于从美容院到公交站台这并不长的一段路就让我快湿透了全身,路上还不小心踩到一潭积水把鞋给弄湿了,我郁闷的摇了摇头,回家又得换鞋了。

    公交站台上已经没有别的人了,昏黄的路灯将我的影子拉的老长,显得那么的孤零零,其实不用路灯的刻意锐化,我本身就是一个人。

    没有等多久,最后一路公交车已经疾驰而来,投币之后我上了车,车上的乘客并不多,虽说已经是四月末的时候,九点多的夜晚并不冷,但是连日的阴雨还是让人们变得讨厌夜归,所以车上的气氛都比较沉闷,没有什么人说话,也或者他们互不相识,因为这座城市太大!

    我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看着玻璃上我的倒影因为热气逐渐雾化变得模糊起来,我整个人也跟着迷惘起来。

    已经毕业两年多的时间了却还是一无所有,每天都要挤着公车上下班,下班之后还得缩在小小的出租屋里,我忽然有点讨厌现在这样的生活,高不成低不成,到底还需要怎样的挣扎才可以?也许造物者早就设定好了每个人的命运,只是我还在命运的路口徘徊着不愿意进去。

    我的出租屋是一栋六层楼的公寓,我租住的是顶楼,当初看上它就是因为房子的主人在楼顶做了改建,单独建造出来了两间屋子,而我喜欢的便是它仿造的落地窗以及屋子外那一块可以种些花草的空地。

    回到出租屋里,我蹬掉了鞋子,又把外套脱下来扔进了洗衣机里面,感觉有点饿,准备给自己煮点挂面,水刚烧开就接到一个电话,看了眼来电显示,是侯成,他是我在这个城市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喂,傻猴子,爸爸正煮挂面呢,你干啥?”我笑了笑说道,傻猴子是我给他起的外号。

    “你妹的……大晚上吃啥挂面,相约酒吧来不来,我做东!”电话那边有点嘈杂,我仔细分辨才听出来他说的啥。

    “成,等我一会。”想了一下,最难熬的莫过于雨夜,索性关掉了天然气,答应了他的邀请。

    相约酒吧并不远,相隔我这出租屋也就是几条街的位置,打了个车起步价就到了相约酒吧门口。这间酒吧算起来我也是常客了,基本上就是月初我请傻猴子玩,月中到月末就换傻猴子请我了,毕竟我哪点微薄的工资还没法天天在酒吧逍遥快活。

    进到酒吧里面灯光变得有点昏暗,夜生活才刚刚开始,男男女女都有不少,空气中弥漫着淫靡的味道,但我并不排斥。这里面各种各样的人都有,有为了生计的舞女和驻唱,有真正醉生梦死流连于酒色的下三滥,有纯发泄的酒客,也有那些白天在职场一本正经的白领。

    侯成占据了一个比较显眼的位置,所以我几乎没有怎么去寻找就看见了他,在他的旁边已经坐了两个两个女人了,姿色都还不错,看得出来她们并不是酒吧里面的女人,应该是侯成从外面带进来的。

    “我说你也太磨蹭了吧,跟个娘们一样,先自罚一杯我再给你介绍。”侯成说着将旁边的空酒杯倒满之后推给了我。

    回家的时候把外套给脱了丢到了洗衣机,所以出门的时候找外套花了会时间,就这点时间就被这孙子给拿着不放。

    “爽快,来我给你介绍介绍。”见我放下了酒杯这才搂了搂身边的女人对我说道:“这是欢欢,我的真爱。”

    “啥?”

    “真爱!”一听见真爱我还以为是我听错了呢,他又拍了我一把重新说了一遍,我这才确认自己刚才是没有听错。

    我不由得摇了摇头,我都已经不记得这是他的第多少个真爱了,第一次跟我讲的时候我还当真了,以为他确实是找到真爱了,不过现在看来他是在寻找真爱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了!

    “这是小黎,特单纯的一妹子,专门给你介绍的,你可得好好把握了!”侯成说着看了眼我旁边的这个女人,对于侯成这露骨的介绍,她报以羞涩一笑。换个人这么说我还能信,从他嘴里说出来我就不那么确定了。

    不过小黎确实是个挺可爱的妹子,一头时尚的波波头发型,大眼睛长长的睫毛,配上粉嫩的唇俏皮又可爱。

    “简天歌。”我冲她点了点头说道,算是自我介绍了。侯成给我介绍了不少的女人了,不过最后都被我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搅黄了,所以刚才在介绍的时候也特别着重了把握两个字。

    “今儿怎么又有兴致出来玩了?”我记得前几天他才跟我说过,最近他老爸管的严,不让他流连于这些场所了。

    “唉,别提了,我快被我爹踢出去了?”侯成叹了口气,说完一口喝完了杯子里还剩下一大半的酒。

    “还能跟你断了父子关系不成?”我开玩笑道。侯成是他家的独苗,断绝父子关系是不可能的。

    “那倒不是,我爹让我自己去做个项目,明天就走,这不毕业两年多才在公司混了个角色吗,啥都不会,现在让我出去自己做项目那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侯成愁眉苦脸道。

    “你不是老想自己出去开公司吗,这是个机会啊,你只要把项目做好了你爹说不准还真给你点资金让你自己弄个公司玩玩。”

    “那前提也得是先把项目做好,唉,不说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来喝着……”没说两句又给自己灌了一杯酒,看来他这次真是在劫难逃了。

    没喝多久他就接到个电话,听他那话似乎是他爹让他马上回家,应着说还要一会才能回去,接着就拉着他的真爱逃也似的跑了,看他的样子还得干出点什么事才会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