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半遮琵琶

    更新时间:2017-07-19 23:30:51本章字数:2584字

    十月黄金秋,连续一周的假期让各行各业的人们卯足了劲,又是跟团又是自由行,踌躇满志的计划着,该去哪里留下到此一游的纪念。

    夏初敏自是也有出国游历曼谷的打算,由于她的护照迟迟未办妥的原因,出行目的地就只能限制于国内了。

    在这种情况下,李依菡惊奇的发现,她竟跟个没事人似的,仍在悠哉游哉的鼓捣着电脑和手机。

    按照以往她爱玩的脾性,说什么也得提前一个月办好护照,怎会行差踏错了这一步?她这般无所谓的态度倒让依菡纳闷了:“你这么随遇而安,还真不太像你?”

    “怎么会呢?最近网上看了一个能证明出自己环球旅行的高逼格技巧。我这台运行最新版macOS的电脑,里面安装有最新版Xcode。我还准备了一台iOS设备和开发者账号。教程如下:先打开Xcode,新建空白工程,选iOS应用,随便建立类型、名字、组织和存放位置。然后点标题栏的项目名称,选择Edit Scheme。在Run至Options中,把Default Location从None修改为你想要穿越的地点,最后连接你的iOS设备,将调试设备选为该设备,然后点三角按钮调试。再信任下文件,启动App 按Home键返回,就能在各大app开始出国表演了。”说话的同时,她已经把两台手机的位置成功的显示在泰国曼谷。

    接过递来的手机,依菡斜睨她一眼,竟无言以对。心里暗暗惊叹:果然还是低估了她,这都能玩出了科技的即视感。

    乍一观看屏幕,发现她还穷极无聊的把两人p在曼谷素万那普机场里,还配上一段文字:行李和护照竟然不翼而飞了,我们到底是来旅游,还是来乞讨的?

    P图她还能理解,可这段文字让依菡又不甚了了,她好笑又好气的问:“日子过得这般抠抠缩缩的,我理解你假装自己出国,然后让别人艳羡一番的目的。可这旅游过程起码配备时装、美食和景点三点要素,你这描叙得磕磕绊绊,凄凄惨惨,这效果就大打折扣了啊?”

    夏初敏不以为然,神秘兮兮的说:“我的目的不是为了让别人艳羡,主要是男猪脚的套路太磨叽,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一点行动的迹象也没有,再这么等下去,得荒芜多少时间?为了让男猪脚演一出英雄救美,尽早提前到来,我才设计了这么一个气贯长虹的开场。看看会是哪位美貌与智慧并重、英雄与侠义化身的mr,来不顾一切的拯救我们。”

    对她这抱持着侥幸心理的诡异想法,依菡不得不推翻她的谬论:“爱情怎么会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说不来就再也不来,说不走就永远不走?什么圣经、指南、红宝书又有哪一样能真真勘破它的奥妙?只能自己在迷宫的墙壁上没有方向和目的胡乱的撞,要么撞得头破血流,要么走进婚姻的坟墓,极少数人能少走弯路,活着走出来。我也渐趋相信,大隐隐于市,有一些人甚至并不会幸运到,和别人一样拥有爱情。”

    果不其然,这厢刚讨论完彼此的爱情观,这一出闹剧就引来了不少人上当受骗。

    而始作俑者的手机不时接来朋友关心慰问的消息,他们还附上了五花八门的办法,甚至还有人专门打通了她的电话。

    夏初敏按了免提,电话里,来人低沉浑厚的嗓音响起,有如大提琴勾勒而出,极富磁性,饶是动听:“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该说来人耿直,还是慧眼如炬?竟然能知悉她的一举一动,还当场揭穿了她的恶作剧。

    尽管脸上已经出现窘状,但她犹在继续装疯卖傻,还极力的狡辩,“你是谁啊?打错电话了。”吼完两句,她讯即挂了线,好似手机如同手榴弹,扔到看不见的地方,接着若无其事的开始收拾行李。

    “真想不到,你的“出国之旅”就这么被人巧妙的揭穿啦?”

    见某人笑得前俯后仰,特别没形象的摊尸在她的床上,夏初敏扔过抱枕,恼羞成怒道:“你们俩怎么一个德行,欺负我为乐?还要不要一块儿出去旅游了?”

    几时见过她落得被人戏耍的下场?而她表现出义愤填膺的样子,想来她全面撒网重点捞鱼的做法,目的为的就是引诱这位男子现身吧?

    虽然好戏被中断,作为旁观者的她怎么说也得趁此机会,好好调戏一番才是?

    依菡起身坐立,脸上的笑意意犹未尽,然后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你不是称赞那位,有着英雄与侠义德行的男子吗?怎么会欺负你?”

    哪知,夏初敏又咬牙切齿的否认:“不说别的,在这件事上我们就事论事。用美貌智慧来形容他都是流于表面,倒是诡计多端这种标签贴在他身上更为合适。”

    见她一时气话,依菡不置可否。没有见过真人面貌,并与之相处,她怎敢妄下评论?

    像她们俩,熟识久了,对彼此的性格脾性自然知根知底,夏初敏就属于那种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的人。

    所以即便在她怒气冲天的情况下,依菡也毫不掩饰她的好奇:“说了这么多,关键是你还没让我见上一回,我怎知这位仁兄的为人?英雄还是狗熊你倒是牵出来溜溜啊?”

    “我这不计划着让他现身嘛?本来我按原先计划和你去曼谷,然后假装丢失行李和护照,再呼叫他来曼谷,让如英雄般一样的凭空而降。这时你们相见恨晚,就此展开一段唯美浪漫的异国旅行,多么令人羡慕啊!可结果总是叫人灰心失望。”开头兴致盎然的把计划一五一十的全盘托出,末了夏初敏不忘两手一摊,语尾渐渐焉了。

    敢情她并非宣告恋情,而是作媒替自己牵桥搭线?

    光细想机敏如她与这位素未谋面的男子就斡旋这么一回,她都不幸中招,心里就下意识的衍生出了一种抗拒。

    依菡还是以旁观者的身份,语调平静的客观分析她计划失败的原因,“你平常给人游戏人间的感觉,听他的口气,这位仁兄似乎像我了解你一样,当然也不会落入你的圈套。而且由此可见,他并不想认识我的样子。”

    “你只是说对了一半,如果我们现在身处曼谷,出现了计划中的突发情况,他肯定会自动出现的。只可惜我们互相看不惯。他不屑我搞这些小动作,我也瞧不起他一个大男人,在对待感情问题这方面,有些过度谨小慎微了。”同时,她也是理解他的,也许这便是成长的经历将人淬炼得更为稳重的原因,不过,正因为如此,她才努力去撮合他们这对苦难鸳鸯。

    然而依菡不太想领情,微微叹气:“像我这样打工者、被剥削者、纳税者,无论爱情还是事业,无论前途还是后路,哪一样不需要仔细考虑周到?你这样开玩笑,别人怎么会当真?哪怕正正经经的约个相亲会,也比你这般戏弄人家强。”

    一向大而化之的夏初敏此时细心的发现,虽然两人对爱情观的出发点不一样,可在某种意义上竟不谋而合。

    于是她故作挑起下颚,顺着她的话半是揶揄半是认真说:“想不到你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去见他了?好好,我会找个成熟机会让你们见面的。”

    无论见与不见,见朋友或者陌生人,对她来说,生活都没有多大的改变。在这点上,她也和夏初敏一样以漫不经心的态度来对待,因此也就由她闹去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