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半遮琵琶

    更新时间:2017-07-19 23:37:06本章字数:2064字

    时间日复一日,“成熟机会”未见踪影,这一周的假期就宣告结束了。紧接而来又到了上班时间。

    依菡所在的z市是国内最具规模、最集中的首饰加工基地,被喻为“璀璨珠宝城”。 光彩珠宝公司因为经营的全是珠宝产品,所以除了网管、运输等部门以及工厂一系列蜡模、执模、焊接、抛光等工序外,几乎全是女性。

    周五下班傍晚时间广大女性们已经迫不急待的收拾好桌面,准备收工下班。孙乐瑶趁着这会功夫,微微颔首低眉,时不时的朝李依菡撇来若有所思的目光。

    也许因为她对着电脑屏幕一堆数据全神投入的原因,所以并未察觉。

    孙乐瑶在猜,肯定是受工作上一些不顺遂的事困扰了,所以这个点才没有想要下班的意思。

    有一次曾撞见过她在配石部打电话,不知道在跟谁通话,虽然对方一直在说,她也在耐心聆听,而她寥寥数语中,语调仍似往常细声细气,温柔得能掐出水来,可蹙额颦眉已经泄露了她隐隐的不满。想来当一个领导也并非易事。

    说到这里,为什么上任主管柳姐待产辞职,还这么赏识她,极力推荐她,甚至还提拔她?

    难道是因为她的高情商,还是工作能力?然而工作能力又是以什么来评价考核呢?彼此都是站在同一条起跑线,哪一个不在找费尽心思去找价格便宜、质量上乘、交期准时的供应商? 

    非要说一个她的优点,那只能用兢兢业业来形容。可这放在依菡身上,又似乎变了味,变得有些吹毛求疵。

    看着她即将荣升部门主管,从此平步青云,扶摇直上,她的心里说不上的五味杂陈。反观自个儿,除了拿着一份全勤能体现出增减的薪资,还依然原地踏步,命运会不会太偏袒别人了?

    虽说如此,可也不尽然,上帝在关闭一扇门同时,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这不,这次发电镀厂电镀的链条就出事儿了。链子电镀过后,均变硬、变脆,有些一折就断,有些硬得像铁丝一样。

    哪怕这是她份内工作,也许是嫉妒心使然,她竟然心存着几分幸灾乐祸。

    孙乐瑶拖一把椅子靠到她的位置,把手里的链子放到她的桌面。她心里窃笑不已,表面却状似愁眉苦脸,哀怨道:“那外发厂已经送回那140条的链子了,可很多链子都变了形。这可怎么办?而且这个货期很赶。”

    最近生活不太舒坦,工作上遇到的瓶颈接踵而来,让依菡一直疲于应付。

    她怔怔半天盯着手无足措的乐瑶,又发作不得,最后无奈拿来卡尺,随意抽出几条来量尺寸。

    不消半会,她把链子放进袋子里交给她,随即速战速决的给出了解决方案,“这些链子全部拿去废料仓废掉。现在你叫离我们公司最近的供应商,重新送一批壁厚必须在2mm到3mm之间的o字链过来。”

    原本想看她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可她依旧镇定自如,丝毫不见慌乱,这让她还是稍微有些出乎意料之外的。可这个方案不单让公司蒙受损失,也许还会延误货期,两头都不讨好,关键重点是她还必须无偿加班,她这么决定会不会太草率了?隐隐约约,还让她心生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就凭无偿加班这点,她就必须坚决反对这个吃力不讨好的方案。现在她对事不对人,想出了两全其美的方案,只道:“货期赶不及了,我也不想加班。其实以前没有出过这样的问题,这么一想那就必然是电镀厂操作不规范导致的,只要将它们重新拿回去电镀一下,一切都ok了。”

    若是像她说得这么轻巧,这样意外的状况就不会发生了。李依菡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堆积在一起,不由心烦意冗,也就懒得用迂回的方式应付她,直接冷冷的否绝:“这事没得商量,就这么做。”

    平心而论,李依菡长相清丽秀雅,戴着一副几乎覆盖半张脸的老式黑框眼镜,原本眉目传神的神态也给遮了去,甚至削弱了几分气势。简单的蓝色运动套装装扮,整体给人柔弱而单纯的感觉。

    然则她外表如此,可态度却固执己见,这无疑在彰显了她不容置喙的霸主权利。

    遇到这般不善于沟通的上司,还甩脸色给她看,刁难她,乐瑶心里越发的不痛快,憋在心里的声音也随之脱口而出:“为什么你一定要认定你的方法是可行的呢?把链子当废料处理,公司不用贴钱?这事你跟其他部门商量过了么,就自作主张?我只要再电镀一下,付多一点电镀费,是不是比起你的省时省力?”

    “好,既然你不信服我,我有个折中的方法。你把这些链子再拿去电镀,但也必须按我的要求去找供应商重新送来也送电镀,到时候自然见分晓。谁的电镀质量不如人意,那谁就自掏腰包付电镀费吧。”李依菡的口吻如常,并没有因她的挑衅就急着与她唇枪舌战,仍是柔声细语给足了彼此的面子。

    自从她被经理口头上任命暂时管理采购部,这个孙乐瑶处处与她针锋相对,不争出个高低就没完没了,让她如鲠在喉,没个安宁。

    正因为理解她作为老员工的心情,才选择一味忍让。可乐瑶是否又能理解,她要的只是现世安稳?

    到头来,她也不怕在公司利益面前,想以目的论来告诉她,没有深入的了解,懒惰和借口都会是招致失败的原因。

    细细思虑,乐瑶勉强认同她的做法,轻轻的“嗯”一声,紧绷的脸颊也慢慢松懈,这才又拖着椅子回到座位,开始做两手准备。

    她以为,只要人在困难面前继续犯错,所谓的能力和情商也会土崩瓦解,最后事实会证明她并不能胜任主管这个位置。

    为此,纵然周围同事纷纷下了班,她还坚守在岗位,如此认真的对待无偿加班。至于李依菡,她是因为在等厂里把那批绿松石拿上来,还有便是准备递交上个月的月度报表给财务。